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钑龙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进城
    范致虚其实才是在场官职最高的一个,监军司代表着宋徽宗和朝廷,虽然平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范致虚的认同就很关键;杨志暗自感激范致虚不动声色的帮助,点头道:“正该如此,不知道公主意下如何?”

    赵缨络低声道:“进城。”

    三个大人物都这么说,其他人自然都没有意见,一行人便谈着话进城;杨志专门为赵缨络在离知府不远的地方安排了一座公主府,没有成亲前,赵缨络就住在那里。队伍缓缓地朝秦州城内走去,范致虚没有回到自己的马车上,而是一头钻进杨志的马车问:“郓王是什么态度?”

    宋徽宗不来陕西,这桩婚事自然是郓王赵楷做主,范致虚这几天都一直在打听,可是连杨志都不知道;可是公主赵缨络现在到了秦州,不管是公主还是随行的官员要是问起婚期,总要给个说法才行。杨志其实也在等消息,闻言说道:“郓王很疼缨络这个妹妹,一直想让她过上这世上最美好的生活,应该是在准备一件大礼吧,范大人放心便是!”

    范致虚低声笑骂道:“你的婚事,我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只是你要知道,缨络公主可以帮助你重新获得郓王的绝对信任。”

    “我省得。”杨志点头,范致虚提到这件事,杨志便清楚范致虚晓得内情,或者说看破了一切,要不然也不会用绝对这个词;郓王赵楷要是不相信自己,就会插手陕西的事务,甚至给自己小鞋穿,可是郓王没有这么做。在外人眼里,郓王的做法是矛盾的,但是杨志清楚,赵楷正是要用这种矛盾,让人无法指责他是幕后的那个人;另外就是,赵楷并不想公开与自己翻脸,要维持一个斗而不破的局面。

    杨志不由得想到吴玠吴璘兄弟,今天刚刚收到的急报,两人答应了郓王的调动,吴玠前去金城担任应州知州,吴璘担任兵马都监;吴玠带走吴璘是为了避免隐患,怕曲端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对付吴璘,只是曲端只同意两人带走两千骑吴玠营中的老兵,后面杨志补充到吴玠军中的四千多士兵全部被曲端留了下来。

    曲端在信中提到的办法还算可行,让刘子羽出任夏州知州,算是有一点急智;刘子羽在两方面的人缘都不错,本身是文武全才。杨志同意了曲端的安排,另外提议任命刘锡为宥州路转运使,刘锡的能力不错,但是长期留在西军,被很多资格老的军官压制,在仕途上反不如两个弟弟刘相刘琦上升得快。

    这一次对于刘锡来说算是一个机会,他本是张深的部下,算是太原方面的人,后来又出任环州知州,履历上没有问题,就看自己那个大舅子对刘锡信不信任。杨志的这副淡定模样,倒真是让范致虚恼火,心里骂道小兔崽子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嘴里风轻云淡地说:“圣上已经选好良辰吉日,就在大后天,时间上可是有些紧张。”我看书

    杨志沉吟道:“这件事我没有办法催促,郓王为人睿智,我们能看到的东西他肯定知道,只能等待郓王自己做决定。你那个吉日又不是圣上定下来的,实在不行,挪到下一个吉日。你放心,我没打算全城欢庆,大不了从明天开始,南北行的买卖打折做促销活动,一直到我婚礼后的第八天。”

    杨志的承诺不能说小,今天才是四月初六,要是郓王准备下个月举行婚礼,杨志就要打折一个月,不晓得要损失多少的利润;范致虚低声道:“还有永兴军路,我认为郓王肯定要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也是你负责去攻打西夏,你要早作打算。”

    “我拿什么做打算,范大人。”杨志淡淡地说:“陕西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要过了这个夏天,才有足够的粮食,现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太平商号那边早就在嗷嗷直叫了,我们不断地开战让他们难以为继。等郓王谈这件事的时候,我会表明态度,不会让你为难的。”

    范致虚不屑地笑道:“我有什么为难的,我在秦州就是养老,你那句话怎么说的,看天上云卷云舒,任人间花开花落,我就是一个看客,希望能看到你们灭了西夏的那一刻,但真要是有困难,我也绝不会多说一句。”

    两人说话间,马车转到了秦州的十字大街,突然从北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哪怕是有军队在维持秩序,马蹄的声音一直没有减慢,杨志一听就知道不止一匹马,也绝不是自己的部下;杨志心中一动,吩咐马车外随行的张炭头:“师弟,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张炭头很快回来,是蔡随天带着八骑快马而来,蔡随天见过赵缨络等人说:“郓王已经任命河东镇抚使种师闵、西北转运使吕颐浩为太原正副留守,自己与曹千里大人等人出发前来秦州,主持公主和杨帅的婚礼。”

    闻者脸色大变,这一次连范致虚这个外人都不敢轻易表态;郓王亲自前来秦州,不可预测的事情就太多,当初汉高祖刘邦就是到韩信军中夺走了韩信的军权,郓王赵楷要是在秦州把杨志拿下,杨志除了直接造反几乎没有任何其余的手段。杨志看了赵缨络一眼说:“那就太好了,范大人刚才还在询问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王爷到了,一切都没有问题。”

    赵缨络笑了笑说:“杨志,我旅途劳顿,先去公主府休息了,你接待一下蔡大人。”

    赵缨络这样表态,正在四周踌躇的官员一个个反应过来了,现在秦州的杨志、梁寻、朱武、岳飞、蔡随天等人,说到底都是一伙的,到底如何对待郓王赵楷,也是他们要商议的事,其他人只是吃瓜的看客。于是赵缨络的车队一走,不少人在范致虚的带领下纷纷告辞,但是牛皋等大部分的官员还是跟着杨志到了置抚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