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烈酒玫瑰 > 第一章 深夜被扰
    他回来了!

    今天他带回来的是谁?

    林羽把头探出被子,仔细听着隔壁传来的声响。

    他同往常一样,和“女友”相谈甚欢。虽然这些女人听上去更像是他的“顾客”,但林羽习惯给她们安上一个体面的名号。

    果然,隔壁开始一片混乱。

    一个星期前,林羽刚搬进这栋握手楼,和这里所有的打工族一样,她无非是贪图房租便宜。

    住进来第一天她就后悔了。

    回南天,被子潮得能拧出水来,衣服一碰到墙上就湿透了。

    更要命的是,因为楼距太近,屋子里的光线被遮挡得严严实实。

    所谓的“握手楼”,就是两户人家站在窗前,伸出手来,轻松就能握到。这也意味着彼此没有半点隐私可言。

    搬进来的头一晚,隔壁的种种糜烂她只当是个偶然,可连续一个礼拜,还是跟不同的女人。她不得不怀疑那位男士的职业了。

    林羽早已睡意全无。

    想到明天一早还有场重要面试,总不能顶着两只黑眼圈去。她无奈从床上爬起来,拿起手边的晾衣竿,往对面的玻璃轻轻捅了两下。

    总算是消停了。

    林羽合上窗,刚要回去睡觉,想不到那声音反而比刚刚还要激烈。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林羽仿佛听出了些耀武扬威的劲儿。她犹豫片刻,再次拿杆子捅了过去。

    静待几秒,林羽确定对面终于收敛,想着总算能睡个安稳觉。可那声音像是要挑战她的底线,一波接一波。林羽忍无可忍,拿出手机,正要拨打110。

    这时,对面探出了一颗大汗淋漓的脑袋。为了顺利套上背心,他的手还腾举在半空,腋下露出浓密的毛发。林羽把脸挪到一侧,以避免直视对方的狼狈。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带着不规则的喘息:“吵到你啦?”

    林羽低着头,如蚊子一般嗡嗡道:“我理解你的工作性质,但也希望你能理解理解我,我明天还要早起去面试,你这样,我根本睡不着。”

    男人咧嘴一笑:“你把我当鸭?”

    他戏谑的望着林羽,脑袋微侧,仿佛是在等一个答复。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脸显得有些深沉。林羽用余光偷瞄面前的男人,他胳膊上健硕的肌肉和额头细密的汗珠,让她想起一个明星,叫朱亚文。不仅是身形,那痞痞的笑容竟也有些神似。

    林羽慌乱否认:“不是,我只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辩解,林羽竟然结巴了。

    还不如不解释。

    对面的男人挠了挠头,竟趴在窗台上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他才缓缓抬眼,把下巴垫在手背上,斜着嘴角打量林羽。

    他的眼神蔫坏,藏着若隐若现的欲望。林羽有些慌了,好像对面的人长了一双透视眼,她甚至担心,自己的睡衣上有没有吃晚饭时滴到的油渍。

    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快点啦,人家一个人睡不着。”女人趴在他后背,环住了他的腰。

    他转身揉了揉女人的头发,朝她额头亲了一口。又扬扬下巴,向林羽打了个响舌,笑道:“对不住了哈,接下来我们注意。”说着,便被窗帘隐藏了。

    林羽到抽屉里找了一对耳塞,堵进耳朵里,这才勉强睡着。

    一夜噩梦。

    梦里,她蹑手蹑脚的爬下床,扭动了门把手。

    还差一步她就自由了。

    这时,赵家凡突然出现在身后,“你要去哪?”

    赵家凡阴森的脸让林羽不寒而栗。

    林羽逼自己镇静下来,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质问他:“难道我连出门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赵家凡走过来,把林羽散乱在脸上的头发勾到耳后,义正严辞道:“家里吃的用的我什么都给你备着,你用不着出门。”

    “你这是囚禁,我要报警!”林羽的声音几乎颤抖。

    “囚禁?老婆你开玩笑呢?让你待在自己家里,怎么就叫囚禁了?我是看这几天天气不好,怕你出门摔到,那我可是会心疼的。”

    林羽看着赵家凡惺惺作态的样子,只觉得作呕。

    画面一转,赵家凡又在翻看她的手机,林羽扑上前,一把夺了过来。

    赵家凡先是一愣,接着讥讽道:“你这么紧张干嘛?难道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林羽懒得理他,打算去书房睡。

    赵家凡突然揪住她的头发,把林羽又重新拖回了床上,掐着她的脖子质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林羽挣扎着摇头,想说她没有,可是喉咙已经被死死勒住。她用手胡乱拍打着,赵家凡却像是失去了理智,掐的更加用力了。

    林羽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浅,越来越浅。终于,赵家凡缓缓松开了手指。

    “对不起,对不起小羽,我不应该伤害你。你知道的,我只要你绝对的忠诚。”此刻的赵家凡突然温顺起来,和刚刚的疯子判若两人。

    林羽喘着气,绝望地回应:“忠诚?忠诚对应的是背叛,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这些年,你每天查看我的手机,不让我和任何异性有接触,就连去超市都要跟你报备。赵家凡,你有病。”

    “我没病,我这是爱你,我爱你,我绝不能给你任何背叛的机会!”

    顿时,赵家凡像是癫狂了一般,趴在林羽身上,拼命地撕咬着她的肩膀,他边咬边冲林羽笑,那笑脸逐渐扭曲,在林羽的脑子里不断旋转,放大。

    林羽猛然惊醒过来。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仿佛要把这屋内的空气全部吸进肺里,才足以冲洗这个噩梦带给她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