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神仙不务正业 > 第十四章 最老的古代遗种
    在经历了电击,水淹,高温桑拿,撕扯等种种测验之后,齐延终于被陈晴放出了研究室。

    门外迎接他的只有三人,会长、天蓬、以及罗汉。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分部的会长,代号陈词。”

    齐延看着面前的瘦弱男人,怎么也没想到是由他来管理罗汉,天蓬这样的壮汉。

    陈词似乎是看透了齐延的想法,笑着说道:

    “战斗力只是一个衡量指标,有时候地位跟别的方面也有关系。

    比如像我身旁的这位天蓬,他的战斗力不下于罗汉,但组织能力不足,现在也就只能给罗汉打打下手。”

    天蓬一拍自己那硕大无比的肚子,有些不满的应道:

    “会长,这种话就别在外人面前说了吧。”

    “不是外人,是新晋的C级猎人鱼凫。”

    陈词不动声色的接了一句,然后将话题转向了别处。

    “感觉如何?不是太好受吧。”

    “呵呵...”

    齐延勉强勾动嘴角,实在是说不出一句客套的话。

    “习惯就好,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陈词本来还想补上一句“你要特殊一些”,最后却还是没说出口。

    天蓬倒是对此感同身受,直接就把话给接了过去。

    “鱼凫兄弟,不是我说,你这真的算好的了!当初我晋升C级的时候,那三个老娘们差点没把我的皮给扒拉下来!”

    “嗯?”

    一旁的陈词小声开口解释道:

    “当初天蓬的任务出了意外,原本挺瘦一小伙子,结果被任务中的游荡怪物给深度扭曲了,虽然最后被我们给救回来了,但身体就一直保持着现在的模样了。”

    “......”

    原本挺瘦的,遭了意外变成肥猪,这不是猪八戒的剧情吗?

    怪不得叫天蓬...

    齐延点了点头,向天蓬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唉,都过去了!”

    天蓬摇头晃脑一番,脸上的肥肉不停抖动。

    “来这边吧,我们还有一些事想跟你商量一下。”陈词打断了天蓬的话头,将齐延引向会议室的方向,“关于罗汉之前答应你的报酬,以及刚刚出来的检测报告。”

    说完,陈词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回想起之前的一场对话,他暂时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

    一刻钟之前,在研究室外的走廊上,陈词单独会见了陈晴。

    陈词手上拿着一份纸制的报告单,上面记录着一些新鲜出炉的信息。

    作为整个分部中学历最高的那一批人之一,陈词比当时在玻璃墙后的所有人都更懂这份数据的意义。

    “这份资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吧!”

    陈词指着报告单上的一行小字,眼睛里因为充血而布满了血丝。

    “碳十四测定年龄超过900年,你们是认真的吗?”

    “我们只负责检测,结果是机器的事情。”陈晴比陈词冷静很多,也保持着一贯的辩证态度,“如果你觉得结果不对,我们可以再多做几次测试,但你也清楚,这已经是三次测试后的结果了。”

    “那会不会是机器出了问题?”

    陈词叹了口气,问出这句话纯属是病急乱投医了。

    “协会中有记载的古代种最多只有两百多年的年纪,而这已经超脱出了我们最开始所认定的‘四十岁以上死亡’记录,况且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活到的寿命,哪有人能活到九百年?”

    “会长,这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

    我们做研究的人员就只负责将东西掰碎,尽可能将所有的信息都给出来,至于信不信,作何解读,如何用,我们不管。”

    陈晴低着头,接着说道:“首领曾经给所有的研究人员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觉得用在这里很合适。

    当你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剩下的,不管多难以置信,那都是事实。”

    陈晴微微躬身,转身走向研究室,只留下陈词一个人站在走廊。

    ......

    会议室内,天蓬有事先行离开,只留下罗汉和陈词,以及齐延。

    陈词看着手里的完整报告单,已经超过三分钟没有开口了。

    “咳咳,关于报酬的事,有什么问题吗?”

    齐延只好率先开口,他还以为是报酬上出了些什么差池。

    毕竟这种看起来毫不相干的检测居然能够测出年龄什么的...对于齐延来说还是太过于不能理解。

    就算是开天眼,也没有看人年纪的天眼啊。

    “啊啊,不...刚刚有些走神了。”

    陈词坐直身体,略显正式的清了清嗓子。

    “鱼凫先生,这个,您...贵庚啊?”

    陈词下意识的用上了一个颇为古式的问法。

    “嗯?”

    齐延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突然就问到年纪上来了?

    难不成......

    “我今年二十六。”

    齐延留了个心眼,编了一个跟自己的外表年纪相当的年龄。

    “哦,二十六,嗯,挺好的。”

    陈词点了点头,回答显得很是敷衍。

    一旁的罗汉疑惑着看了陈词一眼,总感觉今天的会长有些奇怪。

    “咳咳。”

    陈词再度清了清嗓子,开始将话题转移向比较正式的部分。

    “听说你在灵界中能过御剑攻击,有猎人看到过你随手一击便能将游荡怪物打散,有这件事吗?”

    齐延回想了一下,应该是金蝉在把玉瓶给他的时候看见的。

    “嗯,确有其事。”

    “你是否能对你所用的这种御剑攻击做出解释?”

    “无可奉告。”

    “那你能否在这里再向我们展示一次。”

    “不能。”

    “你的出生地是?”

    “无可奉告。”

    “任务报告中,你曾经称带回来的另一人为巨灵神,你为何认识他?”

    “无可奉告。”

    “......”

    陈词恼火地敲了敲桌面,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眉心。

    “C级猎人代号鱼凫,这是协会的例行询问,请你认真一点。”

    “我很认真了啊,你问了,我答了。”

    “你这答的都是些什么?”

    “无可奉告啊!”

    “......”

    陈词看着报告上那句“疑似年零900岁以上”,硬生生把自己的怒气压了下来。

    “年龄,本事,关于情报,你至少要给我回答上来一个吧!我知道你可以有秘密,但协会也需要对你保持最基础的了解!”

    “......”

    这次轮到齐延沉默了。

    “这是他第二次提到年龄。”齐延心想,“至少有什么证据能够支撑着他作出这样的判断,而非听信我随便编了个年纪。

    三者相较而言,年龄其实是最不重要的因素,只是有些骇人罢了。”

    但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就怕对方破罐子破摔。

    协会内那种能够让肉身进入灵界的道具,还有那些沾染上法力的小东西还是让齐延很感兴趣的,更别说那玉瓶上的兜率宫字样了,协会身后要真的是老君在撑腰,他这小身板真不够看的!

    齐延再三考虑,最终是决定向陈词露个底。

    “呃...那就说年龄吧。”

    齐延试探着开口说道:“我其实已经...六十?”

    “......”

    “一百?”

    “......”

    “三百?”

    陈词有些受不了齐延这种态度,猛地一拍桌子。

    “你到底说不说,我手里可是有证据的!”

    “唉。”

    齐延叹了口气,这下是糊弄不过去了。

    他两手一摊,直接坦白道:“九百九十五岁,寿元还有最后五年。”

    “九百九十五?”

    陈词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表面上却强自镇定着。

    “对嘛,这才对上了。”

    这可是怪谈猎人协会有史以来获知的,最古老的古代遗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