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日:无限重生 > 第二十一章:
    丧尸在变异体的带领下冲入了居民区。

    人们惊声的喊叫,从喧闹的尸吼中显得那般弱小。

    铁栅没有争取太多的时间,而里面的空间在丧尸的涌入中,越发拥挤。

    有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打开了门却被扑入眼帘的尸群瞬间灌溉。

    “谁来救救我们啊!!”

    这样的呼喊声,在地下居民区越发苍白。

    而一只狗缓缓走上第二基地的顶端,它看着下面的一切,似乎在想着什么。

    如果有人见到它,一定会恐惧的快速跑开。

    它的脸上,有一张面具白色的,两个窟窿眼露出来它那双灰色的眼眸。

    可这幅面具,明明是人脸的摸样啊!它的口鼻似乎不是犬科一样,面具平整的戴在脸上。

    它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姜父姜母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抵在了铁门上面。

    感受着那邦邦的撞击和瘆人的咆哮,二老面面相觑,他们能做的只剩下挡在门口。

    “老姜...给笙儿打电话,不要让他回来”

    姜母,推着床,死死的噎住缝隙,向着姜父催促道。

    透过一旁的排风,他们早就看到了那些丧尸,可儿子还要回来,怎么能让他回来。

    姜父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给姜笙打了过去。

    可那边的姜笙根本没有听见,暴雨砸在车子的身上,还有车内玉角灵播放的摇滚乐,完全把电话铃声淹没了。

    “他妈!儿子没接”

    姜父与姜母同时靠在那些杂物上,可撞击的力度越来越大,很多东西都开始掉落,就连最开始靠在门上的桌子都有些变形了。

    “发短信!”,姜母这句话都快喊出来了,她脸上挂着泪水。

    谁又能不害怕呢,只是可惜,见不到儿子最后一面了。

    姜父颤抖着按着手机,豆大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手背上。

    “儿子,这里似乎来了你说那些感染病毒的人”

    “事已至此,你能活着就好,救不救我们,意义不大。”

    “本来,我们就是半只脚踏进坟墓的人了,不要回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跑的越远越好”

    “爱你的,爸爸和妈妈”

    嘭!

    巨大的冲击把铁门撞出裂缝,姜父按出发送键,看了一眼因为恐惧颤抖落泪的姜母。

    站直身子,抱住了她僵硬的身体。

    “儿子会看到的,晓仪不怕,死没有什么,我不是还在吗”

    他擦了擦姜母脸上滑落的泪水。

    轰!

    铁门支撑不住丧尸的撞击,从中央部位破开了一个大洞。

    二人被这股大力推开了好远,等他们缓过神来,丧尸已经破开了大门。

    它们的眼睛浑浊且又血红,姜父想要反抗,奈何丧尸的蜂拥而至的数量,很快把他们淹没。

    而姜笙这边,已经到了北戴河的机场快速路。

    他不知道玉角灵是如何知晓这种诡异的路线,但速度很快,比上高速也就绕了一小点路。

    暴雨还在继续,车的大灯可见度只有十几米。

    砰!

    突然,一只狗似的身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落在了机顶盖上面。

    姜笙吓了一跳,猛踩了一脚刹车,地面的湿滑让车子开始不规则的打转。

    轰的一声,汽车撞在了一旁的护栏上。

    “什么东西?”,姜笙龇牙咧嘴的解开了安全带。

    在车里被甩的有些头昏脑涨的,虽然没有受伤但刚才确实吓了一跳。

    “你看见了吗?”,姜笙深吸口气,却看到玉角灵在刚才的撞击下居然昏过去了。

    摇了摇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可当他再次转头看向车前,想要发动汽车的时候,那只狗又出现了。

    它带着一张白色面具,两个窟窿眼后那双灰色的眼眸,似乎穿越了人的意志。

    让姜笙产生了一阵莫名的眩晕感,“你?”

    可刚要站起身子,他就向后一倒昏睡在座位上。

    这时,玉角灵却睁开了双目,她看着那只狗,眼神有些诧异。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去控制城市了吗?”

    那只狗,踹碎了挡风玻璃,就坐在车台看着玉角灵,随后竟然口吐人言。

    虽然声音有些怪异,但十分清晰。

    “这边结束了,我嗅到了你的味道,所以找过来了,他是谁”

    “你体内的病毒,为什么变得细微了,我还嗅到了一股别的味道,很陌生”

    玉角灵厌恶的转过头,她实在是不想看着这条狗的面具。

    “不用你管,如果蓝夜问你,就说我发现了转化病毒,让他别打扰我”

    “他么?”,那只狗看向姜笙,灰色的瞳孔闪过一丝茫然。

    “他很奇怪...我觉得就算将他致幻,我也不能完全杀死他”

    玉角灵,看了一眼被宿狗催眠的姜笙,眼中流露出了一丝难言之意。

    “那我要走么,他就要醒了”,宿狗站了起来,向着玉角灵询问道。

    “走吧,记住别把我现在的样子告诉他”,玉角灵躺回去,慢慢闭上了双目。

    宿狗走后的几分钟,姜笙才幽幽转醒。

    “我去...怎么头跟裂开一样...”,敲了敲额头传来的不适,看向车头却发现刚才依稀见到的那只戴着面具的狗不见了。

    “你醒了”,玉角灵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刚才你干什么,为什么突然刹车,你看挡风玻璃和车头都撞坏了。”

    “玻璃?”

    姜笙记得刚才玻璃没坏啊,“我昏过去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恩,十几分钟呢,我都醒过来半天了,怎么摇你都不醒,都快冻死我了”,说着她有些生气的把姜笙靠在位置上的风衣拽了过去。

    盖在身上,看着姜笙还是在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情,催促道:“你再找一辆车,不是着急吗”

    “不找了”,姜笙走下车,把玉角灵一并抱了出来,这边的路他可太熟悉了。

    “干嘛!你不会要飞回去吧!这么大的雨!”

    哗!

    巨大的翅膀从暴雨之中猛地展开,他抱着玉角灵,直升天际。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醒来就涌上了心头。

    要回去,要更快一些。

    上升到一定高度,姜笙瞅准远处的光,俯身滑翔,飞行他现在并不擅长。

    只有这样,才能把速度提升到最大化。

    可没等靠近,一股腥臭的血腥味,似在天际凝聚成团,姜笙刚刚靠近就有些不适的皱起了眉。

    暴雨这么大,都压不住的气味...

    当他站在第二基地的外围时,姜笙愣愣的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了。

    “不会的...不会的”

    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不会的,可当他冲入尸群,那破败的基地似乎在告诉他,你来晚了。

    “不会有事的!”,他掏出手机,想尝试给父母打去电话。

    毕竟,在安全区啊...在地下,触手打开了一条道路,让他可以快速通过。

    可低下头,却看到了那一条足够令他心脏碎裂的信息。

    抱着玉角灵,姜笙疯了一样冲了下去,他不信!爸妈一定还活着!毕竟这里可是受国家保护,最安全的基地啊!

    无数的改造人,给予保护,无数的战机炮火给与支援,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会充满丧尸!

    可越是深入,姜笙的心就越是沉重...他不想面对的一个事实。

    这里已经成了绝地...所有人类,无一生还。

    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却不见那两个他最爱的人。

    周围丧尸的嘶吼声,越发让他觉得厌恶...

    “凭什么,凭什么...”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姜笙想起了什么,自己一定会在年唸身旁醒来,那么这一次我不会报仇,我要赶回来!

    “这样,谁都不会死!”

    玉角灵摔在了地上,她看着姜笙,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那粗大的触手汇聚成刃。

    在她的眼前,姜笙划开了自己的咽喉。

    他的眼中似乎有一束光,像是正期盼着什么。

    “为什么!”,她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拦。

    姜笙的尸体摔倒在地上,玉角灵瞳孔疯狂颤抖,她不明白姜笙怎么了,不是说要找寻真正的宁静吗?

    不是说,要好好活着吗!

    可这一切,就像是一个玩笑。

    姜笙满是期待的挣开了双目,却看到了暴雨如同炒豆子一般砸在面前的车头。

    漏风的车前玻璃,让无数的雨水砸在他的脸上。

    就像在嘲笑他一样。

    “你谁也救不了,终究只是你自己在一厢情愿罢了。”

    当一个人,所有期盼的希望,全部破灭的时候,才是最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