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 > 第二章 奇怪的都市传说
    吉普车在大街上呼啸,明暗交错的灯光打在副驾驶位的齐延脸上。

    “喂,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朝,A市人。”

    坐在驾驶座上的短发男子主动开口,顺带着用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眼齐延的道袍。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啊。你哪儿的人啊?”

    “嗯...贫道齐延,宋国人。”

    “宋国?哪个宋国?没看出来啊,你还是外国人?”

    “应该...也不太算是吧。”齐延支吾着说道。

    街道两旁的建筑飞速后退,从这辆只有框架而无玻璃的吉普车上看去,两边的高楼都没一个是完整的。

    主干道上也布满了废弃的车辆,有些甚至是被拱起的道路直接从中贯穿,留下的血污显得有些阴森森的,这也使得程朝不得不疯狂打动方向盘,从缝隙中穿插过去。

    可依着齐延出关后的记忆来看,男人口中的A市和这片地方确实有相似之处,不管是道路,高楼的位置,都基本和他渡劫时看到的一致。

    除了道路两旁这些扭曲的实在厉害的路灯。

    “这些到底是怎么弄的?”

    “这些?”程朝顺着齐延的眼神看去,“嗐,这些啊?不一直都这样儿嘛,鬼知道是不是以前打仗给打出来的。”

    “一直都这样吗?”齐延喃喃自语道。

    “对了,一会到地方,你要是真不想进去就算了,毕竟是我接的活儿。”程朝突然咬了咬牙说道。

    “无妨,贫道应该还是能出上些力的。”

    “你可别逞强,我们这一行也不是好干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程朝明显松了一口气。

    齐延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回应。

    他现在自身法力用不出来,没法沟通天地,也没办法了解一下天庭的情况,而自身状况又实在是糟糕。

    不然他也不至于要陪着程朝去做这所谓的悬赏。

    现在的他不能御风飞行,不能动用法力,甚至打开不了储物法器...

    最要命的是,由于缺少了飞升的最后一步,齐延的寿元......并没有延长!

    他现在只剩下了五年的寿元。

    “唉。”

    齐延一声长叹,只能感慨一句造化弄人。

    不过话说回来...

    齐延瞄了一眼程朝脖子上的大铁链子,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句。

    唉,世风日下啊,男子还穿戴首饰,简直是成何体统。

    “我们到了,下车吧。”

    吉普车猛地刹停,程朝率先下车,猛地关上车门。

    齐延本想有样学样,可找了半天都没扣到开门的锁扣。

    “这儿呢。”

    程朝搭了把手,将门打开。

    “真不知道你是哪儿来的人,车门都不会开。”

    “......”

    齐延选择谨言慎行,默默的走下了车。

    “就这里吗?”

    齐延看着面前昏暗的街区,疑惑着问道。

    “嗯,就这儿。”程朝点了杆烟,自顾自的吸了一口,“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要是不对劲就跑出来,可千万别逞强。

    我带你来也就是见识见识,别到时候还要我出手救你。”

    “嗯。”

    齐延点了点头,心里多了几分重视。

    ......

    在这个时代,每个供人生活的片区都有着数不尽的都市怪谈。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这些残破的大楼,诡异的街区,充满废土气息的生活方式以及深埋地下的各种物资。

    似乎从某一天开始,就变成这样的生活了。

    程朝作为一名怪谈猎人,搜集各种可靠的怪谈信息是他们少有的收入来源。

    各大势力为了探索还未被开掘的区域,都会雇佣这些所谓的怪谈猎人去尽可能的搜集相应情报,从而避过区域内的怪谈,或者干脆选择放弃。

    程朝做这事儿已经有段时间了,还暂时没遇到什么危险。

    不过听他的前辈们说过,有些地方不仅可能丢了性命,甚至有可能会发生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

    而在见到从石堆下钻出来的齐延的时候,程朝差点就以为是新的怪谈找上他了!

    穿着古代式样的白袍,从地底下钻出来这种事...怎么看都像是僵尸怪谈吧!

    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居然被他给遇上了!

    要不是在后续的交谈中,这个名叫齐延,爱自称贫道的家伙除了谈吐奇怪之外都很正常,程朝肯定早就把他甩在一旁自己跑路了。

    至于现在带他一起执行任务嘛...

    单纯是找个替死鬼罢了,遇到危险的事情就让他顶上去,反正又不分他报酬。

    虽然最开始心里有些不忍,但这可是他上赶着送上门来的,可不是自己没给他机会离开。

    程朝这么想着,猛地抽完最后一口,将烟头扔到地上,用力的将火星踩灭。

    “走吧,路上放机灵着点。”

    程朝从腰上摸出一根甩棍,紧紧握在手里。

    “嗯。”

    齐延看着程朝的样子,思索了一下,也从怀里掏出了一根...

    平平无奇的烧火棍。

    没办法,齐延现在打不开储物法器,只能暂时用这东西将就一下了。

    “噗嗤。”

    程朝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却立马恢复了板着脸的模样。

    “行了,拿好你的‘武器’,就按着咱们之前商量好的模式,你开路,我断后。”

    “明白了。”

    齐延横握着烧火棍,向着昏暗的街道走去。

    半山坡上,矗立着那么几栋老楼,只有几户房间里面亮着暖黄色的灯光。

    “小心点,要是听到什么怪声就立刻告诉我。”

    相较于齐延的漫不经心,程朝就显得很是小心。

    小心到每一步都要试探一番才会迈出去。

    “至于嘛?”

    齐延鄙视的看了程朝一眼,大方的向前走去。

    虽然已经没有了法力的护持,但长达995年的寿命,以及修道附带的体魄,也足够齐延在面对普通人时更有底气。

    况且...怪谈什么的,能有他们这些修道飞升的人更怪吗?

    “你慢一点,别落下我!”

    看着齐延向前走去,程朝顿时急了,顾不得再小心试探,只能三步并作两步走,跟在齐延身后不远处。

    啪嗒。

    随着两人迈进了这片街区,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看,什么事都没有。”

    齐延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根本就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怪谈”的地方。

    哦,除了这里的门长得都比较奇怪,看来看去居然都没有一扇正常的门。

    齐延走在街道上,略显好奇的看着几栋老楼上的大门。

    有些门比房间本身还高,而有些却倾斜了四五十度,以一种正常人很难进入的姿势立着。

    而有的大门呈一个“土”字,能通过的地方看起来只有中间的短短一竖。

    “不应该啊。”程朝倒是没太在意这附近门的怪异,反倒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卷起来的白纸,将甩棍搁在一旁,打开白纸仔细的看了起来。

    齐延凑上前去,纸上写着:

    “A市B-27区域第三街区,疑似存在怪谈‘壮汉的哭泣’,请各猎人小心,一旦听到哭泣声,要立即撤出该区域。

    现需查明该区域内是否存在活着的生物,是否具有原住民存在。

    警告:请千万不要随意开门。”

    “怎么说?接下来要怎么办?”

    没有经验的齐延只能把问题抛给程朝。

    “是啊,要怎么办呢?”

    程朝喃喃自语了一句,毕竟他之前做怪谈猎人也纯属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靠的都是运气,应对这种看起来没有异常的情况,他也不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办。

    程朝收起情报,正要将搁在一旁的甩棍拿起。

    可那甩棍仿佛变得重了十倍,猝不及防之下的程朝竟是一个趔趄,差点没拿得起来。

    “什么情况!”

    程朝勉强拿起那根甩棍,试着挥了挥,却发现以他的力气,竟然不能轻松的将那根甩棍挥动起来。

    “让我来试试。”

    齐延皱紧眉头,试着从程朝手里接过那根甩棍。

    可那甩棍到了他手里,甚至比在程朝的手里还要更重!

    齐延只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根本不是一根铁质的甩棍,而是一根直径超过三米的山石!

    要知道,以他的体魄强度,即使不动用法力,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举重冠军能比的。

    “不对劲!”

    齐延将甩棍重新还给程朝。

    甩棍在程朝的手里,似乎并不像在他的手里那么沉重,只是相较于原有的重量多了几倍而已。

    “这难道是......”

    “嘘,小声点,你听到了没?”

    齐延正要说些什么,程朝却在嘴前竖起一根食指,打断了他的话。

    昏暗的街道内,若隐若现的哭泣声幽幽的飘荡而来,就像是一只飘忽不定的幽灵,在两人的身边不停的回响。

    “呜...呜...呜...”

    在听到那哭声的一刹那,齐延原本握着烧火棍的左手重重的垂了下去,仿佛被狠狠的压在了地上。

    齐延瞳孔收缩,一股凉意顿时攀上他的后背。

    “这是...规则的力量!”

    “什么力量?”程朝一脸懵。

    齐延正要回答,那哭声却变得更清晰了些,一个足以笼罩整个街区的黑影从巷子另一头延伸过来,巨大的影子罩住了两人,并且不停的耸/动着。

    “......”

    程朝被吓得已经不敢说话,只能拼命的给齐延打手势。

    你,我,快,撤。

    虽然不能说话,但程朝的意思还是很好的表达了出来。

    齐延微微摇头,丢掉手里的烧火棍,一边揉着手掌一边朝黑影的方向走去。

    程朝见状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用手势表达撤退的意思。

    “放开我,你不过去的话就在这儿站着,我自己过去。”

    齐延态度坚决,独自往前走去。

    程朝看了看附近昏暗的街道,缩着脑袋还是跟了上去。

    随着两人愈发接近巷尾,黑影的耸/动也变得愈发频繁,声音也逐渐从单一的哭声变成了哭声中夹杂着喧闹的滋滋声。

    “呜呜呜...人家炒的菜真的那么不好吃吗?”

    齐延从巷尾的拐角处探出头去,只见一个足足有两层楼高的壮硕身影站在房门外,面前摆着相较于他体型而言及其袖珍的锅炉灶等物。

    壮汉一边用手抹着眼泪,一边不停的颠勺。小小的勺子在他手上却显得重如泰山,每次颠勺,他那足有常人腰身粗细的胳膊上青筋暴起,仿佛手里握着的是一整座高山。

    而在他身后的门内,坐满堂席的食客们正在肆意喧哗,指点江山,与这炒菜的壮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齐延只一眼便认出了这壮汉的来历,但他却更加疑惑了。

    “巨灵神?他怎么会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