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穿越小说 > 诱君春宵帐 > 第五十一章 见不得狗
    “能让德妃娘娘记住,也算一种本事了吧。”

    阿赫雅抿唇一笑,微微垂着头,看起来怪乖巧的,说出的话却锋芒毕露,尽是反骨。

    德妃眼神愈发冷。

    自入宫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给她没脸。

    “你方才也说,自己规矩不好。”

    德妃斜斜倚在椅背上,眸中闪过几分厉色,懒懒地开口。

    “陛下不说,未必是不在意,无非政事繁忙,没能顾得上你罢了。”

    她略微一顿,冷笑了声:“本宫身为妃位,却是要管管的。”

    何婕妤垂下眼,站立在一边,并不插嘴。

    然而阿赫雅一听便知道,这个主意出于谁手。

    德妃被家里惯坏了,这些弯弯绕绕的把戏,她从来不用。显然,何婕妤为了让她与德妃对立,也是费了不少功夫。

    “唔。”

    阿赫雅似乎是想了想,脸上浮现出几分疑惑来,“管理宫闱,难道不是皇后的事体吗?德妃娘娘这样,算不算是大胥俗话说的……”

    “越俎代庖?”

    她仿佛真的不解,望着德妃的眼中满是真诚:“还是说……陛下是将这权力交给您了?”

    凤位无主,徳淑二妃都想争,然而暂管后宫的却不是相府出身的德妃,而是家中掌兵的淑妃。

    再联想到德妃平日的脾性,与这封号格格不入,便知道谢桀对这女子是个什么态度了。

    德妃被她问得脸色又是一沉,含着怒意,瞪向身边的何婕妤,指尖的力道越来越大。

    何婕妤眼皮乱跳,面色微微发白,她望了阿赫雅一眼,似是解释。

    “德妃娘娘并不是那个意思。”她面带微笑,语气温和,仿佛当真是好心。

    “一个普通的老嬷嬷罢了,跟在你身边,教你些规矩,是为了日后不出错。又非教习嬷嬷,如何能算得上管呢?”

    “那就是说德妃娘娘还是无权对我指手画脚的咯。”阿赫雅略一摆手,带上了几分无赖。

    “你!”德妃被她这么多次挑衅,终于忍不下去了,一双丹凤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涌出来,狠狠瞪着阿赫雅。

    “我天性不喜拘束,多谢好意,但还是不必了。”

    阿赫雅却全然没有感受到她的怒火一般,笑了笑,无辜地摇摇头,说出的话如同一柄剑,刺得德妃额角生跳。

    “陛下若是觉得我该学规矩,总会赐嬷嬷给我,德妃娘娘的还是自己留着吧。”

    “毕竟管着后宫的又不是您,只有一个进德宫的话,得用的人应当没有陛下多吧?我还是不夺人所爱了。”

    她咧嘴一笑,骄傲的模样叫德妃又是一阵磨牙。

    “何婕妤。”德妃被她气得呼吸急促了些,半天才说得出话,冷冷开口,似乎带着威胁,“你说呢?”

    都是这个贱人生的,给她出的馊主意,让她丢了这么大一个人。

    今日若讨不到实惠,叫那个胆敢挑衅她的混账吃个教训,那受罪的可就只能是何婕妤了。

    何婕妤眼神微闪,眸中闪过几分深思。

    阿赫雅这般锋芒毕露的表现是她如何都没能想到的,但从叫二人结仇的目的来说,她已经成功了。

    如今……是帮着德妃,让这位颇得盛宠的新人也将她记上一笔,还是见好就收,受德妃一顿磋磨呢?

    她眼中闪过几分讽刺,缓缓开了口。

    “德妃娘娘本是好心,你既然不喜,便算了吧。”

    德妃的性子就是如此霸道,不论结局如何,她都会把帐记到自己身上,寻借口出气。

    既然如此,何必再给自己树敌?

    阿赫雅眼中闪过几分暗色,她微微抬起头,与何婕妤对了个眼,不禁审思。

    这位何婕妤……或许算个突破口。

    也许在德妃彻底被压下去前,她绝不可能明着帮自己,给德妃留下把柄。但若真到了时候,这条潜伏的毒蛇也绝不会给德妃留下半点生路。

    有意思。

    她朝何婕妤略一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与她明显缓和下来的态度相反的,是德妃骤然大怒的表情。

    “贱种,晚点再收拾你。”

    她强压着火,冷冷地剜了何婕妤一眼,压低声音骂了句,又不顾阿赫雅的意思,霸道地开了口。

    “本宫给出去的东西,何时轮得到受的人喜不喜欢。”

    她抬着下巴,跋扈的模样宛如烈阳,与这金碧辉煌的大殿倒是相配。

    只可惜,她也好,这满殿的珍宝也好,都是何家垒着别人血肉铸成的奢靡。

    阿赫雅冷静地看着她,想起前世杀丞相后从何家中抄出的金银与罪证,在朝中掀起多少腥风血雨,连后宫都一清二楚,眸中不禁闪过几分讽刺。

    倒也猜到了。

    毕竟以这位德妃娘娘的骄傲,怎么可能允许真有人忤逆她的想法?

    那个领她来的嬷嬷此时也站了出来,依旧昂着头,看向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与厌恶,开口便是傲慢。

    “老奴姓王,日后便请姑娘多包涵了。”

    这一主一仆,一前一后,竟是十分相似。

    阿赫雅忍不住勾了勾唇,眼底却是一片冰冷与暗色。

    “德妃娘娘这是要强给了?”她缓缓开口,似是若有所思,语气也轻飘飘的,听不出情绪。

    “姑娘,老奴先教你一个道理。”

    不待德妃回答,王嬷嬷先开了口。

    “在这宫中,上位给的东西,赏也罢,罚也罢,容不得你说要不要。”

    她声音特地拉长了,带着几分古怪的阴森:“莫说你如今只是个庶人,便是日后真有册封,总归越不过德妃娘娘。”

    “还是要夹紧尾巴,才好过活。”

    阿赫雅歪了歪头,先笑了出来。

    “夹紧尾巴。”她重复地念了一遍,望着王嬷嬷的眼中满是讽刺,一字一顿。

    “只有狗,才会这么做、这么活。”

    她话音刚落,王嬷嬷的脸色便骤然一变,愤怒地将一双三角眼瞪大,仿佛要吃人。

    “德妃娘娘。”阿赫雅却没管她如何想,猛地抬头,径直看向上首端坐着的衣着华丽的女人,目光灼灼,语气坚定,“这位嬷嬷还是您自己留下吧。”

    她笑了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嘲弄。

    “我胆子小,实在是……见不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