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世符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芦竹之死(2)
    盘坐的芦竹背脊一紧,一双眸子剧烈晃动了一下。

    下一瞬他单手向下一压,瞬间在虚空留下一道残影,迅疾无匹的握住了他的身份令牌,猛一发力,直接将之捏成了齑粉。

    灵威负手而来,见芦竹举动,轻声一笑。

    “冷静、果敢、重情义!很好!我灵威果然没看错人呐。”灵威边走边说,越过了背对着他的芦竹,在芦竹的对面盘坐下去。

    芦竹起身,仍是恭恭敬敬的给灵威施礼,嘴里诵道,“徒儿见过师祖!”

    “哈哈哈!”灵威闻言忽的放声大笑,这笑声持续了许久才渐渐停歇,“你这声师祖叫的好啊,亏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师祖。”

    “师祖大恩,徒儿永生不忘。”

    灵威语气平和,仿佛刚才的一幕不曾发生,仍是用长辈训诫晚辈的语气说道,“我相信你说的是心里话,坐吧。”

    “是!”芦竹点头答应,坐回原处。

    四目相对,悄然无声。

    灵威看着身前的芦竹,他眸子里没有恨意,脸上也不见怒意,反而有着一种爱惜和疼惜的味道。

    而与其相对的芦竹也仍还是保持着此前那般神情,俊逸的面庞无喜无悲,仿佛是看穿人间世事,有着万事不放于胸般的潇然洒脱。

    良久之后,灵威点了点头,赞道,“果然是个好苗子啊。”

    芦竹洒然一笑,没接灵威的话。

    “我来问你,自你等飞升之后,我这个做师祖的可曾对你们不住?”灵威问道。

    “无!”芦竹摇头,顿了顿再次说道,“师祖把我们安排进了天宫,为我等前程与进境之事奔波,师祖的大恩我等都看在眼里铭记于心。”

    “呵呵,尤其是你芦竹啊,我灵威活的够久了,自问对阅人方面还有些本事,你芦竹遇事冷静,为人豁达,与人交友从不计较得失,比水流、陆长空甚至是遮天那家伙也无法与你相比,一直以来我灵威都是把你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

    “师祖过誉了。”芦竹说道。

    “我在问你,是否还有如你一般潜伏在我身边的大逆盟成员?”

    “没有!”芦竹斩钉截铁的回道。

    他目光从容而坚定,与灵威对视间似想用这种眼神告诉对方他没有撒谎。

    灵威微微颔首,缓声说道,“我相信。”

    气氛再次沉寂下来,许久许久二人都没发一语。

    过了很久,灵威抬手一招。

    就听咔嚓一声石头碎裂的声音,一只金黄色的飞蝇撞破了洞顶石壁飞落而下,落在了灵威的掌心。

    “很久以前我就怀疑我身边有了大逆盟的暗子,但我始终没怀疑到你们的身上,因为在这整个尘埃星里你们是我的徒子徒孙,不论何时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你们是不会背叛我的,但我搜查了所有身边的人仍没发现,不得已暗中调查你们,在方才你们到我行宫的时候,我派人在你们洞府里放置了这样东西,呵呵呵,想不到啊,我见到了我最不希望见到的人背叛我。”

    芦竹一语不发,静静的听着。

    灵威一手握紧,把飞蝇捏成了齑粉。

    他眼中闪过了一抹恨意,语气低沉起来,须发一震,喝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背叛我!”

    在灵威那逼人的气势之中,芦竹仍是那抹从容淡然,眸子里满是清澈的看着灵威。

    见了芦竹这副神情,灵威语气和缓了下来。

    “种道山在季辽的手里中兴,又在鼎盛之时退走,想来他在你和比水流等人心里的位置,以远超我这个老祖了吧。”

    “此事与季兄无关。”芦竹说道。

    到了现在芦竹还不知道季辽大逆盟东来盟主的身份已经暴露,想着既然自己暴露,那么所幸把所有的事都自己承担下来,以免连累了季辽。

    “哈哈哈。”灵威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再次说道,“不!你们心里一直记恨着我呢,以为我不应该在季辽那么困难的时候,忘却师徒之情,将他拒之门外。”

    芦竹没有接话,但其意思却不言自明。

    “你们飞升之后便被接引到了这里,不明白我都经历了什么,今日我便与你说说。”灵威说道,沉吟了些许继续说道,“当年我飞升尘埃星,到了这个陌生之地,放眼望去没一个朋友,炼神修为在这里仅是蝼蚁啊,哪怕行至踏错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我东奔西走历经无数艰险,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甚至在睡梦时都是睁着眼睛的,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我加入了天宫,那时我仅是一个神兵供人驱使,吃尽了苦头才有如今的地位。季辽是被天宫通缉过的人,我不想舍弃我多年的经营,故而与他撇清了关系,但当年我还是放了他一条生路的,把他的行程隐瞒了下来。许多年前,我曾有机会被纳入两仪世界,可到后来还是因为季辽的原因被牵连,纳入两仪世界的事便就此作罢,你们想想,我曾对你们说过一句?埋怨过一句吗?”

    芦竹飞升至今已有几百万年,对尘埃星的规则彻底了解。

    他明白灵威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明白能纳入两仪世界对一个修士意味着什么。

    在尘埃星里有七大世界,各由天宫神君镇压,那里是片安详之地,是片无忧之地,同时掌控着极大的资源,可以说哪怕是尘埃星打翻了天了,七大世界也绝不会受到干扰,是尘埃星真真正正的世外桃源,若能进入其中便可安心修炼,同时修炼的资源也自有人供给。

    芦竹眼眸晃动,心里忽的涌起了一抹愧疚。

    他上身微倾,寂静的密室里只听咚的一声,给对面的灵威磕了一个响头。

    灵威看着久久未起身的芦竹,长长一叹,“罢了...!师祖我给你一条生路,如你愿意我可既往不咎。”

    芦竹缓缓起身,直视灵威,“师祖请说。”

    “季辽身为大逆盟东来一脉盟主的身份已经暴露,眼下天宫正调集人马将欲彻底剿灭季家。”

    此言一出如晴天霹雳,芦竹眼睛瞬间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灵威。

    “因季辽身份之故,所以此次行动有分山河以及天洁云两位神君坐镇,季辽这次必死无疑,整个季氏家族也不复存在,你若愿意随我一起围剿季家,明你心志,我便可以尽弃前嫌,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两位神君坐镇?”芦竹骇然。

    天宫神君对于芦竹来说是仰望的存在,几乎代表了尘埃星最强的战力,别说是两个神君一起,就是一个也足以灭掉整个季家,倘若灵威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季家和季辽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还有个秘而不宣的消息,据说从不露面的神戮大人也会前往。”

    “嘶...”芦竹倒吸了一口冷气。

    神戮大名他久有耳闻,那可是高高在上的混元修士,相比分山河和天洁云还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乃是尘埃星无敌的存在啊。

    芦竹脑袋一阵眩晕,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芦兄,此后你我便是生死之交。”

    “呵呵呵,季某若是死于荒西,还请芦兄代我照顾娘亲和龙姬。”

    “芦兄你快走,我来给你断后!”

    一时间季辽的声音在芦竹的脑海里震荡起来,芦竹仿若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有无数只大手猛力的拉扯,想要将他吞噬。

    灵威站了起来,负手背对着芦竹。

    “人行于世不过‘忠义’二字,该当如何你自己选吧。”

    芦竹明白灵威的意思。

    他身为灵威的徒孙,若答应了灵威便选择了忠,而选择季辽的话那便是选择了义。

    灵威似惜材爱物,再次补充着说道,“你是我最为器重的人,有领袖之风,芦竹啊...可别因一时冲动坏了你大好前程。”

    芦竹闻言摇头苦笑,“忠义啊,真的好难选啊。”

    良久之后,只听呼啦一声,一团红芒在洞府之内升起。

    灼热的烈焰升起,先是芦竹的衣角,再是发梢,直至最后彻底把芦竹包裹起来。

    火光之中,芦竹仍是那副洒脱淡然,哪怕是此刻面临着生死。

    火光烧穿了道袍,烧灼到了皮肤,而芦竹却仍是脸色未变。

    “芦兄借我些钱吧。”

    “你我互相扶持,哪有辈分之说啊。”

    “哈哈哈,此生最痛快的便是与你芦竹相交。”

    一幕幕的画面在芦竹眼前闪过,一幕幕的场景在他脑海里回荡,这一生中他历经无数,唯一能称为挚友的只有季辽一人。

    他选择了义,选择了绝不背叛季辽。

    火光燃烧,烧穿了皮肤,血液在火光中滚烫,染红了他身下的大地。

    业火焚身,燃尽了芦竹的肉身,燃烧着他的灵海,他的元婴也在火光中逐渐焚化。

    “季兄,芦某此生不负,来世还当兄弟,哈哈哈!”

    芦竹身影化作飞灰,空荡的洞府里盘旋着芦竹最后那洒然的笑。

    “玉菩提:芦竹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一直都不想写这一段,也想写的好一些,但我功力有限,想一想这只能是最好的结局。芦竹...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