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烈酒玫瑰 > 第三章 报恩
    车里的气氛尴尬无比。

    林羽坐在副驾驶,只觉得全身不自在。她一个劲的道谢,韩智看出了她的窘迫,抽着烟一脸戏谑,“拯救落魄美人一直是我的使命,所以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使命罢了。”说完,他顺势抛了个媚眼。

    林羽的脸刷的一下红了。结婚以后,赵家凡有意杜绝她和所有异性接触,更别说开这种大胆的玩笑。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把头深埋下去。

    韩智瞄了一眼惊慌的林羽,自顾自地笑了起来。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女人脸皮不应该这么薄,但眼前这位,好像真把自己当一朵纯情的白莲了。

    为避免尴尬,林羽只能假装睡着。期间,韩智一共接了四个女人的电话,他叫女人们小老虎,小野猫,小青蛇,还有小狐狸,并用同样的话术哄得她们心花怒放。林羽在心里暗自佩服韩智的职业素养。不管干哪一行,但凡像他这么讲究方式方法,大概都会成功的吧。

    那天以后,林羽总觉得亏欠韩智一个人情,所以晚上只要隔壁不是太过分,能忍的她都忍了。实在忍不了的,她便站在窗台边按下微信录音,然后配上一个适合而止的表情包发给韩智。

    韩智每次都会回她一个坏笑的表情,就好像是他的脸刷的一下出现在了屏幕上。

    来了快十天了,工作的事一直没有着落。林羽心急如焚,她白天逛人才市场,晚上在家里刷招聘网站。但凡是有合适的岗位,她几乎都投了简历,不过全都石沉大海。

    程知笑打来电话,说赵家凡正在发疯似的找林羽。前两天闹到了派出所,这几天更加变本加厉,竟然开始跟踪她,试图通过她,探寻到林羽的下落。

    林羽感到一阵后怕。好在挂电话前,程知笑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暖暖一切都好。

    林羽揪紧的心脏总算是放松了些。

    这天傍晚,林羽刚结束两场面试,正灰头土脸往回走。路过一家蛋糕店,思绪逐渐被拉扯回了从前。

    那时候,赵家凡每次去找她,都会带上一盒她最爱吃的蛋黄酥。林羽专吃里面的蛋黄和豆沙,赵家凡就吃她掰出来的壳。他们和所有相爱的人一样简单,甜蜜。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关系就变了。

    店员走过来,问林羽需要什么?林羽一时恍神,指了指面前的蛋黄酥,让店员帮她打包了两盒。

    走出蛋糕店时天色已晚。林羽看着路上匆忙赶路的人们,心想,他们走的这么急,一定是有人在等他们回家吧?她想到自己,自嘲的笑了笑。诺大的g市,拥挤的握手楼,而她每天回到家就是孤零零一个人,实在是可悲。

    林羽踩着灯光,路过小区附近的巷子口。突然,她听到巷子里传来一阵骚动,像是有人在打架斗殴。林羽不想惹事,本想绕道走开,却听到里面的对话。

    “你他妈的,我让你勾搭我女人,我让你勾搭…”林羽听到一阵阵木棍敲打的沉闷声。

    她慌了,想着逃的越远越好,可接下来的声音却让她吓了一跳。

    “呵,你有本事管好自己的女人,别让她倒贴我。”男人的语气低沉又嚣张。

    是他,是韩智!林羽顿住了步子。

    怎么办?她走还是不走?冲上去,她一个女的也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不冲上去,眼前的人前几天还救过自己的命。林羽犹豫间,又听到了断断续续拳打脚踢的声音,她顾不了那么多了,闭着眼睛冲上了前。

    林羽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她扯着嗓子叫喊:“啊——别再打了,别再打了,我已经报警了。”

    话音未落,她已经冲到了两个挥棍-子的男人身前。对方看着这个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疯女人,对视了一眼,一脸懵状。

    林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拿起手上的包就开始乱挥一通。她虽闭着眼睛,但感觉到好几次都砸中了目标。她越挫越勇,挥得更加卖力了。

    韩智此时正按住一个彪形大汉扑在地上。看着林羽冲过来,他先是楞了一会,然后朝身-下的男人抡了几拳头,看样子是想加快结束战斗。

    其中一个男人已经被林羽的胡乱章法打得束手无策,另一个则开始反应过来,举起棍-子朝韩智身上挥过去。好在韩智动作足够敏捷,身子一歪,棍-子准确无误的落在了身-下男人的肩膀上。

    韩智利索地爬起来,推开两人,拉住林羽的手就往前跑。林羽穿着高跟鞋,好几次差点摔倒。但一看到身后穷追不舍的三人,只好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跟着韩智一路狂奔。

    韩智察觉到林羽已经精疲力尽,经过一个逼仄的墙角,他把林羽推了进去,两人面对面站着,利用突出的墙体来隐蔽。

    终于停了下来,韩智这才察觉到,自己还将林羽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他看了林羽一眼,想起刚才她不顾一切冲出来的画面,不觉握得更紧了。

    林羽一阵吃疼,这才意识到自己和眼前的男人过于亲密。她把手从韩智的手心里缓缓抽离出来,攥成了拳头。

    近在咫尺。

    韩智的呼吸肆意地喷洒在林羽的额头上,因为身高原因,林羽刚好碰到韩智的下巴。他们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彼此的心跳触手可探。林羽咬住嘴唇,尽量控制呼吸的频率,避免韩智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韩智低头认真打量面前的女人。她看起来胆小柔弱,是谁给她的勇气,竟然敢冲出去救他。

    不过,想起刚刚她那又凶又怕的样子,竟觉得有几分可爱。他自嘲的笑了一声,想不到他韩智竟然混到要女人舍命搭救的地步了。

    嘈杂声渐渐远离,三个男人总算是走远了。林羽猛然推开韩智,从墙角里钻了出来。

    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背对着韩智说:“那个,他们走了,我先回去了。”说着,便一路小跑。

    韩智叫住她:“你瞎跑什么?万一他们还等在那呢?”

    林羽顿住了步子,试探地看向韩智,分析道:“不会的,我刚刚听到他们的声音往那边去了。”

    林羽打算继续往前走,身后突然传来痛苦的呻吟声。

    韩智蹲下身子,双手捂住胸口,眉头紧皱,“我的胸口好疼,呼吸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