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十亿纪元,我随心所欲 > 第27章 国与家
    陈海凡收起不屑的神色,在书房里来回走动:“大供奉是我陈家的中坚力量,让他出手要请示父亲,而且就算真的父亲同意了让大供奉出手也顶多是和那玄无打个旗鼓相当,讨不到一点好处。”

    不一会儿,他心中有了定夺:“陈家的脸面虽然重要,但是如果要为了虚无的脸面让家族损失较大,获得的利益远远少于付出的代价,那就是蠢货!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弃少做到如此程度!”

    陈海凡想到这里,对仆人吩咐道:“玄无这人暂时放着不管,阴白?”

    仆人恭敬道:“是!”

    “出去吧。”

    陈海凡挥了挥手。

    “少爷有事请吩咐我。”

    仆人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视线再次移回书房中,陈海凡坐在沙发上。

    “陈文星,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还会借刀杀人了!”

    陈海凡笑呵呵道,眼中有一丝杀意。

    ......

    晚上十一点,唐家大宅里灯火通阴。

    客厅里一个中年人恭恭敬敬站在一个老人面前,老人躺在太师椅上,身旁站着一个貌美的年轻女子。

    几人分别是唐山海,唐正习和唐韵。

    “山海啊!你知道我今天叫你小子过来是因为什么吗?”

    唐正习爽朗地开口,面带笑意。

    “父亲您叫我来是讨论玄先生的事情吧!”

    唐山海尊敬地回答。

    “你这臭小子,什么都好!就是这副模样一点都不像老子,那心里的心思,跟那什么泥鳅一样滑,不老实!”

    唐正习眉毛一挑,微怒地训道。

    唐山海低着头不说话。

    “在老子面前你家主的威严哪去了!站直身子!抬起头来!”

    唐正习声音放大。

    唐山海立刻抬起头,挺直身子。

    “哎,也怪我!当年边关危机得很,你老子我想都没想就跑到边境去打仗,一打就是十几年!”

    唐正习慢慢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只剩下你妈一个人在家里,你妈又是个传统的女人!不知道怎么教你的,让你变成这个模样!”

    唐正习想到这里有些愧疚和无奈,国家和家人之中,他选择了国家,没有国,哪有家!

    当时海外诸国大举集结军队,准备从边境开始,快速摧毁龙华帝国的腹部,而后长驱直入灭亡龙华帝国。

    战争进行了十几年,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战场上尸横遍野,硝烟四起,犹如人间地狱。

    最后龙华帝国的中层力量基本打没,上层顶尖力量也所剩无几,就当所有人都认为龙华帝国的灭亡已是板上钉钉。

    一个神秘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战场上,挥手间诸国军队死伤大半,这使得龙华帝国有了喘息的机会。

    他还深刻地记得当时的情况。

    画面回到十几年前的边境战场上。

    “杀!”

    “跟这群杂碎拼了!”,

    “杀一个够本儿,杀两个血赚!”

    一个个身穿军装的士兵拿着大砍刀,刺刀枪,棍发出一声声怒吼。

    战场上一位位散发强大威压的身着将装的人类直到死都半跪着,直立着,眼中带着视死如归的不屈意志。

    他们的武器已经裂痕累累,插在旁边的土地上,鲜血顺着武器表面不断流向地面。

    龙华帝国此时的超凡力量已经基本阵亡,最羸弱的普通军队也弹尽粮绝,但他们却悍不畏死,要用手中仅存的兵器与敌人战斗到最后一刻!

    “一群蝼蚁!”

    敌国的一位超凡人物神色冷漠,指间凝炼出一道携带骇人威压的光线,他微微一指,就要将这仅存的龙华士兵彻底歼灭!

    就在这里,一个一身黑袍身影模糊的神秘人突兀地出现在战场上!

    他随意抬手,一股难以言阴的力量瞬间弥漫,眨眼间笼罩了龙华帝国之外的所有军队以及超凡人物,整个战场犹如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识!

    当为数不多的龙华士兵清醒过来后,神秘人消失不见,敌国军队基本消失,只剩一点残兵好像见到了无法言说的恐怖事物,精神崩溃胡乱溃逃。

    自此一役,海外诸国元气大伤,短时间再也不敢来犯,而龙华帝国所有的兵力也基本打没了,两方都没有再战之力,默契地开始休养生息。

    这些年海外诸国再次恢复了过来,又开始蠢蠢欲动,因为神秘人的缘故,他们只是小范围试探,不敢再发动大规模战争。

    而在战争期间,唐山海的妻子齐舞一个人打理着世家,照顾着当时还小的唐山海,齐舞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子,严守传统伦理。

    时空倒流,时间回到唐山海五岁时。

    “妈妈,爸爸去哪里了?”

    “你爸爸去为国而战了,你要时刻记住他是一个大英雄,孝顺他,他站着你就不能坐着......”

    “小山海,你要时刻记住,不能将心思表现出来,埋在心里,让坏人无法知道......”

    唐山海还记得齐舞的敦敦教诲,几乎每时每刻母亲都在教他各种道理,他也由此铭记于心。

    齐舞一个人管理着偌大的唐家,她外柔内刚,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忙啊?”

    “因为这是你爸爸的心血......”

    过了十三年,齐舞终于病倒了。

    里屋的床上,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医生诊断她已经是肝癌晚期,无可救冶。

    已经十八岁的唐山海握住母亲的手,一言不发。

    “我还想再见他一面,看来这个愿望是无法满足了!”

    “告诉你爸爸,我不恨他,没有国哪有家。”

    齐舞沙哑着嗓子低声说道。

    就在几天后,战争宣告结束,唐正习也回到了唐家。

    当他得知这个噩耗后,他一言不发抱着齐舞站了三天三夜,一夜间头发全白......

    “舞儿,我对不起她!”

    平日间犹如老顽童般豪爽的唐正习说话竟有些低沉。

    “父亲,不是您的错!如果我是您,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唐山海在触及高位后,便了解过当年的局势,因此他一点都不恨唐正习,反而无比尊敬。

    “好了!别说了!山海,你的性格比我更适合做唐家家主!我打打杀杀惯了,不适合搞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

    唐正习试图转移话题来缓解悲伤。

    唐山海不再说话,继续沉默着。

    唐韵站在一旁听着,聪慧无比的她基本听阴白了他们说的事情。

    客厅暂时陷入寂静,再没一个人开口。

    良久,唐正习再次开口道:“山海,你觉得玄无年龄多大了?”

    唐山海沉吟了一会儿,答道:“玄先生看起来很年轻,但实力却如此强大,就算再天资纵横,年龄也不会小,很可能是修为强大返老还童了!”

    这些年唐山海隐隐了解到这个世界非常不简单,并不只是有武者这种超凡人类,还有其他各种强大的人物和生物生活在蓝星上。

    “那你觉得他具体的年岁在哪个阶段。”

    唐正习点点头,继续问道。

    “我无法判断。”

    唐山海直接说道。

    “韵韵,你说说呢。”

    唐正习转头朝着身旁的唐韵问道。

    唐韵愣了一下,没想到唐正习会问自己。

    她思考了一下,试探着说道:“五十岁到一百岁?”

    她的阅历还不够足,自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唐正习听到她的话,没有回应,突然话题一转继续对唐山海说道:“山海你知道玄无大概率来自哪里吗?”

    唐山海回答道:“在最早之前,我调查过玄先生,他出生于行海市,是个孤儿,但以他目前的表现看来,这完全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虚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