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圣子之争
    金通神也没有马上动手,而是用极具蛊惑力的声音提出了一个建议。

    这是一个让人听着就忍不住心生向往的建议,真的有很强的诱惑力。

    听了金通神的话,洪敬海向前踏出一步身,他的骨节之中响起一阵犹如乐曲的颤抖声:

    “我洪敬海行的端、坐得正,绝对不可能背叛圣子洪飞羽。倒是你只带着这几个人来阻截我,难道想独吞那份好处?”

    既然对方不急着动手,洪敬海也乐意和对方多聊一会。

    毕竟刚刚一阵急行,他还是有点消耗的。

    而且,洪敬海还是处在弱势。

    这样他还有机会多套取一点信息。

    顺便还能挑拨一下金通神和他手下的信任问题。

    “怎么可能,神魔祖墓这样的事岂是我小小的一个金通神能够吃得下的。恐怕其中的一点边角都能撑死我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你还是少一点心思乖乖投降吧。”金通神晒笑一下。

    不用说他,就算是他的主子秦恒都没有独吞秘境的想法。

    因为,洪飞羽已经插手了。

    除非有着碾压圣子洪飞羽的实力,否则,谁也别想把好处都占尽。

    神魔祖墓注定会成为一个泥潭,说不定还会成为一个血肉横飞的战场。

    那样的地方,金通神都有点不太想去冒险,更不用说是痴心妄想地去独吞了。

    这个洪敬海的挑拨也太差劲了,应该是在套取情报。

    不过,就算是看出了对方的意图,金通神也不在意就是了。

    如果对方识相的话,就会成为自己人,这样知道一点信息也没什么;

    如果这个家伙冥顽不灵,那么一定会成为一个死人,而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所以,在金通神看来,不管洪敬海知道了多少信息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不能从对方手中获得有关神魔祖墓的情报。

    洪飞羽踏足神魔祖墓已经有一段时间,对方在传承的获得上已经获得优势。

    为了帮助自己的主子取回局面,他们必须获取大量的有关祖墓的情报。

    所以,洪敬海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这个人活着比死了要更有价值。

    “看来你们很关心祖墓的情报,只是就算我告诉了你又怎么样?难道你以为你家的主子不会杀人灭口?怕是连你也会成为一个牺牲品,你们这些人在你家主子眼里可不比一条狗来得重要。你们知道的太多可未必是好事啊。”

    洪敬海洒然一笑。

    不错,他今天负责传递的正是神魔祖墓的信息。

    因为圣子大比已经开始,所以几天前圣子洪飞羽就离开了神魔祖墓,回到了仙鸣道院。

    不过在神魔祖墓中还留有一些监视人员。

    这些人的实力虽然不弱,不过放在神魔祖墓中就不够看了,所以他们只能进行最外围地警戒以及发掘。

    不过,圣子洪飞羽对于神魔祖墓的传承十分看重。

    所以每过一天,他们这些暗哨就要将各自负责区域的情报汇总上交。

    这样的话,就算圣子洪飞羽人不在神魔祖墓,对于那里的情况也会有一个准确地评估。

    “住口!你以为我们圣子是洪飞羽那种小人吗?无礼之徒!”眼见自己的手下好像有点动摇,金通神陡然大喝一声:“既然洪敬海你口出不逊,又怎么都不愿意交出东西。那我只好出手了,东西就从你的尸体上去取出来好了!”

    “既然这样,那就来吧!”

    洪敬海眼神一变,双眼中精光暴射!

    轰隆一声爆响后!他的身体一动,在瞬息间就到了高速行动的程度。

    这一下猛冲,他浑身的衣服都是猎猎作响。

    然而,洪敬海本人却是轻如无物,身似游鱼,看上去竟然完全不受空气阻隔的影响。

    那边,金通神仿佛也没有想到,这个洪敬海会忽然发难,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修士的交锋,稍微分神都会给敌人可乘之机。

    一下子,金通神就失去了唯一能够逃走的机会。

    距离洪敬海这么近的金通神都没有察觉到洪敬海的突袭,其他的黑冥卫更不会察觉到。

    他们实在没想到,洪敬海在只有一人的情况下还敢发动突袭。

    因为一众黑冥卫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所以给了洪敬海施展的空间。

    事实上,他们只把一小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洪敬海身上,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周围的环境上。

    飞羽军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小角色。

    双方明争暗斗了很久,双方都非常熟悉对方的底细。

    特别是这个圣子争斗的敏感时期,各大圣子的实力都十分活跃,说不定飞羽军就留着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底牌。

    他们必须小心警惕,不能留下一点破绽才行。

    因此,他们没有第一时间给金通神解围,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诡异步法下,洪敬海和金通神之间的数十步距离,竟然眨眼就被跨过。

    洪敬海就这么直接到了金通神的面前,因为速度太快让金通神手下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

    “这不可能!我们之间的距离,绝不可能短时间内就能跨过。”

    面对这兔起鹘落的变化,金通神一脸震惊。

    早在对峙之前,他就注意到了洪敬海那诡异灵动又迅捷的步法。

    对此,金通神早有应对。

    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战斗型修士,他很注意两人之间的距离。

    金通神选择的距离恰好是洪敬海无法瞬间突破的。

    正因为有这个安全的距离作为依仗,所以他才和洪敬海对峙了这么久,才没有特别小心洪敬海的突袭。

    多年生死的战斗下来,金通神相信自己不会在这种决定性命的事上出错。

    两人之间的距离绝对是安全的,洪敬海的速度也没有超出之前太多。

    事实上,那个距离,除非对方晋升为道尊级的修士,否则不可能反应不过来。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蓦地,金通神想到了交谈的过程中,洪敬海曾经有过些微的异常的动作。

    不过那是很轻微的动作,他并没有从中感受到什么威胁感,所以本能地给忽略过去了。

    难道说?

    金通神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在和自己交谈时,洪敬海的几次挑拨并不只是为了激起自己的怒火和手下的怀疑。

    对方用言语挑衅自己的目的其实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后洪敬海会以极为缓慢的动作向前挪动一点点距离。

    正是因为对方这种机会察觉不到的前进方式,才会让自己感到有些不自然。

    只是因为当时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再加上立功心切,所以就没有把这点变化放在心上。

    结果一个不注意就酿成了大祸,竟然让这个洪敬海冲到了自己身前。

    真是太大意了!

    金通神承认自己确实小瞧了这个洪敬海。

    对方不愧是飞羽军的精锐暗哨,竟然在那种时候还有这种恐怖的应变能力。

    他心中的思绪纷杂,不过其实也只在眨眼间就完成。

    能够短时间内理清这些线索,得到一个有用的结论,这也是金通神的本事。

    金通神一向以为自己靠脑子说话的类型。

    只是现在,他的脑子再好用也没办法了,因为他必须先过去眼前的这一关。

    “震天拳!”来到金通神身前,洪敬海做的就很简单,那就是挥拳。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自己的信念、灵气以及对生的渴望全部灌注到这一拳中。

    心坚如铁,此拳可撼天!

    轰轰轰!

    金通神只感觉自己眼前的空气,变成了无形的磨盘像自己碾压过来。

    本来轻飘飘的空气在拳力的催动下硬生生挤压成了坚实的武器,将他全身的骨骼血肉都压得咯吱作响。

    随后一只巨拳在万金山的眼中无限放大,看架势要把他整个人都一下轰爆。

    一拳之威,竟然猛烈凶戾到了这种程度,真是世间少有。

    该死,身体动不了!

    坚实的空气就像绳索一样牢牢地束缚了金通神的身体,让他连躲避的力量都没有。

    “鲲鹏击空!”生死关头,金通神终于展现出了一个黑冥军骨干应有的力量。

    他全身的力量陡然间集中起来,唰地一声,灵气凝聚下,他的身体腾空而起。

    然后他那变得轻飘飘的陡然下落向着洪敬海山岳般地压了下去。

    生死压力下,金通神展现出了过人的实力。

    他知道对方的实力非常恐怖,特别是身法快到了骇人的地步,要是金通神一心想要躲避,也只能躲开这一拳。

    很快,他就会被随后赶到的第二拳打碎头颅。

    金通神非常明智地选择了用仙法对抗而不是扭头逃跑。

    事实上,只要他能挡住洪敬海几个呼吸,他的手下就会拍马赶到。

    毕竟,周围都是他的人,金通神带来的几个修士都是好手。

    他们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战机,这点把握金通神还是有的。

    “好一个鲲鹏二十击。你这一招确实修炼到了火候,不过仍旧不够看的。”

    洪敬海说话之间,他的拳风已经和金通神的仙法之力对碰在一起。

    两者相撞,他的震天拳毫无悬念地向着敌人压了过去。

    只是金通神这次也是全力出手,天尊后期大圆满境界的修士一点都没有保留的出手也是不可小视。

    洪敬海想要打倒金通神还需要补上一击才行。

    只是,洪敬海的身体并没有向前冲去。

    相反地他借助自己诡异的身法急速后退。

    因为余光中,他已经看到那几个敌人已经围了上来。

    如果,洪敬海执意要对金通神出手,恐怕下一刻就会被乱拳打死。

    本来几个人的站位隐隐地封锁了所有可能逃遁的空间。

    不过,洪敬海用自己冷静的应对和无双的拳力打开了一条逃生之路。

    随着几个黑冥卫开始冲向洪敬海,他们的包围不攻而破。

    杀死金通神,从来不是洪敬海最好的选择。

    即使,他能拼尽力量击杀了金通神,也逃不过一死。

    甚至在几个黑冥卫的围攻下,洪敬海很可能只能对金通神造成重创。

    他始终记得自己的任务是传递消息。

    更何况,除了有个神魔祖墓的信息,洪敬海还得知了飞羽军有叛徒以及秦恒在背后谋划神魔祖墓的事。

    洪敬海很清楚有个隐藏的敌人是多么可怕的事。

    更何况,这个敌人还不是普通的角色,而是和圣子洪飞羽有着同等身份的秦恒。

    越早一点得到信息,自家圣子就能多一点准备,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这提早的准备就能扭转战局。

    这样重要的信息,他怎么可能不传递出去。

    这是洪敬海拼了命都要送出去的情报。

    所以,洪敬海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那几个黑冥卫来夹击自己。

    这样的话,他就有了逃跑的空间。

    “这个仇我记住了,咱们来日再见。”冲破包围后,洪敬海就这么扬长而去。

    几个向前急速冲去的黑冥卫也是反应过来,纷纷把把手中的暗器向着逃跑的洪敬海扔了过去。

    只是洪敬海的速度太快,身法也太过诡异。

    移动之时,这个修士的身体简直变成了毫不受力的纸片,可以自如地贴地移动,又像是完全没有重量一样,拥有这样的机动性怎么可能被区区暗器伤到。

    就这样,洪敬海的身影消失在了金通神和一众黑冥卫的眼中。

    只是,金通神脸上虽然有几分懊恼,不过却没有多少怒火和不甘。

    他的懊恼也仅仅只是因为刚刚的自己太过大意,竟然被敌人悄悄地接近了还没有察觉到。

    金通神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像样了,要是实战中,他早就死了。

    “真的这样就行了?我们家的圣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祖墓的事我们真的不插手?”

    一阵沉默后,其中的一个黑冥卫大着胆子开口了。

    “圣子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们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是了,那就是完成圣子的命令就可以了。要是觉得做不到的就滚出黑冥军。”金通神扫视了一下全场的黑冥卫。

    他的眼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乖乖地低下了头。

    眼见没有什么不知道死活的人来叫嚣,金通神满意地点了点头。

    是的,按照计划,他们是可以放洪敬海逃脱的。

    可以说这是计划中的一环。

    按照命令,他们要么活捉洪敬海,要么放对方逃跑,杀死洪敬海是最不能认可的做法。

    正因为有这样的命令,金通神才那么放松,因此犯下了一个差点致命的失误。

    要不是金通神本身确实有几分本领,这下就会因公殉职了。

    只是,他死得会毫无价值,一点意义都没有。

    甚至上边不会认可他的功劳,只会看到他的无能。

    一群人包围一个人还被人家取了性命。

    这样的属下不是废物是什么,早一点死了最好,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捅出篓子坏掉大事。

    金通神只能庆幸自己没有无能到底,最后还是成功爆发。

    至于自己的圣子到底在想什么,说实话,就算自以为头脑聪明的他也看不懂。

    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大人物自然有大人物的考虑。

    身为小人物,有的时候不需要考虑太多,只需要乖乖为大人物卖命就是了。

    这就是小人物的无奈。

    不过,金通神隐隐感觉自家的圣子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来了!

    挑战台上,看到那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时,风五也是眼神一动。

    虽然这个年轻的过分的修士,他一开始就有所关注。

    不过说实话,风五实在没想到叶天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是有点重视这修士,不过他绝不可能想到叶天竟然能够拥有了挑战张森的勇气和实力。

    在风五看来,正常人是不可能会在那么弱的修为时去挑战一个外宗十强。

    这简直是跟送死差不多。

    不过,叶天的实力提升速度和他的胆量都是一样的,完全地超乎常理。

    这样的修士,风五有生之年也没有见过几个。

    他希望叶天能够走的更远一点,这样说不定他能够成为亲眼见证传奇之人的一员。

    因为尽管风五知道希望很渺茫,不过他还是希望这一战叶天能够打得精彩一点。

    即使是战败,也要败得轰轰烈烈。

    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提升实力,为将来的蜕变聚集力量,同时也不会让心头的那团火熄灭。

    叶天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上了挑战台。

    对决外宗十强,这一天还是来了。

    不过,他的心情要比之前预料地平静很多。

    看来这段时间,自己确实成长了很多很多,不管是身体、实力还是精神上。

    一路走来,不要说嘲讽的话语,连敢和叶天对视的都没有几个。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威望。

    现在已经没人敢对叶天说什么了。

    这可是靠自己的实力打进前十强的狠人。

    连林天、吴兵那个等级的都死在叶天手中。

    不管是运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个叶天都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偶尔还有几个人用崇拜、羡慕的目光看着这个冉冉升起的仙道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