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第172章 敌我指挥官暗中较劲
    王峰没想到他这个临时接管阵地的最高长官,下达命令竟被工兵营的士兵坚决抵制,没有一个士兵服从命令快速撤离阵地,不仅大骂道:“混蛋,我们撤离是为了躲避敌机轰炸,想活命的赶紧撤离阵地。”

    无论王峰如何粗野的谩骂,那些用生命和鲜血誓死坚守阵地的工兵营士兵,没有一个离开。

    罗刚带着第三团仅有一个连编制的部队,坚决执行命令撤出阵地,他冲到王峰跟前,被王峰一把拽住大声命令道:“命令第三团所有士兵,持枪将继续坚守阵地的工兵营驱离阵地,速度要快。”

    第三团一百多士兵接到命令,命令他们枪口对准英勇与敌拼杀,驱赶好不容易坚守住阵地的工兵营士兵离开阵地,一个个瞪着惊诧的眼神,踌躇着不动。

    王峰愤怒的吼道:“第三团的所有士兵,必须坚决执行命令,如果你们想不通,不把工兵营士兵驱离阵地,你们就是杀害这群士兵的凶手,我会把你们以违抗战场长官命令,残杀友邻部队士兵的罪名,交由军事法庭审判,马上行动。”

    第三团的士兵为了自保,只得执行命令,端着枪野蛮的把工兵营的士兵驱离阵地。

    工兵营的士兵哪能就这么被当成待宰的羔羊,被武装驱离阵地?有些想不通的竟持枪对抗。

    王峰实在忍无可忍,本想开枪警示,当看到空中日军战机已经开始俯冲,分分钟就会在阵地投下大量炸弹,一旦这些还没有来得及撤离的士兵,遭到空中落地炸弹轰炸,会伤亡惨重,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保护第三团士兵不遭受炸弹轰炸,白白丢了性命,果断的命令,放弃驱离工兵营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方五十米以外分散撤退,立即隐蔽躲避日军战机的轰炸。

    日军几十架轰炸机群,在庙行前沿阵地上空盘旋,突然前队向下俯冲,当飞行到阵地上方,一颗颗25kg的炸弹从天而降,落地后爆炸。

    此时地面火炮和坦克几乎同时向阵地发射一发发炮弹,整个阵地被炸弹、炮弹爆炸的黑色烟火,越来越弥漫的扫荡着阵地。

    爆炸分解开的榴散弹片,在爆起的土石裹挟下,斜飞着飞出去,带着刺耳的尖叫声越来越密集的射向还没有撤离阵地的士兵身上。

    借助飞机大炮强大火力掩护的日军部队,端着上着刺刀的步枪,就像一群饿狼疯狂的扑向阵地,配备的轻重机枪火力贴着地面残忍的喷吐着火舌,扫向抗日部队的前沿阵地。

    只在刹那间,庙行拉长阻击日军进攻的战线,顿时成为一片火海,坚守在阵地士兵被空中日战机投下的炸弹,地面火炮坦克的炮火打击下,有的被腾空爆起落下时已经是尸骨分离,有的当时就被炸得血肉模糊,认不出面目。

    还有的被炸断了腿胳膊,更残忍的是头被炸没了,身子也被炸的七零八落。

    整个阵地在硝烟烽火笼罩下,弥漫的什么也看不见。可谁又知道那些坚守阵地的抗日士兵,他们有的已经在这次残酷的轰炸中献出了生命,有的被炸的断腿断胳膊,那些受轻伤的庆幸自己还活着,还能拿枪继续与日军做生死之战。

    五分钟后,日军战机连续三次俯冲投弹,机枪扫射抗日部队的阻击阵地,最后猛的向上爬升,在没有地面部队高炮火力打击下,逍遥的来去自如。

    日军的炮火也停止了轰炸,地面日军部队马上对我军前沿阵地展开更为凶猛的进攻。

    王峰在日军战机向上爬升时,断定敌战机要返回,日军地面炮火也会在分分钟停止炮击,为了部队能快速返回阵地阻击进攻的日军,大声命令道:“以最快的速度抢占阵地,马上投入战斗。”

    第三团经过几个小时非常残酷训练的一百多士兵,看到刚才日军空有飞机轰炸,地面有火炮炮火打击,把第三团刚撤出的前沿阵地,几乎轰炸的成为一片焦土,不仅胆寒中佩服他们的王峰团长,及时下达撤出阵地命令,救了他们的性命。

    此时听到快速冲进阵地的命令,一个个冒着还没有消散的阵地硝烟烽火,就像下山猛虎疯狂的扑向阵地,快速占据自己的阻击位置,趴在被摧毁的战壕跟前,发现大批的鬼子嚎叫着冲上来,顾不得隐蔽端着枪喷吐着火舌扫向敌人。

    王峰以惊人的速度冲在最前面,当他发现坚决不执行撤出阵地命令的工兵营,剩下的二百多名士兵,此时已经被炸弹炮火轰炸的再次折损大半,能继续拿枪杀鬼子的不足百人。

    这可是临撤退前将近二百多士兵,就这么在日军的飞机大炮的轰炸中,白白送了性命。

    他们虽然誓死不撤出阵地,可他们这种可嘉的精神就因为不服从命令,在日军空地强大的重火力打击下送了性命,可悲可叹之余的王峰,心中沉痛的看着被炸得血肉模糊,断腿断胳膊的士兵,不禁泪如泉涌。

    王峰恨自己为什么不采取果断措施,强制把他们轰出阵地,为了一时的柔弱,害死了这么多抗日士兵。

    他看到工兵营新整编的一连朱连长,身上的军装被炮火硝烟撕破成碎片,一条胳膊的衣服袖子不知飞到了哪里,露着的膀子往外流血,但还是端着一挺zb-26轻机枪,喷吐着火舌扫向进攻的日军,不仅冲到跟前一把把他拽倒。

    朱连长被日军空中飞机投弹地面炮火轰炸,摧毁了前线阵地,又伤亡了一半兵力,暴怒的一脚踢开趴在地上操纵机枪的机枪射手,端着机枪站起来,嘶喊着喷吐炙热的火舌,消灭进攻的日军。

    此时被人突然狠厉的拽倒在地,愤怒的转身将端在手里的机枪,就要砸向拽倒他的人,并暴怒的大骂道:“卧槽尼玛啦隔壁,你为什么要把我拽到?”

    “啊?怎么是你王团长,你为什么要把我拽倒,快放开我,我一定要杀了这些天杀的小鬼子,为工兵营战死在阵地上的士兵兄弟们报仇,为壮烈的杜志国营长报仇。”

    “朱连长,你是一名带领部队坚守阵地的连长,不是一般的士兵,现在工兵营刚整编的两个连,就因为不服从我的命令,才造成这么大的伤亡,难道你不应该受到军法处置吗?”

    “王团长,是我混蛋,是我没有听你的命令害死了我们工兵营这么多士兵,等这仗打完,你枪毙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