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烈酒玫瑰 > 第八章 大闹公司
    韩智温柔的冲林羽笑笑,继续道:“让他们报,警察来了,我顺便问问,随意开除员工没有半点赔偿不说,还收取所谓的岗位保证金。这种公司,算不算是个诈骗团伙?”

    男领导一看眼前的人不是善茬儿,公司的行为又确实有违劳动法。马上一改强硬的态度,笑脸盈盈的朝韩智走了过来。

    他抽出一根烟递给韩智,韩智笑着用嘴接住,他赶紧热情的帮韩智点上火。

    “这位兄弟,保证金的事儿真是个误会。公司规定的是一个月以后退回,这还没到时间,所以hr这边才没给办下来。”

    韩智扫了他一眼,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林羽:“是吗?阿羽,他们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阿羽?

    林羽被韩智这突如其来的亲昵称呼吓了一跳。但这种关键时刻,她总不好矫情的去跟韩智掰扯这个,只能小心配合他,摇了摇头。

    韩智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不接受这个解释。

    男领导尴尬的笑了笑,接着道:“你看这样行吗?我给你这位朋友办个加急,让hr现在就给她退回卡里,你看这样处理你满意吗?”

    韩智瘪着嘴摇了摇头,说:“不太满意。”

    那领导急了,问:“你还想怎么样?”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韩智突然指了指角落里的hr,道:“你,过来。”

    hr颤巍着步子走了过来,一脸惊恐地看着韩智。

    “把她今天的工资算了,一毛一分钱都不许少。”韩智恶狠狠的盯着她。

    女人赶紧回到了办公桌上,拼命的敲打着计算机键盘。

    直到林羽手机里收到银行收款提示,除了保证金之外,还多了149.47元的工资费用。

    韩智向林羽确认数额无误后,拉着她的手,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出了公司。

    进了电梯以后,韩智接了个电话,才自然地把林羽的手松开。

    电梯从十七楼到一楼,林羽趁着韩智不注意,偷看了他好几眼。她想把眼前这个男人瞧的更清楚。

    他有时候坏,有时候又很热心,有时候狠,有时候又很温柔。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两人刚到一楼大厅,韩智的几位朋友就涌了上来,见到身后的林羽,他们随即起哄。

    “智哥,这谁呀?也不跟我们介绍介绍?”

    一个瘦高个儿的年轻男人耸着眼睛,问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

    “那什么,邻居,邻居。”韩智挠了挠头,不自然的看向林羽。

    所有人跟着长长的“哦”了一声,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韩智见他们不信,又补了一句:“真是邻居。”

    “智哥就是智哥,邻里关系都处的超凡脱俗,我只有两个字,牛B。”瘦高个儿的男人坏笑着朝韩智竖了个大拇指。

    韩智对准他的腿就是一脚:“你他妈给我闭嘴吧。”

    另外两人见状,也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瘦高个儿为了保命,赶紧把话题转移到了林羽身上:“那个,怎么称呼你呀?”

    林羽礼貌地点头,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林羽。”

    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她:“羽姐好!”

    林羽满脸尴尬,赶紧摆了摆手,“大家别这么叫,还是叫我林羽好了。”

    所有人再次异口同声:“林羽好!”

    林羽被这情形一下子逗乐了,捂着脸嘿嘿嘿地笑起来,大家看着她笑,也跟着爽朗地笑了出来。

    也不知怎么了,这帮人嘻嘻哈哈的样子,让林羽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来的一共有三人,韩智挨个跟林羽介绍了一遍。

    那位最活跃的瘦高个儿叫阿甘,大家都依着体型叫他竹竿。说话有些结巴的叫周雄,关系好的都直接叫他结巴。胖胖的那个叫大霞,韩智特意强调,是云霞的霞,可那位大霞却不高兴了,执意要说自己是大侠的侠。韩智见林羽饶有兴致,便顺着大侠的意思重新介绍了一遍。

    大家一起坐上了韩智的车。车子还没发动,竹竿便邀功道:“智哥,虽说哥儿几个今天没上楼,但好歹也在下面给你壮了个胆。来之前你说要请大家吃饭,还算数吗?”

    韩智愤愤道:“就知道吃。刚刚要是真有啥事,我保准你竹竿是溜的最快的那个。”

    “那也是我腿长,我凭本事溜。”竹竿骄傲地拍了拍胸脯。

    明明是一群三十来岁的大男人,斗起嘴来也是一个比一个损。林羽坐在副驾驶上,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时而捂着嘴偷笑。

    韩智还是把他们一行人带到了商场,竹竿闹着要去吃牛蛙,韩智问林羽能不能吃得惯,林羽表示自己没问题,一行人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一家牛蛙店。

    林羽几乎没吃几口饭,注意力全在竹竿讲的故事里。

    竹竿说起他们18岁时候的样子。那时候,韩智顶着一头红色的非主流头发,头顶炸起一米多高,刘海挡住半只眼睛,走到哪儿都是人群中最靓的仔。

    韩智已经在竹竿的描述里无地自容,他恨不得伸手捂住林羽的耳朵,让她少听点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但他决定采取另一种方案,就是一把把竹竿掐死,让他再也不能说这么多屁话。

    韩智正想站起来给竹竿“行刑”,见一旁的林羽听的劲头十足,竹竿讲到精彩的地方,把她逗得趴在桌上哈哈大笑。他见林羽难得这样放开,便也豁出这张老脸了。

    自己有多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林羽望着桌上这群闹腾的人,觉得自己身体里压抑许久的活力正在被他们一点一点释放出来。

    林羽趁着韩智不注意,借口去洗手间,想溜去前台把账结了。

    要是没有韩智,她这一千块钱也压根要不回来,他的朋友也是为了自己的事才赶过来的,这顿饭,她无论如何不能让韩智请客。

    谁知走到前台时,服务员告诉她,23号桌早就买好单了。林羽暗自悔恨,都怪自己来的太晚了,这才被韩智抢了先。

    林羽回到饭桌,看向韩智,韩智冲她扬了扬下巴,魅惑一笑,得意自己早已猜透了林羽的心思。

    饭局快要结束时,竹竿突然提起后天要去野外露营,问林羽要不要同去。

    林羽本能的摇头。虽说她打从心底里喜欢这群人,但她一个女人跟一帮男人出去露营,总归是不太方便。

    大霞心思细腻,马上看出了林羽的顾虑,补充道:“我们都带女朋友去,本来智哥也要带女朋友去的,但他说今天下午刚分手了。”

    林羽想起下午在车里的一幕,愧疚的看向韩智。

    韩智突然正经起来,“去吧,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你也正好放松一下心情。”

    林羽望着韩智炽热的眸子,一时间想不出该怎么拒绝,她微笑着冲韩智点了点头。

    韩智一拍手站了起来,大喊一声:“人齐了!”他朝竹竿打了个响舌,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