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草木峰
    第一百九十九章

    “林云,我罚你以带罪之身,入草木峰打杂三月,你可有不满!”

    白霆冷着脸,看向林云,沉声呵斥道。

    林云淡然一笑:“有何不满,林某愿意接受这番惩罚。”

    当众斩杀王宁,不仅没被剥夺身份,赶出凌霄剑阁,还将这口锅丢在白霆身上。

    搞不死他,也能恶心他一阵,林云怎会不满。

    “李无忧!”

    白霆目光一扫,转了一圈,没看到李无忧,又重复了一遍。

    “嘿嘿,来了来了。”

    原来这家伙,正在武斗场上,将散落一地的九品灵玉,吧啦吧啦全给捡了起来。

    如此一幕,不由让人忍俊不禁。

    千年以来未有的大风波,让众人震惊不已,这李无忧深处风暴中心。

    却像没事人一样,居然还有心情捡九品灵玉。

    不过看看那散落一地的九品灵玉,足足有六七十颗,也确实不少了。

    “你作为同犯,可有不满?”

    白霆气的不轻,没好气的喝问道。

    “大哥去哪,我便去拿呗,在哪混不是混。”

    李无忧撇撇嘴,不以为意,没心没肺的笑道。

    欣妍掩嘴笑道,这小李子,倒是颇有义气,越看越顺眼了。

    “不知死活。”

    白霆冷哼一声:“给他们套上囚服,即刻押往草木峰,你两个若是不听使唤,到时候别怪我无情!”

    蹭蹭蹭!

    两名执事上前,分别给二人套上白色囚服,正反面都写大大的罪字。

    囚服本是犯错之人,被罚才会穿的。

    可两人不卑不吭,穿在身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羞愧。尤其是李无忧,笑嘻嘻的打量着囚服,颇为自得。

    哪里像囚服,那模样简直比黄袍加身,都还要威风。

    “跟我走吧。”

    执事寒着脸,看向二人道。

    “等一下,我跟欣妍姐说几句话。”

    李无忧摆摆手,看向跟在欣妍身边历啸天等人,出言道:“欣妍姐,这家伙最好还是别留在身边,说不定哪天就咬到你。”

    哗!

    历啸天等人,脸色当即就白了,慌张不已。

    “怎么了?”欣妍略显疑惑,不解的道。

    李无忧冷笑道:“这帮白眼狼,我和林大哥,冒死将他们从狼群中救出来。结果走投无路的时候,这帮人别说出面相助,连句话都不敢说,就在那冷眼旁观看着。”

    当初为救这家伙,他挨了一铁骨狼王一爪,差点没命。

    可没打算,放过这白眼狼。

    欣妍脸色瞬间一片冰寒,看向林云道:“此事当真。”

    林云点点头,瞥了历啸天一眼,面无表情道:“这人最好不要留在身边,不义之人,天赋再好,留着也是祸害。”

    扑通!

    历啸天等人吓得跪倒在地,哭丧着脸道:“师姐,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滚。从今以后,你们在凌霄剑阁,与我欣妍没有半点关系。”

    欣妍气的不轻,只恨自己看错了人,给了一群白眼狼种子名额。

    历啸天等人,顿时面如死灰。

    有欣妍这番话,以后在凌霄剑阁内,他们无论投靠谁都将没有出头之日。

    “走吧。”

    “别磨蹭了。”

    两名执事,冷着脸催促着林云二人。

    “这笔账,我早晚会跟你们两个好好算一算!”

    王琰脸色阴沉到极致,咔擦一声,将手中之剑愤怒的折断。碎片激荡,让其手掌鲜血横流,看上去吓人无比。

    话音落下,其一言不语,转身便走,谁也没理。

    “你怕吗?”

    两人跟在执事身后,林云轻声问道。

    李无忧笑道:“本少可是会成为大秦第一剑客的,岂会怕他。若真他怕,那踢飞王宁的一脚,就不会踹出去了。”

    “长老,草木峰那边要不要打声招呼,在那打杂可是有很多苦头的。”

    看着两人被押往草木峰,欣绝向洛锋长老询问道。

    “不用,这两家伙吃点苦头也好。”

    洛锋长老微微一笑,出言拒绝。

    欣妍有些担心的道:“林云身上的伤?”

    洛锋笑道:“我刚才悄悄给他弹了一枚丹药,他只是受了些内伤,不会有什么大碍。”

    “白长老,这九星争霸,我们的成绩怎么算?”

    有被逼下来的九星新人,颇为无奈的看向白霆。

    “我们也走吧,这一堆烂事,就交给这老家伙头疼去了。”

    洛锋心情颇好,领着欣妍欣绝,径直离去。

    白霆脸色就没有好看过,林云和李无忧走的倒是潇洒,可这九星争霸,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烂摊子。

    千余年,从未有过如此风波,全被他白霆给摊上了。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从洛锋手中,将这差事抢过来。

    凌霄剑阁,坐落在群山之间,连绵浩荡。成群的阁楼殿宇,一排接着一排,浑厚而浓郁的天地灵气,弥漫在群山之间。

    恢弘而古老的建筑,数之不尽,尽显宗门底蕴。

    林云和李无忧,被押往草木峰,这一走却是走了好几个时辰。

    两个执事,都是白霆的人,全程黑脸,一句话都未讲。

    林云含着一枚丹药,闭目疗伤,把话唠李无忧憋的不行。

    好不容易,见到林云睁开双目,李无忧连忙道:“哥,你这武魂居然是一条烛龙,连我都瞒,有够狠的。”

    林云脸色红润了许多,洛长老给他的这枚丹药,确实不错。

    王琰那一剑,震伤的五脏六腑,几乎都好的差不多了。

    听到李无忧的问话,他却是有苦难言。

    并非他有意隐瞒,实在这烛龙武魂,他事前也没有掌握半点蛛丝马迹。

    一直到,领悟完整剑意,锁链完全断掉一根才有这意外惊喜。

    “你对这烛龙武魂,有所了解?”

    林云看向李无忧道,其实他也不认得自己武魂。只感觉十分强悍,有太古气息,凶悍无比。

    “略知一二,这烛龙武魂,严格来算也能分妖兽武魂当中。可妖兽武魂也有强弱之分,像王琰的魔纹虎也算是较为可怕的存在,但跟你这烛龙一比,就屁都不算了。”

    “烛龙,在太古时期,虽然不是最强的存在,无法和凤凰、朱雀,金乌、青龙这些神兽媲美。可却是货真价实的太古凶兽,凶名赫赫,横行无忌。”

    “传说,它一睁眼,便会赤地百万里,地面犹如人间火狱。可它一闭眼,无尽的大地,就会陷入冰寒幽寂的黑暗中,霜寒万里。太古时期,只要它一出现,肯定是灾祸不断。”

    “不过你这现在的武魂,只能算太古凶魂,肯定不是本体。也只有十丈来长,远远达不到太古凶兽的级别。但不用急,武魂也是可以慢慢成长,一次次觉醒的,最终肯定会达到传说中的地步。”

    李无忧憋了太久,一口气,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前面两名执事,都有意放慢了脚步,侧耳在听,都显得震撼无比。

    显然这两名执事,也是头一次听说太古凶兽烛龙之名。

    隐约之间,有些明白,为何白霆长老此次为何会吃这么大的亏了。

    林云诧异的道:“看不出来,你懂的还真多。”

    李无忧挠挠头道:“嘿嘿,小时候看的书多了些罢了。我这也是提前抱好你这腿毛,哥以后飞黄腾达,可别忘了做小弟的我便好。”

    “飞黄腾达?”

    前面一名干瘦执事冷笑道:“他得罪了王焱,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都不好说。”

    “喂喂喂,怎么说话的你。”李无忧不满的道。

    “少废话,草木峰到了,你两给我等着,我去跟草木堂的人交接一番。”

    另外名执事,冷哼一声,飞腾而起,朝着前方一座殿宇奔去。

    只剩下这名干瘦的执事,看着他俩,不让逃跑。

    “喂,豆芽菜。这草木峰是做什么的,你还没跟我们说呢?”

    李无忧冲着这干瘦执事,询问道。

    “豆芽菜?你说谁豆芽菜呢,小兔崽子。”

    干瘦执事顿时一脸怒气,冷着脸骂道。

    李无忧一脸正色的笑道:“瞧你这瘦不拉几的样子,两袖招风,腿|缝大的连野猪都能来回穿插好几遍。杵在这像跟竹竿似的,不是豆芽菜是什么?”

    干瘦执事气的脸都绿了,当即便要火,另外一边蓝衣执事正好赶了回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草木堂的老者。

    蓝衣执事指着二人道:“唐执事,这两位就是白霆长老交代的人,在您这打杂三月。有啥粗活累活,尽管使唤,不用顾忌。”

    这草木堂老者,一对眯缝眼,睁大眼瞧了瞧两人,点点头道:“认识了。”

    “那我两就先告辞了。”

    两执事没有逗留,直接告退,隐约间,却听到那干瘦执事在询问。

    “你说我像豆芽菜吗?”

    “谁说的……哈哈,还别说,真有点那么一点点像。”

    “滚。”

    声音不大,林云和李无忧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林云看向这执事道:“前辈,这草木堂是做什么的,我两来这,需要做什么?”

    唐执事略显诧异:“没跟你们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打理药田罢了,走吧,我带你们去丁九号药田。”

    “长老,我们这一路走来辛苦得很,不带我们去草木堂坐会?”

    李无忧眼巴巴的看了远处的殿宇一眼,笑嘻嘻的问道。

    那草木堂的殿宇,看着朴实,也不气派。

    可蕴含着浓郁的药香,隔着老远都能嗅到,李无忧的心思又动了起来。

    唐执事心中暗笑,这两家伙,穿着囚服却跟没事人一样,也怪有意思的。

    没有理会李无忧的问题,直接领着两人,直接朝药田走去。

    辽阔的药田,简直看不到边际,大到没边。

    身处其中,就像是沧海一栗,微不足道。

    一片片药田按照编号,有序的分着。

    “丁玖。”

    看到一块写着丁玖的木桩后,唐执事停了下来。

    边上茅草屋中,走出一群神色凶悍,同样穿着囚服的年轻人。

    为者身材魁梧,囚服套在他身上,几乎都快被撑爆了。

    “牛炳顺,这两人今天开始,就在丁玖号药田打杂了,你看着使唤。”

    唐执事点明来意,又随意询问了一番药田情况,就将两人留在了这地方。

    执事一走,牛炳顺打量着两人,顿时狞笑起来。

    身后一帮囚服弟子,同样不怀好意,阴测测的笑着。

    晃荡!

    一根扁担,两个臭烘烘的木桶,丢在了二人面前。

    “干什么?”李无忧皱眉问道。

    牛炳顺嘿嘿笑道:“看不懂吗?刚好走了两人,人手不足,这挑粪的伟大事业,就交给你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