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世符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一切从心
    澄澈的水液盖满了天穹,一枚枚散发着明亮而又柔和光泽的萤石悬浮在水液之中。

    那许多萤石足有人头大小,溢出的光泽更是如光纹一般在水中扩散。

    在大地举头仰望,只见那盖满了苍穹的水液先是清澈透明,而后是亮如白昼,随着高度的提升,到了萤石光芒也照不到的地方,最后变成了深邃的漆黑。

    苍穹上水液的水面极为平静,恍若凝固的胶脂,搭配上罗布在各处的灿烂萤石,大有一种这里是星域宇宙的感觉。

    地面有块巨大的湖泊,湖泊中的湖水也同样平静,映射着虚空中的景象,而虚空中的水面也映射着大地的淡淡虚影,二者互相映衬,行在这片天地之中给人一种莫名的玄妙之感。

    湖泊的正中修砌着一条宽阔的白玉廊桥,一行十数人在廊桥的正中缓步而行。

    “明日便是家族百万年一次的大祭,一切事宜可都准备好了?”这时十几人中,一个女子出声问道。

    “放心吧娘,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现在只差爹出关了。”一个中年男子回道。

    “嗯....”那女子轻轻应了一声。

    时间不长,十几人便行到了廊道的尽头。

    廊道的尽头连接着一片巨大的广场,而广场的正中则是有着一座不足百丈的石山。

    这石山不高但却苍劲有力,屹立在大地的正中仿佛是一把利刃插在了这里,把它那独有的苍然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

    十数人越过广场,行至了山脚,在山脚一处紧闭着大门的洞口前停了下来。

    这十几人不是别人,正是以季绣娘为首的季辽的妻室,以及以季不凡为首的季辽的四个儿子。

    他们到了门前立即分成了两排。

    第一排以季绣娘为首,龙姬次之,再然后是火琉璃、陈雪娥、甄灵儿以及羽云昭。

    第二排季不凡站于最前,季承祖,季崇峰以及季合鸣则是站于他的身后。

    时至他们飞升尘埃星已有三百多万年的岁月,此时的他们修为都有大步的精进。

    十数人中季合鸣、陈雪娥、季绣娘还都在化灵境,而龙姬、火琉璃、甄灵儿、羽云昭、季承祖、季崇峰则是都有了须弥境境界。

    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当属季辽的大儿子季不凡,现如今的境界已然与他爹季辽比肩,周身散发着只属于后天真灵的强大的气息。

    却说这十几个男女莺莺燕燕,不论哪一个都是人间绝色,而他们性格鲜明,仅凭衣着神态便能窥得一二。

    就见季绣娘端庄贤淑,龙姬则是冰清高冷,火琉璃娇艳如火,陈雪娥却是冰雪聪明,甄灵儿娇嫩灵动,羽云昭则是大气高贵。

    而季辽的四个儿子也是个性鲜明,身为季辽大儿子的季不凡清心纯澈,二儿子季承祖则是敦厚老实,三儿子季崇峰肃然冷峻,四儿子季合鸣则是不修边幅。

    放于世间这样十几个人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牵扯的,但现在他们却因季辽这样一个男人成了家人,这倒不失为是件趣事。

    “咱们老爷子上次出关在十几万年前了吧?”刚刚站稳,季合鸣便张嘴说道。

    “嗯,爹这段时间一直闭关不出,就算十几万年前出关也没在外界行走几日。”季承祖点头答应道。

    “诶呀,你说老爷子一天到晚的这么修炼也不闲烦。”

    “合鸣,说话注意些,没个长幼尊卑。”这时前方的羽云昭皱着黛眉,出言喝道。

    季合鸣一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季崇峰冰冷冷的眸子扫过洞府大门,随后扭向了季不凡,“大哥,现今我等只有你是后天之境,你说爹此次出关后,能否有希望突破先天?”

    季不凡缓缓摇头,“我才突破不久,对后天之境的玄妙还没完全掌握,至于爹到底达到了哪种程度,这我也说不清楚。”

    “嗨,老爷子都后天几百万年了,这次扬言闭生死关肯定有把握的。”季合鸣说道。

    季承祖笑着接话说道,“是啊,以爹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的。”

    “呵呵呵,到了中阶之后,寻常人若能在几百万年突破一个境界就不错了,但爹的修炼速度神鬼莫测,还真不能以常理揣摩啊。”季不凡说道。

    “大哥!我怎么感觉你这话是在说我呀。”季合鸣接话道。

    季承祖轻哼了一声,用训诫的语气说道,“难道不对么,你如此资质每天却只想玩乐,但凡你在修炼上下些功夫,现在也不应该是这种境界。”

    “我志不在此,修炼这么枯燥的事我季合鸣可不喜欢,况且老爷子一路高歌猛进,我就算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呀,我看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大树底下乘凉为好。”

    洞府之内。

    季辽盘坐于蒲团之上,他两手捏着指印置于膝间,双眸微合,宝光在他眼皮的缝隙间流淌,落向了地面,滚滚扩散开来。

    他体内的堪天归元决和五行衍火决在疯狂运转,同时向着功法的第九重冲击而去。

    只见他肌肤晶莹,可清晰的见到其内的骨骼经络,堪天归元决和五行衍火决的灵力在经脉之中按照特有的规律游走穿梭,最后向着他双眸之中汇聚。

    忽的,季辽身体轻颤了一下,那在他双眸里喷涌的宝光也猛烈起来。

    紧接着季辽脸上现出了痛苦之色,整个洞府似有感应也随之震动而起。

    “哼...”

    些许之后,一声轻哼传来,季辽身子一歪,向着一旁栽倒了下去。

    宝光逐渐消散,摇动的洞府也归于了平静。

    季辽勉强撑起身子,重重喘息了两口,这才把气喘匀了。

    再次盘坐而起,两手在身前一舞,把因方才冲击失败而导致的混乱的灵力压制了下去。

    “呼...”

    季辽长出了一口气,摇头一声苦笑,“又失败了,天尊的功法实在是太难了。”

    在吞服了补天神果之后,季辽便以恢复了两种功法,只不过吞炼之道被轮回之道压制,情急之下他便险之又险的将之炼化进了眼睛,把自己的双眼炼制成了两个孕有吞炼之道的法器。

    随着时间消逝,季辽以把堪天归元决和五行衍火决修炼到了第八层的巅峰,只差一丝便能迈步第九重境界,达到就连大逆天尊也未曾修到过的境界。

    只不过这两种功法的修炼难度超乎季辽的想象,多年以来不论他以何种方式冲击始终没能迈出最后一步,而方才的失败已不知是他地多少次失败了。

    每一次失败对季辽来说都是一次折磨,此时季辽只感两只眼睛里的两种道意极为狂暴,有种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制的感觉。

    他捂着两眼没敢睁开,害怕此时睁开眼睛,这处洞府乃至海底仙宫都被他这双眼睛吞噬炼化了。

    不过虽说无尽岁月这两种功法一直没有进展,但季辽总能在每次失败中感觉到什么,现如今他已隐隐约约触摸到了进境的边缘,想要突破只是时间的问题,故而他并没感到失落。

    待沉寂下来,季辽稍稍感应了外界,欣慰一笑,“呵呵呵,他们都来了,是时候出关了。”

    说完,季辽抖了抖衣袍站了起来,向着外界迈步而去。

    “轰隆隆...”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洞府的大门应声而开。

    季绣娘以及季不凡几人眼睛同时一亮。

    随后季绣娘和龙姬等季辽的妻子迎了上去,而季不凡季承祖等人则是拱手躬身,对着敞开的大门恭敬施礼。

    “老爷!”

    “相公!”

    “夫君...”

    季辽的身影缓缓在洞口出现,季绣娘几人便齐声喊道。

    季辽眼皮缝隙中有宝光闪耀,淡淡的强大灵力不受控制的向着外界四溢。

    他脸上挂着笑意,迈步出了洞府,可刚刚迈出一步,他的动作就又是一僵。

    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副画面啊,冥冥之中又与曾经在元魔界见到的景象重叠在了一起。

    只不过如今自己的外貌与景象里的自己稍有差异,而他的一众妻儿中则是少了徐璐凝和那个只在那里出现过的儿子。

    季辽仰头看向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当年他窥探画面时的方向。

    季辽不知道这是不是轮回,还是真的有未来或是前生。

    他闭着眼眸与那空无一物的虚空对视了许久,忽的一笑,莫名说道,“一切从心,莫要让这假象蒙蔽了心智。”

    “老爷!你在跟谁说话?”

    “是啊!老师你怎么了?该不会哪里出了问题了吧?”甄灵儿说完还特意摸了摸季辽的额头。

    冰雪聪明的陈雪娥淡然一笑,“怕是老爷不知修炼了什么通神的神通了。”

    这时季不凡等人也迎了上来。

    季崇峰打量着季辽,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疑色,稍稍琢磨开口问道,“爹,您的眼睛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这双眼睛...?”

    季辽缓缓低头,笑道,“这双眼睛灵力混乱,一时间我无法压制,若是此时睁开,怕是整个天海仙岛都得给我炼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