新百强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九百一十三章 我与天庭月神孰美
    「血染星河黄泉乱,三千魔骨三千魂。」

    凤天极目虚空,目光复杂道:「看到了吧,这就是半祖的可怕,哪怕败了,也能造成末日般的破坏力!若不阻止,很快这三千股力量,就能将黄泉星海分成两截,不知多少修行星球会因此而毁灭。」

    凤天虽欲以命运证始祖大道,但这是一个她自己都感觉到虚无缥缈的愿景,前路之遥,之艰辛,之虚幻,只有不灭无量才能感受到。

    半祖或许就是她未来的极限,甚至可能走不到那一步。

    望半祖,怎么可能没有一丝憧憬?

    她闭目,万千杂念尽斩。

    再次睁眸,眼神变得冰冷且坚定,不再对自己产生任何怀疑,也不再羡慕任何人。信心、决心、精神意志,如磐石般不可撼动。

    就在先前,张若尘和凤天没有进入石叽神星,而是跨越空间裂缝,到达石族所在星域,正好看到半祖之战落幕。

    为了脱身,巴尔施展出天魔解体禁法。

    三千块魔骨,从他体内飞出,如星海大爆炸一般,激射向宇宙各方,破去了所有禁锢道法。

    一瞬间,三千魔骨就飞出去数十万亿里,将这片区域内的星辰全部碾碎。

    这是自损八百的手段!

    魔骨携带有大量魔魂,飞向地狱界各处,疯狂破坏,每一击都能撞灭一颗星球。

    这无疑是在逼石叽娘娘、天姥、阎罗族前去营救,为自己争取脱身机会。

    当然,若三方强者,不顾整个石族灭族也要致他于死地,他就只能放弃幻想,下定决心临死之前带走其中一人。

    做为半祖,他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决心。

    魔血染红那片混沌空间,不断被玄鼎和巫殿磨灭。

    凤天飞了出去,分身百道,追向其中一百块魔骨。

    张若尘对巴尔的魔骨和魔魂没有兴趣,也不想去冒险,但却使用洪鼎,收走了造化神星的星核。

    他在造化神星的星核中,感应到与造化神铁相近的气息,打算将之炼入沉渊。

    知晓这边已成定局,张若尘先一步回到石叽神星,直接前往琉璃神殿,打算拜见石叽娘娘的「分身」。

    潋曦站在殿外,拦住他去路,道:「沐浴,焚香。」

    张若尘细细审视她,潋曦丝毫不让。

    她道:「娘娘说,既然是你有求于人,就得按照她的规矩来。」

    张若尘点头,笑了笑:「好,没问题。但,为我沐浴之人,必须是你!」

    潋曦微微侧身,避开张若尘眼神,向琉璃神殿中瞥了一眼,见石叽娘娘并没有插手的意思,道:「若以此能还了帝尘的人情,倒也不是不可以。但……」

    「那就多谢曦后了!走吧!」

    张若尘率先向浴池的方向行去。

    神殿中,石叽娘娘发出一声叹息。

    她有意培养潋曦的强势心境,以更好继承魂母的力量,同时,也打算在张若尘这个未来始祖身边提前安排一个自己的人。

    潋曦若不够强势独立,在张若尘身边永远都只能是一个侍女般的小角色。

    本以为她吸收了魂母的半祖神魂,修为大进后,可心气更高,去争真正的「曦后」位置。却没想到,她当年臣服在张若尘身下后,腿和腰就再也不属于自己,站不稳也挺不直。

    ……

    一个时辰后。

    张若尘这一次进入神殿,来到了珠帘和帷幕后方,不见石叽娘娘,而是看见一片百花园。

    假山石桥造型考究,神树奇花密布,亭台楼阁鳞次栉比。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自成一

    片生机勃勃的小天地。

    「拜见娘娘。」张若尘抱拳行礼。

    石叽娘娘坐在湖对岸一座四层古楼上,身前一张翡翠般晶莹剔透的长案,两指捻起小巧精致的瓷杯,轻轻品了一口里面的花蜜。

    清甜香醇,她最为喜欢。

    「抬起头来吧,我的容颜,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她随口说道。

    张若尘的视线从湖面,移向古楼上的那道绝美仙影,惊鸿婉约,云鬓飞带,肩若香削,肤白流霞。

    特别是她那双时晴时雾的眼眸,每一根睫毛都像是拥有灵性,每一次心念变化都能给人无限想象空间。

    张若尘见过许多美若天仙的女子,哪怕不需要任何饰品、任何妆容、任何衣物的衬托,也极尽完美,找不出瑕疵。

    但,没有一个比得上石叽娘娘。

    并不是说石叽娘娘比她们更美,而是石叽娘娘比她们更在意美,在美上面花费了无数心思和精力。

    她身上穿的神袍,宽大的地方宽大,紧束的地方紧束,将女子的曲线之美,和观者内心对神秘的想象,完全结合在一起。

    张若尘不知道她身上一层层神袍的防御如何,但材质、花纹、做工,绝对世间罕见,珠光宝气却不庸俗,配饰多样却不累赘。

    追求修为和追求美貌,并不冲突。

    不为悦人,只为悦己。

    「这花蜜,是从七种冥花中采集而来,极为珍贵,最为香甜。张若尘,你可想尝一尝?」石叽娘娘问道。

    「不用。」张若尘道。

    石叽娘娘轻轻放下瓷杯,道:「是啊,家中一株照神莲,坐拥百花仙子和千蕊界,什么样的花蜜喝不到,岂能看得上本座的七冥香。」

    「娘娘误会了,若尘并不喜欢饮蜜。若是娘娘喜欢,下次必定让梵心调配出琼浆珍蜜,进献娘娘。」张若尘道。

    石叽娘娘拿起桌案上的一支朱笔,对着水光镜,在眉间勾画花钿,道:「你张若尘辨识天下美人,你觉得,我与月神谁可称当世第一美?」

    张若尘可是听过石叽娘娘的传说,知道她爱美至极。

    任何女子,但凡被评为第一美女,超越了她,都很难活到第二天。

    石叽娘娘勾画完花钿,轻捋额前的丝丝秀发,少女般的从各个方位欣赏镜中自己的容颜,道:「不说话的意思,就是月神更美?」

    张若尘道:「倒也不是,只是……月神天下第一没人的称谓,实在名不副实,根本无法与天下独一无二的娘娘相提并论。」

    石叽娘娘嫣然一笑:「不愧是风流剑神,懂得如何骗女子。但,你觉得本座会只问你一人吗?总有说实话的。」

    张若尘立即道:「我这话绝非诓骗!试想,月神若能称天下第一美人,无月算第几?还有天庭诸神公认,池瑶之美,亦不在月神之下。在我看来,当今世间与月神齐美者,少说也有七八位。但娘娘被评为万古第一美人,这才是真正的独一无二。」

    「独一无二!」

    石叽娘娘欣赏镜中的自己,如此念了一句,道:「张若尘,你知道得罪一个女人是什么下场吗?特别是很小气的那种。」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娘娘着眼宇宙大局,必胸怀宽广,能容得下二大人,也容得下太古生物的族皇,绝不是一个小气的女子。」

    张若尘心平气和的说道,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

    石叽娘娘能问出这话,无疑是说明她真的很小心眼,依旧还在记仇,有教训他的意思。

    张若尘当然不怕石叽娘娘呢个把自己怎么样,但元解一和殷槐神树还在她手中,元笙也还在他的玄胎中。

    这就是自身有

    破绽,且有求于人,无论怎么交锋都不可能占据上风。

    石叽娘娘终于认真的看向湖对岸的张若尘,道:「造化神星的星核,本属于石族,但念你对地狱界既有功劳,也有苦劳,本座便送给你了!没有别的事,就退下去吧。」

    张若尘知道她是在逼自己开口。

    而且还用造化神星的星核,抵消了他之前所做的一切。

    「娘娘,若尘有一事相求。」张若尘道。

    石叽娘娘红唇如玉,贝齿晶莹,笑道:「奇了,堂堂帝尘连骨阎罗都能力敌,居然还要求人?快说说,到底什么事。」

    张若尘道:「敢问娘娘,我若要元解一和殷槐神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石叽娘娘不再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你觉得,一位大自在无量,加上殷槐神树和它里面的《先天元道图录》值什么价?」

    「无价!」

    直到此刻,张若尘才知元笙所说的关乎元道族生死存亡的至宝是什么。

    石叽娘娘道:「所以你是什么代价都愿意付?」

    「自然。」张若尘道。

    「看来你没有骗我,真情果然无价。」

    石叽娘娘道:「地狱界和太古生物是绝对的敌对关系,本座可以看你帝尘的脸面,放过元笙。但元解一落入我手中,本是必死。」

    「娘娘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换作是我,我也是这个态度。」张若尘道。

    石叽娘娘道:「将你身上的水道奥义全部留下,树,你可以带走。人,可以去找潋曦要。」

    玄武真祖和绯玛王都主修水之道,掌握有大量水道奥义,皆被张若尘收取。

    张若尘没有丝毫犹豫,挥手间,将水道奥义全部打出。

    这个条件,张若尘还是颇为意外,知晓石叽娘娘并没有为难他。这是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让人琢磨不透她内心真实想法。

    同时,他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石叽娘娘的这道「分身」,多半是肉身,是修炼向生之道。

    因为,水乃生命之源。

    石叽娘娘收取了水道奥义,继而站起身,慵懒的挥了挥玉臂,道:「本座要休息了,得保证足够的睡眠才行,就别让那人来打扰我了!」

    待她起身,张若尘才发现这位石叽娘娘长裙内的双腿竟然穿着白丝,实在诱人至极,冲击心神。「

    「若真要评当世第一美人,我认为七十二品莲,可称第一。「张若尘高声道。

    石叽娘娘没有理他,已然消失在百花丛中。

    张若尘摇了摇头,自认看不懂这位半祖,与他以前遇到的任何女子都不一样。不追求无敌天下,却追求貌美如花。

    带着殷槐神树走出琉璃神殿,恰好看见一道雄伟的身影站在那里,正是怒天神尊。

    这就是石叽娘娘所说的「那人」!

    连天尊级都不见,这位石叽娘娘到底什么意思?

    能接见擎天和黑白道人,没道理不接见怒天神尊。

    怒天神尊面容平静,道:「半祖不见我?」

    张若尘耸肩,无奈笑道:「半祖睡了!」

    显然连怒天神尊都有些发懵,重新确认道:「睡了?」

    张若尘点头:「半祖乃是爱美之人,自然得多睡。女人睡少了,老得快,她很在意这个。」

    无论理由多牵强,但这就是理由。

    张若尘和怒天神尊来到石叽神星上的一座古城中,找到一家酒肆,点了七八样招牌的美食和一壶石中酒。

    怒天神尊并非不食烟火,见过七十二品莲后,更是想食尽人间烟火,找回年少时那份

    有血有肉的情感。

    「她不见我,是因为知道她掌控不了我,掌控不了我,掌控不了冥族。」怒天神尊一路都在思考。

    张若尘道:「或许没有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有洁癖。」

    「嗯?」怒天神尊疑惑。

    张若尘于是将自己两次前去拜见,两次被要求焚香沐浴的事讲了出来,笑道:「她知道,无法强迫神尊去焚香沐浴,与其闹僵,不如直接不见。」

    怒天神尊无法相信张若尘讲的这些,只当他是在开玩笑。

    张若尘见怒天神尊眉宇间的怒容和愁容始终未散,于是不笑了,道:「神尊见过七十二品莲了?」

    怒天神尊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什么都无法告诉你。能理解吗?」

    有的事,只能自己承受。

    有的话,不可能讲给任何人听。

    越是强大的人,越会如此。

    怒天神尊虽然没有说,但张若尘却已猜得七七八八,于是,没有再问。

    怒天神尊忽然道:「我有一件事,想要与你确认。现在太古十二族的掌权者,可是灵燕子?」

    「神尊为何有此一问?」张若尘慎重起来。

    怒天神尊道:「你们昆仑界张家的那位与太古生物走得很近,你和元道族的那位族皇也走得很近。当然如果不方便,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原来神尊是在这里误会了,其实,没有什么不方便。」

    张若尘忍俊不禁,将劫尊者和元簌殷的爱恨情仇讲了出来。自己和元笙的事,也没什么好隐瞒,一起讲出。

    听完后,怒天神尊一阵失神,对劫尊者有了新的认识。

    张若尘道:「其实大冥山的山主,乃是命祖,已经在元会劫中陨落。不过,命祖已经很久没有回下界,太古十二族对这位山主的认同感并不高,反而更信奉大冥山的三大乐师。依我看,太古生物内部绝非铁板一块,所以神尊倒也不用太过担忧。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就有争斗。」

    冷风袭来,张若尘和怒天神尊齐齐向右看去。

    黑白道人出现在酒肆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