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 > 第九章 暗黑巨灵神
    当齐延再度睁眼,已经身处在灵界之中。

    身周的一切都和之前相同,除了有淡淡的蓝色光斑飘荡在空中。

    这就是灵界,正常情况下只有真灵和灵魂可以进入的世界。

    灵界处于人间和虚无的夹缝之中,这里和现实世界的一切陈设都相同,甚至现实世界中的建筑被破坏也会使得到灵界的建筑也被相应的破坏,反之亦然。

    但是在灵界之中,所有的规则都会恢复到初始状态,换句话说,在灵界中不存在扭曲,一切都是初生时的样子。

    齐延向前看去,猎人协会的六人似乎是佩戴了什么法器,使得他们能够以肉身进入灵界之中,而非以灵魂或是真灵的形态进入灵界。

    还坐在车上的金蝉回头看见齐延,发现他也是人形,顿时惊讶得合不拢嘴。

    “老大老大,你看!”

    金蝉戳了戳罗汉的手臂,看向齐延,“他怎么回事?为什么也是肉身进入?”

    “管好你自己就行。”

    罗汉饶有深意的看了齐延一眼,撂下这么句话。

    只有齐延自己知道,现在的他并非是靠着法器肉身进入灵界,而是结成的元婴被拉进了灵界之中。

    思绪翻飞,瞬息千里,神游物外,罡风锻体。

    已经飞升过的他,早就经历过了这些,元婴也已与肉体无异,早已凝实无比,这才让金蝉看起来像是肉身进入了灵界之中。

    “不过元婴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啊。”

    齐延握了握拳,法力流动不息,那种充沛的力量感又重新回到了身上。

    “小心点!这次的怪物不止一个!”

    法老在一旁提醒道,她的武器就是那把冒蓝火的加特林。

    齐延这才反应过来,用神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超过十只化外天魔样貌的怪物站在他们几人身前,仿佛没有灵智般冲着几人嘶吼。

    “果然,那些食客都被化外天魔入侵了。”

    齐延小声说道,目光顿时变得冷漠。

    靠着吸食巨灵神的神力,从而分化出了如此多的化外天魔来腐蚀人心。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瘦弱者反而能够在街区内变得力大无穷。力量本就是一种腐蚀,会让人不自觉的拥有强大的感觉,而当人产生这种感觉后,心防出现裂隙,化外天魔会不断的入侵人的神智,而化外天魔入侵的越多,力量感就会越强。

    只是误入那片街区的人们在离开后便能恢复正常,而这些原本生活在街区的人们已经不可能离开了,只能被化外天魔彻底侵蚀,沦为帮凶。

    突然,所有的怪物像是受到感召,齐齐抬头向上看去。

    齐延七人也抬头,只见在那楼顶上,一个瘦小的男孩举着一对宣花板斧,冷漠的看着众人。

    感受着他身上的那股熟悉的气息,齐延失声道:

    “你...你侵入了巨灵神?”

    面前的罗汉六人转头看来,却没有什么疑惑的表情,更多的是好奇,显然不是第一次听说巨灵神这个名字。

    “呵呵。”

    小巨灵神身上黑气弥漫,一步前踏,脚下的砖混楼顶顿时裂成一张蛛网。

    “要不是你们坏我好事,我明明可以把他的神位吃干净再动手的!”

    小巨灵神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

    “我现在顶替不了他的神位,完成不了那位大人的任务,你们全都该死!”

    随着小巨灵神的怒吼,地面上的怪物也纷纷仰天长啸起来。

    小巨灵神单手前挥,黑纹弥漫的宣花板斧上直接荡出一阵强烈的劲风来。

    “小的们,给我杀!”

    “吼!”

    地面上的怪物似乎受到了强化,灰白的身躯变得愈发深沉了些,体型却在相应的缩小。

    “小心御敌!”

    罗汉挥动着他手里的流星锤,眼神警惕的看向四周。

    他身边的五人各自举起武器,金蝉的武器居然是一把精致左轮手枪,只是相较于平常的手枪枪管更长,枪身也更大,显得更有威力。

    齐延见状,一步踏前,却被法老一个侧身死死挡住。

    “你们的委托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吧。”

    流星锤挥动在众人头顶,快速挥动的铁链就像是一把保护伞,硬生生将扑上来的化外天魔击退。

    齐延硬生生止住脚步,他倒也想见识一下猎人协会的实力。

    “好吧,我帮你们掠阵。”

    六名A级以上的猎人咧嘴一笑,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

    手持大戟的瘦高汉子留着一脸络腮胡,身材在罗汉的衬托下甚至显得有些瘦弱。

    他转过头,阴阳怪气的对着罗汉开口道:

    “头儿,有人不相信咱们!”

    “罗刹,干好你的事!”

    罗汉说着,流星锤猛地打出,将一只藏在阴影中的怪物砸中,巨大的流星锤直接将怪物砸进地里。

    “嘁,没意思。”

    罗刹撇了撇嘴,独自向前冲去,手中的大戟舞得密不透风,眨眼间就将两三只怪物打飞出去。

    “就这?也没比之前的扭曲源强多少啊!”

    罗刹似乎还觉得有些不过瘾,想要往更深处杀去。

    “回来!”

    法老着急喊道,手里的加特林已经先一步开始轰鸣。

    街道上的情况突然发生变化,所有被打倒在地的怪物统统化作了一缕青烟,向着剩下的怪物融合。

    所有的怪物再度被强化,就连罗刹的大戟也只能在他们身上碰撞出“铿锵”的金属交击声。

    罗刹阴着脸退回队伍中,轻微的甩了甩手臂。

    “真硬啊。”

    罗汉不答,只是回头看向金蝉。

    “金蝉,赶紧找出源头在哪!”

    “唉,知道了!”

    金蝉哭丧着脸将左轮别在腰间,从裤兜里拿出来了一个看起来略显精密的显示屏。

    一番操作之下,显示屏上突然亮起一个刺眼的红点,红点的位置距离中心极近。

    “怎么可能这么近?”

    罗汉怒吼道,这还是他第一次有情绪上的波动。

    “我...我再确认一下!”金蝉连忙说道。

    手持大戟的罗刹和暂时还不知代号的,手持长柄斧的独眼女人上前抵住了被强化过后的怪物,罗汉和法王从旁策应。

    但随着不停有怪物被二人打倒,剩下的怪物却变得越来越生猛。

    “不行!这样会养出一个大怪物的!”

    法老冲着罗汉吼道,但她手里的加特林却丝毫没有停下。

    话音未落,罗刹就因为一个疏忽,被面前的怪物击飞了出去。

    “天河,你去顶罗刹的位置!”

    罗汉收回流星锤,让一直在旁待命的短发男子出手。

    天河沉默着点了点头,冲上前去,手里的斧钺跟独眼女人的长柄斧架在一起,硬生生抵住了身前怪物的重击。

    “头儿,我没事,让我去!”

    罗刹擦掉嘴角的鲜血,撑着手里的大戟站了起来。

    “别急,你先休息,一会有你出力的时候。”

    罗汉再度出手,呼啸着飞出的流星锤上突然爆闪出一阵耀眼的蓝光,一头想从法老死角偷袭的怪物直接被他砸烂在地上,化成了剩余怪物的食粮。

    “还要多久!”

    “找到了!”

    金蝉猛地抬起头,看向屋顶上一直冷眼旁观的暗黑巨灵神,不自觉的喉结抖动。

    “是...是他手里的...

    宣花板斧!”

    “呵呵...”

    巨灵神咧开嘴角,露出一口缠绕着黑气的白牙。

    他轻轻晃动宣花板斧,上面的黑纹耀出令人头晕的光芒。

    “有两下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