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 > 第六章 巨灵神的软肋
    绿色的小球在街道上穿行,被映照在地上的月光染成了一种难看的红绿色。

    街区内的窗户被风吹得哐哐作响,楼道里的感应灯也因此时亮时灭。

    似乎有看不见的力量飘荡在这片街区之内,呜咽的啜泣声只是它们的载体。

    两个脚步声随着小球的静止而停下,虽然在这个距离范围之下,即使没有小球的引路,它们也能够很轻松的判断出啜泣声的位置。

    高大的影子在拐角的那头耸/动,滋滋的油爆声也显得有些刺耳。

    “哭哭啼啼的,你能干好什么事?”

    老妪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两声巨大的拍击声。

    “给我好好做!客人又点了一份火爆腰花,你要是不把菜炒好,今晚就别想睡了!”

    “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收留你,你看看你这幅样子,谁会要你?”

    “用点劲!一点力气都没有,你到底干什么吃的?”

    “......”

    尖细的咒骂声夹杂着几句国骂回荡在街头,甚至将那啜泣声都压下去了不少。

    老妪似乎是恨铁不成钢,气愤着端上菜走回了餐馆中,末了还不忘“咚”的一声把门摔上。

    齐延和程朝这才从拐角探出头,小心翼翼的看向巨灵神的方向。

    这次的位置距离拐角更近,更能直观的感受到巨灵神那令人窒息的身形。

    “现在怎么说?要不要直接呼叫支援?”

    程朝摘下手炮,简单的比划着示意齐延使用红色方块。

    齐延摇了摇头,巨灵神的问题他更想要自己先解决,协会的插手可能会导致巨灵神身份的泄露。

    于是他用了一个很官方的说辞。

    “暂时还不能确定扭曲的源头是不是他,协会也没有给出明显的指示,还是再确认一下吧。”

    齐延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了这段话,虽然他心里百分百肯定,扭曲的源头跟巨灵神肯定脱不了干系。

    但是,哪又如何呢?

    齐延顺带着无视了程朝一脸无奈的指着地上小球的动作。

    他再度探出头去,心里盘算着要如何跟巨灵神搭上话。

    匆匆点破对方身份这种事必然是不能再犯了,齐延想要从巨灵神的软肋入手,至少要保证巨灵神愿意跟自己对话。

    正思索着,一股奇怪的波动吸引了齐延的目光。

    随着巨灵神炒菜的动作,一股精纯的规则之力从巨灵神的体内流入到锅中翻炒的菜中。

    而那股流出的规则之力在火焰的烹炸下,竟逐渐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力量,逐渐被那些菜肴所吸收。

    齐延立马便明白了问题的关键。

    “他不是扭曲的源头,他是规则的源头!”

    “你在说什么啊?”

    程朝听不懂齐延的话,只看到他在那皱着某头不停思索。

    “唉!只能这样了!”

    齐延急促的叹了口气,按住程朝的肩膀。

    “我守在这,你绕路去餐馆前面看一眼,我大概明白扭曲的源头了!”

    “我...我去吗?”

    “嗯,只能你去。”齐延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被委以重任程朝使命感加身,有了一种所向披靡的感觉。

    “你看一眼就好,千万千万不要进门!”

    齐延认真的叮嘱道。

    “嗯!”

    程朝重重的点了点头,略作犹豫之后将一个手炮交给了齐延,只带着一个手炮向着街巷的另一边跑去。

    “你拿好了,有事情你就开炮!”

    齐延拿着手炮的那条胳膊都快垂到了地上,满脸无奈的看着程朝离去的背影。

    算了,毕竟人家也是一番好心。

    见到程朝的身影走远,齐延赶紧把手炮扔到一旁,趴在地上开始寻找起来。

    “找到了!”

    齐延站起身,手里捏着一只还在不停挣扎的小老鼠。

    他看着老鼠,心里还有些忐忑。

    这东西,真的能奏效吗?。

    ......

    巨灵神两手端着铁锅,小心翼翼的将锅里的菜盛了出来,然后再用他那巨大的手掌将那小小的铁锅刷洗干净。

    世人都说巨灵神威猛无穷,乃天庭第一力神,第一门将。

    可谁能想到真正的巨灵神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炒着味道极重的下酒菜,手臂酸痛得快要举不起来。

    巨灵神自嘲的咧咧嘴,苦笑一声。

    他哪是什么巨灵神,只是一个力气小到连铁锅都举不起来的厨子,一个连老妪都推攘不动的废物。

    虽然时不时的,他会梦到一个披挂金甲,手持双宣花板斧的自己正值守在天门之上。

    数万天兵尽在手,力拔山兮气盖世。

    但只要美梦醒来,一切照旧,所有都是一场空。

    渐渐的,他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麻木到不想反抗。

    他只觉得自己的力气不仅没有一天天增长,反倒是一天天的变小。

    于是他愈发恐惧,惶惶而不可终日。

    直到那天,那个男人喊出了他心中的名字。

    巨灵神。

    他逃避,他抗拒,他无法接受有人点出了那个梦中的自己。

    如果他是,他宁愿不是。

    可现在,那个男人又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巨灵神,你看这是什么?”

    男人手里晃悠着一只灰色的老鼠,一脸得逞的笑意。

    巨灵神只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在凝固,与生而来的恐惧甚至压过了他的逃避心理。

    “老鼠?!”

    ......

    齐延看着巨灵神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算是赌对了。

    他也只是听人说起过,巨灵神在刚成仙之时,曾被那偷吃佛祖灯油的老鼠精咬穿了脚底,自此之后见鼠则逃,引为一桩笑谈。

    齐延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如果不行,他也只能用上第二种方案——飞扑而上,用身体拖住巨灵神。

    毕竟按照他和巨灵神的力量差距,在规则扭曲的情况下,他应该还是能够很轻易的拦下巨灵神...吧。

    不过既然成功了,就没有这么多的如果了!

    “巨灵神,你先听我说!”

    齐延看着巨灵神已经收缩到了极致的瞳孔,不进反退,给巨灵神留出了一些缓和的空间。

    “你还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天庭如何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巨灵神没有说话,眼里除了恐惧之外,是深深的抗拒。

    “回答我!”

    齐延见状,向前逼了两步。

    “谁是巨灵神?我...我不知道!”

    巨灵神胆怯的抬起手,遮挡住自己的躯干。

    但随着齐延举着老鼠愈发靠近,恐惧让无数曾经的记忆涌上心头。

    “头...我的头好痛。

    不要再过来了,不要再过来了!”

    巨灵神的两手用力按住额头,痛苦的表情让齐延动了恻隐之心。

    齐延悄悄后退几步,温柔的说道。

    “只要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过来。”

    巨灵神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湿润的地面。

    随着身体的剧烈颤抖,一阵白色的雾气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

    白色的雾气飘荡在半空中,逐渐凝成了另一个巨灵神的身形!

    “吼!”

    可这个巨灵神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只知道呲着满口尖细的牙齿,用灰白色的雾气之身朝着齐延发出无声的嘶吼。

    “这是什么?”

    齐延下意识皱眉沉思,可那雾气化作的巨灵神竟朝着他冲了过来!

    “!”

    齐延侧身闪避,却感觉脚下一软,整个人顿时跌坐在地上,手中的老鼠也不翼而飞。

    从他身旁冲过的怪物突然诡异一笑,身子向着一旁飘去。

    “叽叽叽叽......”

    怪物捧着肚子,发出一阵奇怪的嘲笑。

    随着怪物的远离,齐延这才感觉到自己对身体的感知恢复了平常,虽然力量依旧孱弱,但总不至于连站都站不稳......

    “这是什么?心魔的具象化?”

    齐延看着那怪物的下身,只是一缕细细的轻烟,连在了巨灵神身上,看起来更像是灵魂出窍一类的偏门法术

    齐延也不起身,干脆坐在地上仰头看着,甚至用手臂撑着往后挪了挪。

    怪物似乎有些不满他如此淡定的反应,脸上表情一变,张着大嘴再度冲了上来。

    “就是智力不太行。”

    齐延自顾自的说完,将藏在身后的手炮拉到身前,对着怪物就扣动了扳机。

    “砰!”

    浅蓝色的电弧带着无数颗细小的钢弹弹射而出,火药和法力一同掀起的烟雾顿时将那怪物完全笼罩了进去。

    “咳咳。”

    齐延用手打散面前的烟尘,原本冲过来的怪物直接就跟着空中弥漫的烟气一起消散了。

    “威力还不错,就是烟尘大了点。”

    齐延一边咳嗽一边评论了一句。

    他放下手炮,起身掸去身上的灰尘,再度走向跪伏在地的巨灵神。

    “你还好吧?现在能告诉我你当时看到了什么吗?”

    巨灵神猛的抬起头,表情中充满了迷茫和回忆。

    “我...我在梦里见过那一幕...

    当时...当时我们在南天门应接一个许久未飞升的凡间修真者,可就在他即将踏上南天门的那一刻,天地动荡,紫霄神雷降世,竟连南天门匾都被劈成了两截!玉帝和各位二阶正神赶回殿中勘验神职,只留下我一人继续镇守南天门。然后,然后......”

    巨灵神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半晌没有说出下文。

    “然后怎么了?!”

    齐延焦急万分,巨灵神即将说到的,可能才是天地动荡的关键。

    “然后我看见天门上裂开了一个口子,有灰白色的化外天魔从天外入侵了进来......”

    突然,巨灵神猛地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某个无人的方向,眼神中失去了焦点。

    “巨灵神?巨灵神!”

    齐延还想上前,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

    与此同时,程朝的声音从巷子的另一边传来,焦急中还带着一丝喘息。

    “齐兄,不好啦!

    餐馆里摆着菜盘子,但一个人也没有了!”

    “我已经知道了...”

    齐延缓缓抬起头,看向自己的身前。

    餐馆内的食客现在都来到了后门外,所有人都围在巨灵神身后,直勾勾的盯着齐延!

    那老妪站在最后,手持着双宣花板斧,用力的将脑袋横拧成90度。

    海啸般扭曲的规则之力扑面而来,似乎想要将齐延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