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 第630章 被人当枪使了
    当牛小强带着满心的疑惑和顾虑走出办公楼的时候,发现老爸正站在门口抽烟。

    看到儿子出来,牛大壮笑盈盈道:“也不知道吴区长要干啥,居然让我们父子一起去参加会议,咱们走快点吧,可别耽误了事情。”

    牛大壮现在既是副区长,同时也是亚洲机械厂的副厂长,在整个希望新区来说都算得上是头等牌面的大人物。虽然他的工作量增加了,但工作的热情却非常高,不管有多么疲累,他从来都不会叫一声苦。

    牛小强一看老爸的积极性这么高,只能暂时把内心的顾虑抛诸脑后,快步跟着老爸朝区委办公楼走去。

    这栋三层的办公楼是吴萍租来的,里面的空间虽然不算小,但也很难容纳下整个区委班子的办公人员。

    为了解决办公场地紧缺的问题,吴萍首先对人员机构进行了大幅度的精简,几乎每个人都需要承担两项以上的职责。然后她又在隔壁租了一层民房,总算是把所有的办公人员全都给安置妥当。

    牛小强跟老爸赶到办公楼跟前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蹲在门口抽烟的田老三。田老三的神色很是严峻,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一样。

    看到牛大壮父子出现,田老三赶忙站起身:“两位总算是来了,吴书、、记特地让我在门口等着你们,走,咱们去会议室吧。”

    牛大壮一边走一边询问:“小田,到底发生啥了?吴书、、、记怎么搞的得这么郑重啊?”

    田老三苦笑着叹了口气:“具体的情况我就不说了,等会儿你们就能知道。”

    牛大壮不好再问,跟着田老三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设置在三楼,平时是用来办公的地方,如果需要召开会议,就会临时布置会场,由此可见吴萍真的是节约到家了。

    牛小强被田老三安排在靠近主席台的位置,他落座后打量了周围一圈,发现参加会议的全都是区委的头头脑脑,级别最低的是田老三这个区里的民兵总队长。至于他自己,他只是区里的顾问,并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算是个局外人吧。

    牛小强还以为这次会议将主要探讨经济建设方面的事情,不然的话吴萍也不会特地叫他过来参会。可是当会议正式开始之后,他这才知道自己猜错了。

    吴萍刚才一直都在低头翻看着手里的笔记本,牛大壮跟牛小强进来的时候她也没有抬头打招呼,一副专心于思考的模样。

    牛小强觉得这样挺好,最起码不会让两人感觉那么尴尬。

    等到相关人员全部到齐,田老三小声跟吴萍交代了一声。吴萍这才收起笔记本,用严肃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

    不知道为啥,她的眼神在经过牛小强的时候显得有点躲闪,脸蛋上微微泛起了一丝红晕。

    其他人并未察觉到吴萍的异常,全都坐直身体,等待着她这个一把手发话。

    扫视完众人后,吴萍面沉似水的开口:“各位都是希望新区的高层领导,今天把大家找来,主要是想探讨一下几个钟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田队长,请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一遍,好让大家做到心中有数。”

    田老三答应一声,站起身说道:“大概四个钟头之前,柳河镇通往清江水库的道路上发生了一起拦路抢劫事件,受害的对象是咱们区里派到清江水库的鱼苗采购员,人数一共有四名,他们去采购鱼苗的时候乘坐的是区里雇来的大卡车,这辆车在行驶到柳河镇边缘区域的时候被十多名手持凶器的家伙逼停,随后这帮人以索要过路费为由要求我们的采购员交给他们一笔钱,我们的采购员自然不可能答应这种无理的要求,在交涉无果后,对方失去了耐心,对我们的采购员进行了殴打,并且把我们请来的卡车也给砸坏了。”

    田老三说到这里脸上满是愤怒之色:“当我们得知消息派人赶到现场的时候,那帮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我们的几位采购员受伤严重,那位卡车司机也没能幸免,被打断了两根肋骨,他们身上的所有现金全都被抢走了,吴书、、、、记对此十分重视,立即组织召开了这次会议,想看看大家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牛小强听到这里不由有点疑惑:感情这次召开的不是经济建设相关的会议啊,既然如此,把我这个局外人找来干啥?

    他刚想到这里,吴萍就第一个点了他的名:“牛秘书,你是亚洲机械厂的代表,亚洲机械厂身为希望新区的第一大企业,你们的意见是十分重要的,不知你对于此事有什么看法?”

    牛小强有些错愕的看向吴萍,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牛小强见吴萍的目光中充满了鼓励之意,不由心里一热,侃侃而谈道:“既然吴书。记让我首先发言,我就先来表个态吧,对于这种性质恶劣的违法犯罪活动,区里必须要进行严厉打击,想要发展好经济,首先要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如果任由违法犯罪活动猖獗肆虐,谁还敢在咱们希望新区搞投资?那些人今天敢抢区里的采购员,明天就敢打投资人的坏主意,我的意见是一定要从严、从快、从重处理,绝对不能给犯罪分子任何喘息之机!”

    牛小强话音刚落,坐在吴萍身边的一个人就开口了:“牛秘书,你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了?连具体的情况都没了解清楚,就随意做结论,这只怕是不太合适吧?”

    牛小强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会反驳自己的意见,他有点诧异地看了此人一眼,随后又看向了吴萍。

    吴萍的眼神中显露出一丝等着看好戏的笑意,牛小强心里一紧,明白了吴萍的意图:感情我是被人给当枪使了,萍姐明摆着是想让我给她打前站啊,话说她为啥要算计我呢?

    即便察觉到了这点,牛小强也只能撑下去,他皱着眉头反问道:“具体的情况刚才田队长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的,并没有随意做结论,不知你所说的不合适指的是哪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