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日:无限重生 > 第一章:末日来袭
    Gxi

    2024年9月4号。

    我叫姜笙是一个社畜。

    这一天唯一不同的就是手中的检验报告。

    “胰头癌患者由于胆道下端的阻塞,血清胆红素呈进行性增高主要为直接胆红素含量增高。”

    “多呈阳性,但特异性不强,因多数消化道肿瘤均可有CEA升高。消化道癌相关抗原(CA19-9)阳性被认为是诊断胰腺癌较特异性指标。”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张,胰腺癌晚期检验的报告。

    看着手中的单子,我没有紧张或者慌乱,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居然没有任何的波动。

    买了一包好烟,是自己之前一直舍不得买的。

    临近中午,我敲响了父母家中的门。

    医生说保守治疗,还能有3-6月的时间,不过已经都无所谓了。

    “笙儿?”

    母亲林晓仪惊讶的打开门看着我,“你今天没上班吗?”

    “今天放假了”,我笑着回应,随后走了进去。

    父亲姜不凡还是那般,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之中的戏曲频道,而母亲穿着围裙,厨房之中忙碌,阵阵香气向着客厅弥漫。

    他看了我一眼,招了招手。

    “笙儿,你来看看,我手机里面这些软件怎么删除不了,我都没下载他们就在这里了”

    从来都没有过的耐心,坐在父亲的身旁接过手机,一下一下的删除里面的APP。

    餐桌上,母亲一如既往的在絮叨着:“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上次给你介绍的姑娘哪里不好了,人家王姐儿子都已经有孩子了,像你这么大的都成家了,一天老说我催你,你爹还不上火。”

    我笑了笑,父亲也是赶紧往嘴里扒饭,想快速离开这个话题。

    一点多吧,应该是我走了,耳边还在盘旋着母亲的话久久不能消散。

    癌症这个事情,说出来了只会徒增烦恼,只可惜自己不能尽孝了。

    深深吐了口气,坐在车子里面,听着舒缓的音乐却没能压住心中的恐惧,抱着方向盘哭了很久。

    路上很多救护车匆匆驶过,一辆,两辆,怪异的是今天的见到的救护车比这辈子都要多,没过一会就能看到一辆救护车拉响警铃呼啸而过。

    虽然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买了很多的啤酒,什么都不想做,就连手机中领导发来的信息都忽略了。

    “狗屁,老子快死了还给你做牛做马,滚吧”

    关掉手机,抱着两件啤酒坐在了凉亭之中,微风缓缓吹过可这次并没有舒适的感觉,反而内心处于无尽的躁动。

    “这里,没有人会来的”

    我喃喃道,小的时候因为没有那么多玩意消遣,跟小伙伴经常到这里附近的海边。

    凉亭的不远处就是一处防空洞,前几年因为有几个进去探险的人,摔死在里面就给封了。

    而这个凉亭也坐落在海边的一处山崖之上,大部分人也不知道,就算看到也不知道怎么上来。

    看着云朵慢慢在天际游荡,喝了一口冰凉的啤酒,忍不住感叹人的一生。

    夜色没有预告,慢慢爬满了整片天空。

    伸手向旁边一抓,却发现啤酒已经没了,笑着摇了摇头,夜很静,但海浪的声音此起彼伏。

    叹了口气,该回家了,用塑料袋装好那些啤酒的易拉罐,抬起头再次看向夜空,一轮弯月就藏在密云之后,只是露出来一点点。

    “明天去找发小聚一聚吧”,有些感叹,毕竟现在都很忙,小的时候缺钱,现在缺人。

    见一面都算很不容易了。

    姜笙抓起袋子,刚要走却看到一男子站在凉亭的扶手之上,一只手臂抱着凉亭的柱子,享受一般的眯着眼睛。

    虽然很奇怪,但也没有理会。

    可一只脚刚迈出去,就听见那男子高昂的吼声,让他眉头一皱。

    “我开导了很多人”

    “但没有什么用处,也没有人愿意开导我”

    “所以,我决定!开导!”

    姜笙转过头,就看到那男子脱下裤子对着圆月疯狂输出。

    “我靠!月牙天冲!”

    这一幕深深震撼到了他,心中骇然,这人是个变态吧!

    “赶紧走!别激动了再给我来个套餐”,变态虽然不少,但是没在他眼前出现过啊。

    拎着袋子,心有余悸的快步离开,多看一眼姜笙都觉得自己不配为人。

    “小哥,自己喝了那么久,不觉得无聊吗?”

    姜笙抬起头,却看到那个男子竟然站在了自己面前,还摆出了一个酷酷的姿势。

    没有理会,警惕的看着他姜笙绕了过去。

    “我知道你为何如此,不就是癌症么”

    “所到之处皆是命数,你我有故,我相信你会从这之中,再次脱颖而出的”

    他说的话,姜笙根本没怎么听见,抓着塑料袋快速跑回了车子,扣紧车门看了看那一条黝黑的小路,确认这人没有追来才略感安心。

    “妈的...死变态”

    虽然海边相对他家比较近,但是这条路到了晚上怎么都会有七八辆车经过,今夜就比较奇怪,路上无比寂静,就连一些烧烤店都是紧闭着大门,罕见的没有营业。

    “啥情况,宵禁了吗?”

    他有些疑惑,但很快也回到了家中。

    “小坤,小坤,打开卧室雾灯。”

    熟练的拍了拍墙壁上的智能按钮,换好拖鞋晃晃悠悠的摔在了床上。

    殊不知,一道晶莹剔透的光斑,从墙壁透入,看了一眼鼾声如雷的姜笙,向着他的头颅就钻了进去。

    第五日清晨,姜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惺忪的双目。

    身体很沉,四肢无力,是喝酒之后的后遗症,又或者是癌细胞的越动,让他整个人的精神无比颓废。

    “几点了...”

    揉了揉眼睛,抓向床边的钟表看了看,发现只不过早晨七点又闭上眼眯了一会。

    站在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眼中尽是血丝的自己,吐了口气。

    做好早餐,一屁股摔在沙发上慢慢悠悠的打开了电视。

    “请各位居民,关好门窗在短时间内保证自身的安全”

    电视中,那播报员命令一般的口语,引起了姜笙的注意。

    “啥情况,又有疫情了吗?”

    按了按遥控器上的音量,那播报员的声音,慢慢扩大如道道雷击砸在了姜笙的大脑之中,让他都忘记了手中的三明治。

    “不要出行!不要出行!”

    “政府会在第一时间,保证民众安全,如看到多辆装甲车或者武装直升机同时出现,不要惊慌,请在家中等待政府通知!”

    看到这里,姜笙狐疑的拍了拍手。

    “小坤,小坤,打开隔音板和窗口”

    随着隔音板慢慢打开,那不能称之为人的吼声从缝隙之中,传到了他的耳朵。

    姜笙趴在窗口,瞳孔猛地收缩,小腿的肌肉都开始颤抖起来,不受控制的瘫倒在地,虽然他的家在十六楼。

    但下面的一幕幕,人间炼狱一般的画面不断冲刷着他的视觉神经。

    “这是怎么了!”

    他恐惧的向后爬,那画面不敢再看。

    瞳孔颤抖,忽然!

    他快速爬了起来,跑到鞋柜那边抓起关闭的手机,用力的按着开机键。

    “快啊!”

    他用力的按压,疯狂的催促着。

    随着手机屏幕的亮起,那一道道讯息就如雷击一般直戳胸口。

    9月5号,“儿子!你没事吧!”

    9月5号,“儿子,看到新闻了吗,你爹去给你送物资了,政府说要在家里呆好久,最近好像是要封城,说是有什么病毒进来了”

    9月6号,“儿子,你收到物资了吗?你爹怎么还没回来,是在你家里吗?怎么不接我电话”

    9月7号,“儿子,有什么东西在撞咱家的门!你们为什么不回我消息!我好害怕!”

    9月8号,“儿子!妈妈好害怕,如果你看到请回我消息好吗”

    姜笙的心针扎的一样,打开通讯录,电话打了过去。

    可是无人接听的声音,让他如坠冰窖。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那楼下的一幕幕和母亲的讯息,让他口干舌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透过窗口他看见了,无数的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游荡在小区之中,血液融成了河流从街道的缝隙流淌。

    有的墙壁血液都溅射到了将近二楼,还有那啃食尸体的人和燃烧的车辆,还有坠毁的武装直升机还在地面不断的嗡鸣。

    炼狱一般的画面,久久不能消散。

    咚!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撞击之音。

    大门都被撞得颤抖了几下。

    姜笙恐惧的后退几步,回想起昨日见到的那些疾驰而去的救护车,他明白了。

    “丧尸...”

    出现在影视题材之中的虚拟之物,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姜笙惨笑的喃喃:“丧尸...在我癌症的时候,你告诉我丧尸席卷这个世界了吗”

    看了看自己还在颤抖的手指,走上前去趴在猫眼上,透过那小小的洞口,让姜笙不禁涌出热泪。

    “老爹...”

    那门外的丧尸,正是姜笙的父亲,此刻的他双目已经浑浊,左侧的肩膀也缺失了一大块肉,血迹干枯变成了暗红色从头顶覆盖了整个身体。

    木讷的张着嘴,手中还拎着一大袋的食材,过个几秒钟就撞一下房门,似乎还在等着姜笙一样。

    他根本没有犹豫。

    咔嚓一声,打开了房门。

    他明白,母亲最后一条信息是在8号,今天已经9号了,自己竟然昏睡了五天,估计都是癌症的原因。

    既然已经如此,活着的意义又有什么,为何不随着二老而去呢。

    打开房门,姜笙带着笑容看着面前已经化作丧尸的老爹,“儿子,没能尽孝,下辈子...”

    而他老爹,鼻子轻轻耸动,转过头看到了一脸温柔的姜笙,没有任何犹豫,张开了血盆大口咬了上去。

    血液喷涌,血的铁锈味灌满了自己鼻腔,只有一开始是很痛,其余感觉不到了。

    “爸妈,我来找你们了”

    姜笙闭上双目,被他老爹扑倒在地。

    佛说,人死魂归天,七魄入地,那么在下面我们还会相见的。

    噗,咳咳!

    急促的呼吸,让他不禁开始狂咳。

    ....

    “卧槽!有点疼了!”

    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啥情况?!”

    双目扫过视线内所有房间物品,又掐了一下自己的脸才肯确定,做梦?

    姜笙揉了揉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走了床,拍了拍手。

    “小坤,小坤,打开隔音板和窗口”

    这次窗外的声音,没有了非人一般的嘶吼,但狂躁的直升机,螺旋桨的嗡鸣之音,席卷了姜笙的耳膜。

    看了看窗外,没有了血流成河,只有部分整齐划一的军队,快速的穿过小区街道。

    时不时还能看到,几个军人扣押着一个疯狂的居民,对着手中的对讲机喊着什么。

    “这是?”

    “我穿越了?”

    姜笙拍了拍脸蛋,忽然想起了什么,快速跑到鞋柜那里,抓起手机。

    随着屏幕亮起,上面的日期赫然出现,9月5号。

    嘀嘀~!

    手机传来讯息。

    9月5号,“儿子!你没事吧!”

    9月5号,“儿子,看到新闻了吗,你爹去给你送物资了,政府说要在家里呆好久,最近好像是要封城,说是有什么病毒进来了。”

    连忙拨打回去。

    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才让姜笙的内心略感平静。

    “笙儿,怎么了?你爹过去了,东西送到了让他赶紧回来,要不我一个人在家有点害怕”

    “好的妈,等下我跟我爹一起回去”

    挂了电话,这也让姜笙确信,那些梦应该就如同死神来了一般的主角一样,是个预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