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世符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伤春悲秋
    这些时日天海仙岛内极其热闹,所有的季家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却见天海仙岛所有的海岛之上都飘起了红绸,摆上了大席,一日之中酒食时刻不断,不论男女老幼聚在了一起,迎接季家百万年才有一次的幸事。

    爆竹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在黑夜里绽放出灿烂的焰火,把天海仙岛的夜空点缀在五光十色的光芒之内。

    在这一刻每一个季家人都是满脸的幸福,喝着最为香醇的美酒,吃着最为美味的佳肴,与最为亲近的人吐露着心声。

    一个头顶扎着两个球的稚童在街道上奔跑。

    他身着崭新的衣衫,手里拿着风车,头顶着灿烂的焰火,那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童真无邪。

    “嘿嘿,二娃子,你慢点...。”一个妇人提着衣袍在他身后喊道。

    “娘,你别跟着我啦,晚些我就回去!”那稚童笑着回头说道,而后一头扎进了人群。

    “啧,这孩子....”妇人埋怨了一句,无奈的转身而回。

    酒席之上。

    “说起来,我们真是幸福啊,竟能在有生之年赶上家族百万年一次的大祭。”

    与其同桌的另一个男子呵呵一笑,端起大碗喝了一口,随后说道,“不是幸福,是幸运。”

    “是啊,是幸运。”另个男子说道。

    “百万年啊,那是多么悠久的岁月,别说是我们这些凡人了,就算是修行的人又能怎样,还不是一样挨不过这漫长的岁月呀。”

    “说起来也是,初阶修士顶多也就十几万年的寿元,家族里的许多修士甚至就连老祖的面都见不上啊。”

    “老祖修为通天彻地,老祖这一次闭关得有几十万年了吧?”

    “差不多吧,族里的人都是这么传的。”

    “如果能见上老祖一面那才叫真的幸运。”

    “说的对,哪怕是远远看上一眼也好啊。”

    “算了吧,祖岛只有修士才允许去,我们呐能听听老祖讲道的声音就不错了。”

    “来来来不说那些,喝!”

    “对!喝酒!明天就要大祭了。”

    说完,一桌上的男子端起大碗撞在了一起,澄澈的酒花四溅开来。

    经过了三百万年的修养生息,生活在天海仙岛的季氏族人已有千万,好在天海仙岛的范围很广,千万季家人生活在这里也不觉拥挤。

    天海仙岛与世隔绝,是处令人艳羡的世外桃源,这里处处美景,处处生机,有着自己的文化,形成了与外界强者为尊截然相反的生存体系。

    天海仙岛的季家人民风淳朴,这里没有争夺,也没有尔虞我诈,就算不能修炼的季家人可以习文,不喜习文还可习武,就算什么都不做也不会饿着肚子,摒弃了男尊女卑男耕女织的恶习,真正意义的做到了不论男女一视同仁,倘若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这里,那就只有“美好”二字才能匹配了。

    海底仙宫。

    季辽在一众家眷的簇拥下,到了大殿。

    此时他的儿女子孙早已等在了这里,整整齐齐的站于大殿的两侧。

    大殿之内足有千余人,见季辽在大殿的门口现身,当即齐身下拜,高声诵道。

    “拜见老祖。”

    “拜见老祖。”

    季辽微微颔首,走在大殿正中,目光在两侧的人群扫过,发现只有极少数人他还认识。

    季子禾和季念霜、季念月、季九儿等几个姐妹站于人群最前。

    乖巧的季念霜和季念月拱手低头,对季辽恭恭敬敬。

    而季辽的大女儿季子禾则是在季辽路过她时,俏皮的对着季辽眨了眨眼睛。

    季辽眼眉轻轻一挑,藏于袖中的手指轻轻一弹。

    “嘿呦....”

    季子禾小声的叫了一声,撅起小嘴揉着额头,满眼怨念的瞪了一眼季辽。

    季子禾在最初由龙姬教养,对其宠爱有加,在当时的紫气宗几乎是公主般的存在,而找到季辽之后,季辽更是对她加倍的宠溺,以用来弥补她和龙姬这对母女,如此便造就了季子禾如今大大咧咧单纯的性子。

    季辽不经意间勾起了嘴角,迈步上了台阶,一屁股坐在了主位之上。

    放眼看着殿下千余人,季辽心里涌起了一抹欣慰,回忆起了从前。

    他自小便出生在修仙家族,只不过那时他身处的环境可与现在不同。

    那时的季家对族人很是苛刻,哪怕他这个嫡系血脉,也仅是能够果腹而已,同时季家对凡尘接触太多,致使季家族人互相极为冷漠。

    他教训了季风后,离开家门便被季风的父亲追杀,险之又险的脱身开启了他的修炼之路。

    任谁也想象不到那时的一个少年,如今以成长至此,做了这样一个家族的老祖。

    一幕幕

    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过了很久很久,季辽这才收敛了思绪,自嘲笑道,“哎,修士啊真不该待在安乐窝里,想不到我季辽也有一日会伤春悲秋,忆起过往啊。”

    说完,他目光落向了殿下,便见苏不提、蔡志鸿、温情儿姐妹以及他的几个弟子赫然都在。

    他笑着问道,“可曾邀请了你们师叔?”

    苏不提蔡志鸿几人对视了一眼,随后蔡志鸿拱手回道,“回父亲,请帖是孩儿亲自送去的,若是现在还没来的话...应该是不会来了。”

    季辽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失望。

    当年他与灵威和大道子生了嫌隙,不过这无尽的岁月过去,那些嫌隙在季辽心里早已冰释,他送去了请帖便是主动放低了姿态,想不到他们依然无动于衷。

    然而他们没来也就罢了,可芦竹也不见影子这可就说不过去了。

    芦竹是季辽这一辈子最为要好的兄弟,可以以性命相托,赴汤蹈火,百万年前他还特意拿出大量的仙骨,以及顶级化灵灵才为其化灵,虽说多年不见,但情谊却丝毫不减。

    转念一想也对,既然灵威大道子都没来这里,那么他芦竹也不该来,毕竟季辽拖他暗藏在灵威的身边,以便掌握天宫的动向,若是被灵威注意,搞不好就有泄漏身份的危险。

    “芦兄啊,我是多么想与你分享我季辽亲手缔造的这方世界啊。”季辽心声说道。

    收敛心绪,季辽看向了季承祖。

    “外界的季家人可都回来了?”

    “回父亲,都回来了,一个不差。”季承祖回道。

    “嗯,很好,百万年的岁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既是家族盛世那就不要落下一个。”

    “是啊,家族大祭乃是大事,所有的事物再急都得放一放。”

    季辽再次看向了季崇峰,“崇峰啊,家族大祭是小事,哪怕是有噬灵虫群的保护,也不能掉以轻心。”

    季崇峰冰冷冷的眸子一闪,拱手说道,“此前孩儿以把家族内的防御大阵彻底的检查了一遍,所有传送到外界以及外界的传送阵孩儿也检查过了,一切运转如常,父亲放心。”

    季辽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目光扫过全场,开口说道,“此次大祭我会为你们讲道七日,你等当细心聆听,用心参悟,莫要错过了这个机缘。”

    “倾听老祖教诲。”

    “倾听老祖教诲。”

    千余个季家人其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