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烈酒玫瑰 > 第十九章 再见故人多伤感
    林羽看着自己这位在靠谱和不靠谱边缘疯狂试探的老板,顿觉哑口无言。

    车子开往了熟悉的道路,那些窒息的回忆也一点点趁虚而入。每往前一公里,林羽便觉得胸口收紧了一寸。赵家凡阴森的脸逐渐变得清晰,她不觉抚上了脖子,确定那双可怕的手没有停留在她的脖颈深处。

    韩智似乎察觉到了林羽的异常,好几次追问她怎么了,林羽用晕车为借口搪塞了过去。

    肖美琪一路都没消停,拉着韩智从麻辣小龙虾谈到澳洲暴龙,最后的决议是,晚上去吃法国菜。

    他们先到酒店放置好行李,随后才赶到展会布置现场。

    肖美琪一个礼拜前就托人租好了场地,据说是黄金位置里性价比最高的一个。做居家产品,客户的真实体验感尤为重要,所以她斥巨资派人设计了一个情景模拟展区。现在看来,效果相当的出色。

    这是林羽第一次参加展会,她在来之前查了很多相关资料。例如如何才能让看展的客户驻足,并有进一步交流的欲望。

    林羽跟肖美琪提了个建议,给每一个来询价的客户赠送小礼品。客户带走一份印着logo的真实产品,远远比虚拟的图册更印象深刻。

    两人一拍即合。来之前,肖美琪去工厂提了100枚皂液器,她的目标是,要把这些皂液器一枚不少的赠送出去。

    韩智充当了一下午的免费义工。先是帮忙把产品搬下车,然后又帮着陈列展区。他庆幸自己跟来了,看着肖美琪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要不来,这些活准得林羽一个人干了。

    忙到傍晚六点,一切才准备妥当。肖美琪在网上搜了一家法国餐厅,打算兑现承诺。

    林羽一下午都魂不守舍,她对这顿饭的兴趣并不浓烈。这刚好成全了肖美琪的心思。没有林羽,她就可以和韩智坐在高级的法国餐厅里享受烛光晚宴。她想好了,这将是她进攻韩智的第一步。

    可韩智一听林羽不去,也要跟着回酒店。肖美琪只能用老板的身份命令林羽,心不甘情不愿的在烛光晚宴里点了一枚电灯泡。

    晚上十一点,林羽接了一通电话,便一个人偷偷溜了出来。

    她来到一家熟悉的咖啡厅,推开门,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高挑的短发女人。她抿着咖啡,浑身散发着自由女性独有的气场。

    林羽看着眼前的人,心里的情绪汹涌万分。两个月前,是她深夜帮自己逃了出来,要不是她,自己的精神和肉体还依然被赵家凡囚禁着,不知道哪一天才能重见阳光。

    她来到程知笑面前,先是微微一笑,随后眼睛越来越朦胧。两个月来好不容易筑起的围墙,在这个她最信赖的人面前骤然崩塌。

    程知笑也洒脱地抹了一把泪,紧紧地抱住林羽。

    电话里的交流始终抵不过面对面的亲热。程知笑询问着林羽这阵子的生活情况,林羽振奋的向她汇报战果。告诉她,自己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程知笑看着林羽面色从容的样子,会心一笑:“小羽,你变了。”

    林羽的思绪被她打乱,疑惑地打量自己。除了身上这件裙子是新买的,她和从前并无不同。

    她问:“哪变了?”

    程知笑撑着下巴道:“以前咱两见面的时候,你的注意力全在手机上面,唯恐赵家凡打来电话,追问你在哪里,干什么?整个人看起来紧张兮兮的,可你看现在...”

    “现在怎么了?”林羽追问。

    “你现在大方,从容,让我看到了结婚前的那个你,”程知笑握住林羽的手,语气略微激动:“小羽你知道吗?你离开之后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害你和暖暖分开,我是不是做错了?但看你今天这样,我一点都不后悔,真的,我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帮你脱逃。”

    林羽看着面前这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女孩。从青春时期的懵懂无知到成年后的种种无奈,她都默默的站在自己身后,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她。此生能有这样一位朋友,该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感动间,程知笑突然严肃地问起:“打算什么时候谈离婚的事?”

    林羽盯着程知笑,希望从她嘴里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能轻易放过我吗?”

    “当然不会。所以,我们得想个万全的法子。这事急不来,还得从长计议。”程知笑冷静的分析着。

    林羽眸子逐渐黯淡下去。赵家凡要是这么好摆脱,她又怎么会用了6年才逃出他的魔爪?

    现在唯一让她牵肠挂肚的就是暖暖。两个月没有见她,不知道她长高了没有?睡觉还爱不爱盗汗?每天有没有按时喝水?吃饭是不是还会挑食......

    这两个月来的思念快要把她折磨疯了,如果可以,她真希望马上就带暖暖离开,再也不要回到这个鬼地方。

    可她不能。

    程知笑说的对,就算是成功离婚,她目前都不具备争夺抚养权的优势。赵家凡家境殷实,工作体面,父母身体健康。再对比她,父亲烂赌,母亲重病,脱离社会6年才刚找到工作,收入更是和赵家凡没法比。现在,她还没有照顾好暖暖的能力。

    和程知笑在咖啡厅门口告别,林羽望着令她安心的背影,突然叫住面前的人。

    “知笑,我,遇见了一个男人。”林羽低着头,脸颊温热。

    程知笑是她最信任的人,在自己踌躇不决的时候,她希望程知笑能给她正确的指引。

    程知笑走过来,握住林羽的手,“小羽,我知道感情这个事很难说清,但你得想清楚,你前脚才迈出笼子,另一只脚又打算迈进去吗?”

    林羽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随着程知笑的这番话瓦解。

    这些道理她又何尝没有想到过。可她想试试,万一程知笑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给她一些精神上的慰藉呢?

    她和韩智的遇见,终究不是最好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