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等凤归来 > 第三章:低调回城
    “那之后呢?”南空浅又问。

    “之后……”寒烟尘一顿,忽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了,‘之后’这两个字顿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的脑海不知为何忽地变得一片空白,犹如此时静静的海平面一般,空无一物,可随即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凝夕的身影,他淡淡一笑,微微扬起了嘴角,说:“之后,当然是和凝夕一辈子在一起了,我和凝夕会一起将我们的孩子教导成人,然后亲手将整个魔界,都交到他的手上。”

    “你明明知道,白凝夕她有六山六星的血祭在身,活不了多久的。”南空浅忽然开口打断,寒烟尘骤然沉下了眼眸,南空浅又说:“更何况,你们的孩子,可是人魔结合,人魔相恋自古以来都没有好下场,东郊树林的李淑云,难道你都忘了吗?”

    “我……咳咳……咳咳!”寒烟尘刚想开口,亦或是太过激动,他不由得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身体都随之颤抖疼痛,那种剧烈的撕扯破裂之感让他十分痛苦难受,南空浅见势急忙上前安抚,与此同时又查看起他的伤势,发现他体内的力量更加躁动,他又毫不犹豫的施法给他灌输了灵气,灵气入体,寒烟尘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南空浅随之又小心翼翼的扶着他,靠着礁石坐下。

    “我到底是怎么了?”寒烟尘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因为人界修为和他体内的力量起了冲撞,可是他早已没了人界修为了呀?怎么会……?他十分不解。

    而南空浅也只是猜测,“或许,是人间九灵的力量太过强大,你将其全部汇聚藏于你的身体之中,他们施法取出来的时候,自然激起了九灵剩余灵力在你体内引发的一系列反应和暴动吧。”

    寒烟尘忽地就叹了口气,似是无奈,又似是轻笑。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魔界?”寒烟尘抬起眼眸来望着南空浅,而南空浅听到他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不知该怎么回答,回魔界?!南空浅心想,这怎么可能!?他如今好不容易离开了魔界,来到了清海,距离东尘江陵城不过半步之遥,他又怎么可能会回到魔界里去?!

    再说了,若是现在就让寒烟尘回魔界的话,那他不很快就会知道白凝夕被那老神仙带走的事情了吗?万一到时候他发起疯来,去找那老神仙算账,说不定又掀起什么腥风血雨来!不行,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让他把伤养好!

    南空浅一直垂眸思虑着,寒烟尘见他不说话,眼睛圆碌碌的在眼眶里打转,心里骤然也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于是他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随即缓缓起身,想要站起来,一边用手撑着礁石借力一边开口对南空浅说:“我知道,你既然已经逃出了魔界,就不会再想回去,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你就此回东尘,而我,就此回魔界。”

    寒烟尘话音未落,他便迈开了步伐,南空浅见势急忙上前挡在了他面前,“这清海给水神布下了封印结界,你是没办法从这里回魔界去的,况且你现在伤的很重,身体里的气息又不稳定,若是让你一个人,你随时都会有危险!况且水神本就想杀了你,你现在回去岂不是相当于羊入虎口直接找死吗?”

    南空浅心急的看着他说,而寒烟尘却不为所动。

    “现在我们已经在清海了,虽然离魔界不远,可好歹那水神不会这么横冲直撞的过来杀你,现在天已经亮了,你就先跟我回江陵城,等你把伤养好了,你想走就走,我绝不会拦你,再说了,你失踪之后,你魔界之人也会派人来寻你的,犯不着你这么费力自己跑回去。”

    南空浅说的十分认真,可寒烟尘还是被他最后那句半开玩笑的话语给逗笑了,嘴角轻轻上扬,他沉下了眼眸,觉得南空浅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体内的气息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这么冒然回去,万一再碰上守护使和水神泠素,那他就没命了!

    再说了,如今玄幽王城内寒凝宫也塌了,他也无处可去,趁此机会来人界疗伤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也好想想,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还有凝夕,和他们的孩子……寒烟尘想到这些,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南空浅所说,“好,那我跟你回去。”

    “太好了!”南空浅一喜。

    “不过——”寒烟尘又道,“不过江陵城的人之前都见过我,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如果我跟你回去的话,万一有心之人知道了我的存在,想要来杀我,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这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对你怎么样!”南空浅拍着胸脯跟寒烟尘解释道,可随即他看了一眼寒烟尘的装扮,觉得他一身暗紫亮袍未免太过显眼,于是又对他说:“虽然有我保护你,可你这身装扮未免也太亮眼了,我觉得,你还是得低调些。”

    寒烟尘顿时不解,“怎么低调?”

    南空浅顿时阴阴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魔皇魔后双双被掳,这在魔界可是前所未有的大事,雅奉带人前去玄幽王城跟苏卿苏劫禀报此事的时候,他们二话不说就直接来到了五川城的南部海岸,随行的还有雪曳、秦慕澜和千梵梦等一干人,“你确定,是南空浅掳走了陛下?”

    苏劫扭头问雅奉,而雅奉点头如捣蒜,“是,我看得一清二楚,那南空浅帮那二人从陛下手里夺走了神器,又将陛下打成重伤,之后又带着他御剑而逃,我等本想去追,可无奈这神魔之涧的结界封印一轰而起,直接将我们挡在了原地,我没有办法,只能去玄幽王城将此事禀告二位大人。”

    雅奉一脸平静的说道,好像他说的都是事实,可天知道,他尽是鬼扯!刻意屏去了南空浅救人的事情不说,将事情全都往他身上推却。

    “那魔后呢?魔后是被何人所掳?”雪曳急忙开口问道,一旁的秦慕澜和千梵梦也一脸紧张,而雅奉想了想,又说:“娘娘是被一位老人家带走的,当时那老人家还有水神都想要杀了陛下,是娘娘一直出手阻拦,后来那南空浅带走了陛下,娘娘,也随之被那老人家给带走了。”

    雪曳顿时皱起了眉头,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奇怪之处,可事情来得太突然,她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漏处,只是她知道,那掳走凝夕的老人家,一定就是神魔之涧里的守护使,这个守护使,她三番两次的掳走凝夕,到底想要干什么!?

    难道他想用凝夕来牵制寒烟尘吗?

    雪曳百思不得其解。

    而苏卿此时就站在神魔之涧的那结界封印之前,施法努力的想要破解,可无论他怎么做,怎么施法,那结界始终不破,他不禁放下了手,开始细细的透过这完全透明仿若不存在的结界打量起远处的清海来,苏劫见状不由得上前问他,“如何?”

    苏卿摇头道:“不行,这结界太过强大,凭我们的力量是不可能毁了结界,飞赴清海的。”话落,雪曳也来到了他们的身侧,跟他们说:“凝夕一定是被那神魔之涧的守护使给带到神魔之涧里去了,这神魔之涧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这结界,恐怕凭我们的力量也是无法破解的。”

    “那怎么办?”苏劫顿时蹙眉,视线也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远处,“这南空浅还真是个卑鄙小人!陛下几次三番对他手下留情,可他倒好,冷血无情,三番五次想要置陛下于死地!当初在地牢的时候真应该杀了他!不然现在陛下也不至于受伤被他挟持了!”

    而雪曳闻言则是回头看了雅奉一眼,随即又转过头来,看了看清海,又想了想陛下和南空浅之间的关系,摇摇头道:“我总觉得雅奉魔尊说的不是事实,南空浅绝非是那种人,如果他想杀了陛下的话,之前魔界里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动手,不至于在这个时候临阵倒戈,我想,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危及到了陛下的性命,所以南空浅顾念旧情,迫不得已才将陛下带离,逃出此地。”

    “那帝姬的意思是……?”苏卿和苏劫纷纷扭头看向了她,而雪曳想了想,又道:“这样吧,如今魔界封印已破,二位大人不妨先去东尘之地探探消息,南空浅带走了陛下,又从这清海御剑飞离,想来他也不会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回了江陵城,而我则是想办法进入神魔之涧,救回凝夕。”

    苏卿垂眸想了想,而后也点了点头,“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

    “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吧!”苏劫转身便要离开,而苏卿却忽然伸手猛地拦住了他,苏劫不解,一脸困惑,“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