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都市小说 > 老祖今天塌房了吗 > 第四十五章 确认
    傅氏总部独占一座办公楼。

    这座办公楼有些年头了,是老傅总当年买了地皮盖的,当时盖的也不是很高,原先傅氏规模没有现在这样大,大楼下边几层都是租出去的。

    后来傅氏越来越大,就把租出去的那几层收回来,用这座楼做了傅氏总部。

    傅隽尧的办公室在顶楼。

    往常这个时候,傅隽尧一般都是在开会。

    今天他难得的清闲一些,但是,却有一件事情让他意想不到,让他开始烦心。

    他站在办公桌后边,原先有些面瘫的脸上挂着一丝震惊:“你再说一遍?”

    安青苹垂头,小声抽泣:“对不起傅总,我,我要辞职。”

    她把辞职信还有购房合同一块放到办公桌上:“这个也还给您,我,我不配拥有这些……”

    安青苹一向理智自信,做什么事情都是风风火火的,反正傅隽尧从来没见过她失态。

    今天她这一哭,让傅隽尧更加烦燥,同时有些心疼她,更多的却是不舍。

    “你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吗?”

    他不想让安青苹辞职。

    安青苹做他的助理以来,两个人在工作上配合的很默契,如果再换一个人,用起来肯定不会这么顺手。

    另外,傅隽尧自己都理不清楚他是怎么回事。

    原先想好了只是替身,可如今偏偏生出那么多的离愁别绪。

    “没,没有。”安青苹摇了摇头:“我只是累了,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另外,我想亲自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我爸还有我姐姐。”

    安青苹脸色苍白,眼下挂着黑眼圈,她本来挺瘦的,现在站在那里看着好像更瘦,瘦的让人忍不住怜惜。

    傅隽尧揉了揉眉心:“你先出去,我好好想一想。”

    安青苹肯定不会留给他时间让他想的。

    想多了,她就辞不了职了。

    “傅总,我是真的不能再陪您了,我知道您对我很好,傅氏对我的知遇之恩我也没办法报答,真的很对不起,我有不得已的理由,还请您谅解。”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傅隽尧能怎么办?

    他一向不太愿意强人所难,再加上他外表看着又很清高自傲,强留人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行,我批了,你去收拾东西吧。”

    傅隽尧把购房合同又塞给安青苹:“这个拿回去,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

    “傅总,我……”安青苹想说她不要,但傅隽尧神色难看,目中藏着几分厉色,她就把话吓回去了:“好的。”

    她拿了购房合同,迈着很沉重的步伐从办公室出来。

    出来之后,安青苹就开始办理辞职手续,同时回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东西。

    她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把东西收拾好了,抱着纸箱子下楼。

    当安青苹从傅氏出来的时候,再也忍不住欢笑出声。

    真的太棒了,终于摆脱傅隽尧那个冷面工作狂了,而且还白得了一套房子,手里还有钱,往后她的小日子别提得多滋润了。

    一辆车停在安青苹身边。

    玻璃降下,何佳运那张脸露了出来:“上车。”

    安青苹拉开车门坐进去:“何少怎么来了?”

    何佳运笑着:“我想请你去何氏,那肯定得殷勤些啊,不然你万一被别人挖走了,我不得哭死。”

    安青苹低头忍笑。

    傅隽尧看完一份文件,他按了桌上的通话按钮:“安助理,你过来一趟。”

    “傅总,安助理已经辞职了。”一个带着几分清甜的女声响起。

    傅隽尧这才想起安青苹已经离开傅氏了。

    想起这个,他的心情顿时不好了。

    他再也工作不下去,站起身在办公室里团团转。

    偏偏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傅隽尧拿起来接听,傅太太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儿子,那个狐狸精辞职了吗?”

    傅隽尧一愣:“什么?”

    “就是姓安的那个。”傅太太的声音更大了,吵的傅隽尧耳朵有点疼:“她拿了我三百万,答应不再纠缠你的,她要是没辞职的话,我……”

    “妈,你再说一遍。”傅隽尧的脸变的黑沉起来:“你为什么会给青苹三百万?你在哪儿见到她的?”

    傅太太根本就不知道傅隽尧现在的脸色多么难看,他的心里有多少怒火:“我去她的住处找她,那个狐狸精,仗着长的像……我就跟她说她配不上你,让她有点自知之明,拿了钱趁早滚蛋……”

    傅隽尧深吸了一口气才忍着没有骂脏话。

    他总算明白安青苹为什么非要离职了,更明白安青苹为什么哭了。

    那么坚强的一个人,要不是真被逼的没有退路,又怎么会哭。

    安青苹孤身一人没有依靠,可她偏偏倔强的很,跟着自己这一年多,她从来没要过任何东西,只知道埋头工作,这样的一个人被那么的侮辱心里不定多难受呢。

    想到安青苹可怜兮兮的被傅太太痛骂,傅隽尧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心疼。

    “妈,我说过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但傅太太的一句话让傅隽尧立刻沉默了。

    “我能不管吗,雨柔要回来了,如果她回来看到你知边有别的女人,你想想她得多伤心……”

    听到雨柔这个名字,傅隽尧立刻跌坐在椅子上,很多铭心刻骨的回忆涌上心头。

    “她真的要回来了?”

    “肯定的。”傅太太说的特别硬气:“前段时间我碰到她妈,听说她正在办手续,很快就会回国,她这些年在国外很不容易,又一直惦记着你,她妈还跟我打听你呢,我说你现在一直单身。”

    傅隽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安青苹这个人已经从他脑海里清除出去,秦雨柔占据了他整个心神。

    何佳运带着安青苹找了个地方吃饭。

    两个人找个安静的包间坐好,何佳运就给顾青萝打电话:“姑奶奶,我和安女士现在在……你有时间的话过来一趟。”

    打完电话,何佳运就和安青苹说:“我姑奶奶一直在找她妹妹,前几天见了你,她就觉得像,正好今天咱们都有时间,就坐在一起聊一聊,不管是不是的,就当交个朋友。”

    “姑奶奶?”安青苹愣了一下,然后她就想到了顾青萝。

    何佳运点头:“嗯。”

    安青苹没问顾青萝为什么是何佳运的姑奶奶,她叫了服务生过来,先让上了一壶茶水和几碟小点心吃着。

    何佳运打量安青苹:“我说,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精神这么不好,黑眼圈都出来了,真舍不得傅氏?那么舍不得傅隽尧?”

    安青苹就笑了:“瞎说什么,我这不是白得了一套房么,这几天一直兴奋的睡不着觉,昨天晚上还找了很多装修方案参考,一直快天亮的时候才睡。”

    既然不是舍不得傅隽尧,何佳运就放心了。

    “傅二那家伙很会做表面功夫,好些小姑娘都被他给骗了,我跟你说,你可别上当,他那个人就是冷心冷肺,没一点热乎气,谁看上了他,那只能自认倒霉了。”

    正说话间,顾青萝就来了。

    姐妹两个这么一见面,坐下来一说话,很快就确认了彼此的关系。

    安青苹是不记得父亲的名字,更不记得姐姐叫什么了,但她对小时候和父亲以及姐姐相处的小事情还记得一些,也记得家里院中种了一棵大枣树。

    而顾青萝则记得安青苹身上哪个地方有胎记,另外她手心有烫的一道疤,安青苹伸出右手,很长的一道疤痕横在掌心。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确认无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