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穿越小说 > 将军家的屠户小娘子 > 第59章 失忆
    陈曦和坐在床上,低头望着闻祁的睡眼,眼眸闪烁着光。

    她伸出手摩挲着闻祁的脸,轻轻地触碰着,好似要将他彻底地记载了心中。

    “阿珩,疼吗?“

    她问出了这一句,却眼睛里落下了泪珠,如同银白色的珍珠。

    滴落在了闻祁的脸上。

    陈曦和轻轻地擦拭掉,脸上带着难得出现的不舍。

    满眼的情意好似要将人淹没。

    “你以后要记得我哦,若是让我伤心,我可是会一辈子都不会理你的。“

    陈曦和轻声地在闻祁的耳边说着话,然后深深的望了他一眼。

    起身整理了一圈,安顿着他入睡了。

    另一边,端着红花蛊虫的夫崖子回到了另一边的屋子里。

    “快拿过来,我要看看这传闻中的红花蛊毒到底是什么样的。“

    狸主激动的招呼着,探头看过来。

    就看到了热水中的红花蛊虫开始慢慢地复苏。

    它浑身都是深红色的,只有一小节的长度,却让人看得很是瘆得慌。

    “啧啧啧,原来是这样子的。好恶心。“

    狸主嫌弃的摆摆手。

    夫崖子将蛊虫直接用筷子夹起,放进了提前准备的坛子里。

    狸主看他这一手,行云流水,“你这是有所准备啊,对你徒弟真是上心。可惜了,那小伙子最后也会成为负心人的一列。“

    夫崖子顿了顿,看了狸主一眼,也闪过危险的情绪。

    他低声说道:“阿和,不是会为情爱就一蹶不振的人。你只要不要威胁到她的安全,对她来说就没有什么麻烦事。”

    夫崖子闪身坐在了椅子上。

    狸主抿紧嘴唇,眼底也在颤动,却压抑着自己的兴奋。

    “怎么会呢,她也是我的徒弟,我可会让她成为绝世的高手。”

    夫崖子暗骂一声,疯子!

    两人安静地坐在屋子里,安静的喝着茶。

    到了深夜,屋里的烛光还未落下,呜呜虎和狸猫们都回了狸主的身边。

    它们轻轻地凑近屋内的两人,也听见了坛子里的蛊虫的声音,露出的凶狠地表情紧紧地盯着。

    夫崖子抹了把呜呜虎的头,看来危险的东西还是会被这小怪物给警惕起来。

    但是下毒之人,这么多年了,也不知如今被取出来,会被反噬到什么程度。

    夫崖子脸色带着浓烈的兴味,似乎很想见识一番。

    ————

    陈曦和等准备好了一切,也在闻祁的旁边躺下了。

    安稳的等到明天,让闻祁安全的醒来。

    此时的闻祁深度沉睡中,他的梦里,此时再次出现了另一个自己。

    不过两人的位置彻底颠倒。

    对面的闻祁说道:“你当时愿意将我彻底清除掉,如今我没有选择了,但是最后一搏,决定了是你留下,还是是我留下。“

    之前温柔的闻祁满脸的怒气持剑砍了过来。

    闻祁则站在原地,手中的长剑挡在了面前。

    “我闻祁,不会成为别人的刀下之魂,即使是我自己。也得后退。“

    话音刚落,两人在自己的识海之中缠斗起来,挑剑,刺剑,砍,拨,劈,一阵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两人势均力敌。

    闻祁见状,也继续持剑而上,他的心中也是愤懑,无法疏解。

    面对着对面的自己满眼的爱意直接的给予了阿和,他的心也不止的发痛。

    但是他却对自己的爱意说不出口,甚至连拥抱的勇气都没有。

    他溢出胸口的嫉妒,凭什么他能说出来,而自己不能。

    两个自己拔剑疯狂地对砍起来,时间拉长,两人身上的伤也出现了。

    他们都跪坐在地,互相望着对方。

    眼里满是警惕。

    “你为何会如此的执着,我们与阿和不过才相处了仅仅几天。“

    他问出了口,想怀疑着他的内心。

    但是对面的自己却毫不犹豫地说出来了。

    “因为她一直在我的心中,没人会不爱阿和。“

    是啊,闻祁眨着眼,他也想着没人会不爱这样的一个姑娘,自食其力,却不骄不躁,立足在自己的生活里,即使武功高强,却也从不自傲,敢爱敢恨,对于伤害自己的人都会果断的回击,还有着对自己独一无二的爱。

    对面的闻祁此时眼睛微闪,嘴角扯起一抹笑容,似乎势在必得。

    两人互相警惕着,却继续起身对打起来,越发的不留情面。

    陈曦和也发觉闻祁在浑身发抖,她迷糊的赶忙将闻祁搂住。

    “阿珩,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明天你一定要醒来。“

    她轻轻地拍着闻祁,声音紧张的在他耳边说着话。

    声音飘进了闻祁的世界里,让两个自己停下了对打。

    温和的闻祁却满脸的难过,“阿和在害怕,我一定要出去。“

    却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被另一个自己长剑挡在了脖颈处。

    他一动不动,握紧的长剑准备着出手,却被闻祁很快拿走。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要做什么,我都会知道。”

    闻祁将剑身刺进了另一个自己的脖子上,流出了鲜血。

    “我说过,对于闻祁来说,不需要脆弱的感情。”

    另一个闻祁却低着头,他抬眼望着说话的人。

    “是吗?你真的没动心吗?”

    他继续走近,望着他自己的脸说道:“闻祁永远会为阿和心动,不管我是否消失。你也会爱上她。”

    闻祁后退一步,却看见另一个自己把剑直接插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彻底消失了。

    他站在原地,冷哼一声,绝对不可能。

    闻祁的记忆也在恢复,往日的记忆也再次出现了他的大脑中。

    过往的一切,沉重的内容早已将陈曦和的记忆都挤压到了角落里。

    甚至都找不到了。

    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下了,抬头望着自己的前半生。

    “阿和~“他要叫一声,却记不起陈曦和的容颜。

    儿时的折磨,青年时的出生入死,回京途中的同僚暗算,所有的阴谋诡计都逼迫的闻祁挂上了冷漠的面孔。

    闻祁站起身,面容阴冷。

    他要做的就是将暗害自己的人,彻底铲除。

    一时间,他的形象彻底颠覆,着在身上的黑衣,衬得他眉眼更加地清晰锋利,如同鹰隼,要将敌人的血肉啖食殆尽。

    等他微微睁眼,还没等醒来,就被沉闷的睡意,温暖安全的环境使得他再次入睡了。

    陈曦和也感觉到闻祁安稳下来,也睡着了。

    一时间,两人都一夜无梦,睡得安稳了。

    第二天

    等陈曦和再次睁眼,却看见闻祁直直地看着自己。

    他的眼里再无往日的温情。

    陈曦和的心一痛,也起身做起。

    却听见闻祁说话:“既然你就了在下,我会给你应得的报酬。“

    他望向脸色微变的陈曦和,顿了顿,却也说道:“我必须离开。“

    陈曦和起身披上外衣,穿上了鞋,并未搭理他。

    “既然如此,你就将我的玉佩归还来吧。“

    陈曦和听到这里,起身望着他。

    闻祁见陈曦和不说话,也很是不满,却身体本心不让他在说什么,好像他是知道的,会让对方很是不悦。但是背依旧打直,依旧高冷优雅的坐靠坐在床上。

    “好,你起身穿上衣服。等吃完早餐,你的人会接你离开。“

    陈曦和转身出去,她的心一阵的抽痛。

    她也是该庆幸,这家伙,没把自己视为仇敌,就是脾气高傲了些。

    不过,她抬眼,就这样结束吧。

    不必乱想了。

    闻祁摩挲着旁边的衣服,质地不错,在普通人家已经是很上等的货了。

    他望了一圈,便发现就是普通的人家,怎么会让一个普通的女子给救了呢?

    起身穿衣拾掇自己,闻祁将自己的头发束起,也将桌子上的发带绑上。

    铜镜中的少年将军恢复了当时样子,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肉更多了些。

    他轻车熟路的走出了门,就闻到了陈曦和做的饭。

    见陈曦和条理地忙碌着,他不自觉地走到了一旁,好像知道她需要什么,将盐罐子递给了她。

    陈曦和也熟练的接过,却犹豫了一分。

    闻祁也拍了拍手,“既然你们家生活如此困苦,等我手下寻来之时,会给你救命的钱财的。“

    陈曦和端着刚倒好的菜。

    放到了桌子上。

    “既然如此,你身为将军的命值多少钱?算好了再说。“

    还拿钱财说事。

    闻祁被噎了一下,却也目光微变,“你知道我的身份!“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陈曦和转头笑着说道:“你这才担心,我救你回来,连你身上有几颗痣都知道。“

    她故意地说着话,挑衅的看着他。“所以才不忍心,让你一个美男子流落在林中,还被蛊毒困扰。“

    她瞬间凑近,捏着他的下巴,说道:“知道你的身份,我可更喜欢了!“

    陈曦和看着他这骄傲的样子,也是产生了逗逗他的心思。

    闻祁却脸色微变,将陈曦和直接反锁在手中。

    “不知廉耻!”

    陈曦和轻哼一声,眼眸微闪。

    “既然知道这样,就不要把你的救命恩人给忘掉。”

    她望着闻祁的脸,很是不爽的说着话。

    听到了夫崖子的声音,陈曦和使着劲,就直接挣开了他的束缚。

    “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