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章:天上掉下来个神
    灵界苦溯海上,北风吹尽白云,海面不时泛起浪花。苦溯海上空隐约可见一个黑影快速飘动。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皮肤黝黑,圆圆的光头在阳光下有些反光。

    少年嘴里哼着小曲,享受着异国他乡的美景。不料身子突然受力,改变了他飞行的方向。没过多久他便看到前方一座小岛,小岛形状他很眼熟,一下子惊叫起来——是个熊猫模样的岛屿。

    小岛东南方向,一群类似非洲土著的黑人正跪倒在高台上祈求神灵保佑。祭祀的桌案上摆放着他们捕获的野兽与水果,桌案两侧立着两根柱子,柱子上绑着一男一女,下面堆放着木柴。

    案前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祭司正在左奔右跳摇头晃脑,手里一把不知道什么鸟毛制成的法杖,嘴里念念有词。正当女祭司念完祷告词,仰天高喊时天空飞来一人正好落在她身上。

    此人正是空中飘动的少年,他看着眼前一群黑人,惊讶道:“额的亲娘哎,这是非洲吗?”

    黑人们看见少年,纷纷举起手中的木矛对着他,神情愤怒似乎是他犯了什么大错。黑人中一个年迈的老人走了出来,头顶鸟兽毛叽里呱啦喊着什么。

    少年一看这样子惊慌道:“兄弟们冷静。”发现众人还在逼近,心想应该说英语,无奈只能用蹩脚的英文说,“Brothers, calm down。No no no, I am a good person。”

    黑人们不理会他,木矛已经顶在他的胸口。这下着急了,一看周围这情况像是在祭祀,语无伦次道:“I am your God…雅蠛蝶…萨瓦迪卡…你大爷的,你再戳我一下试试。”

    那位年迈的首领指着少年,又指了指他屁股底下快没气的女祭司。少年一下子明白了,赶忙起身掐住女祭司的人中。见没什么效果,双手按压胸口。还没按几下就被一人用木矛戳中屁股,当下捂着屁股跳了起来,嘴里骂道:“你个缺心眼的,没看到我在施救吗?”

    女祭司被一番折腾总算醒过来了,见族人们正围攻少年赶忙阻止道:“停手,他是上天派来的神(古语)。”

    首领叫停了围攻少年的族人问道:“您是来拯救我族的吗(古语)?”

    少年看见首领叽里呱啦说着什么,可他也听不懂啊,以为在审问他,直接运起灵气一记火拳轰向案桌。案桌被火拳击中一下子燃烧起来,少年装出一副高手的模样吼道:“我是会法术的,你们再戳我小心我翻脸。”心里却发怵,自己就会这一招,还时灵时不灵,幸好这次成功了。怎料众人见到他施展法术,纷纷跪倒祈求他为族内除害。

    少年总算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兄弟,还好你学会了这一招,不然就完蛋了。你说你族长是不是老糊涂了,把咱们送到这个鬼地方。”

    少年身上另一个声音响起:“他老人家能送咱们出来都不容易了。”

    少年点点头看着跪倒的黑人们咳嗽一声,一副君王模样说:“众卿平身,寡人不怪罪你们便是。”

    黑人们也听不懂他说话,双方各说各的,场面乱成一团。交流上有障碍,各种“手语、画图都用上了,最后少年被带到一座山上。

    首领指着山腰说:“尊敬的神,妖兽就在前面,请您施展神通为民除害(古语)。”说完领着族人退居山下。

    少年名叫孟缘,是一个异界(地球)之人,此时的身体并不是他的,而是战神族最后一名族人帝羽的。孟缘并没有对帝羽进行夺舍,一来没本事夺,二来自己这条小命还是人家保下来的。

    孟缘看着黑人们都下山了,不解道:“你说那群黑泥鳅们把咱们引到这里想干吗?该不会喂野兽吧?”

    帝羽性格憨厚把人总往好的方向想,回应道:“不至于吧!看他们的样子会不会把咱们当仙人了?”

    “屁话,你见到仙人一口吃的也不给的。我就想吃口肉都被那个女祭司夺下了。落到你身上真倒了八辈子血霉,就没吃过一顿好的。”

    孟缘正说着就听到山上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几个呼吸的工夫,一只两米长,黑白兽纹交织外形似虎的野兽冲了出来。孟缘一看撒腿就跑,边跑边喊道:“亲娘哎,野兽吃人了,救命啊!”

    就这样孟缘撒丫子跑,野兽在后面狂追,两者一前一后在山林间穿梭。幸亏孟缘前些日子已经筑基,修为也达到灵元七阶,身体素质强于常人,不然早就成了野兽的美味。

    逃了小半小时,孟缘跑不动了,爬上一颗大树的树杈。野兽在树下吼叫,孟缘喘着大气嘲讽道:“你个没脑子的蠢货,路上那么多野味不去吃非追着我。小爷是那么容易被追上的吗?知不知道什么叫校园长跑冠军?”又喘了一口气说,“那是我哥!你个蠢货,有种爬上来呀!看到没,上好的大屁股,你吃得到吗?”拍拍自己的屁股说。

    野兽似乎被气到了,竟然往后退了几步,一个猛冲扑向孟缘。孟缘骑在树杈上就是一记火拳,野兽中招摔倒下去。看着它扑腾了几下就不动了,大笑道:“小样,凭你这智商跟我斗。”

    跳下树走到野兽旁豪气道:“前有景阳冈武松十八碗醉酒打老虎,今有小孟爷熊猫岛智斗大猛兽。”正感慨时野兽突然诈尸扑向他。

    孟缘一时得意失去警戒被扑倒在地,眼看猛兽嘴巴大张露出利齿咬他颈部,慌忙之下双臂紧紧抱住野兽脖子,张开嘴学着它的样子一顿乱咬。

    野兽吃痛,想咬人却无处下口。四肢乱抓,两者厮打在一起。孟缘在厮打中找到机会用手指戳瞎野兽双眼,野兽失明突然暴走。孟缘赶紧拉开距离,看着四处乱撞的野兽,找准时机全力一击。

    野兽被打翻撞在树干上,孟缘跑过去又补了几拳。见野兽已被打得面目全非,又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抓伤的伤口,无力地瘫坐下来,心有余悸道:“佛祖保佑,你们灵界的动物都成精了。”

    山下黑人首领收到族人报告,尊敬的神已经收服了妖兽。首领大喜带领族人迎接孟缘。黑人们看见孟缘,举起木矛吼叫。几个壮小伙子抬起孟缘,本想着抛几下庆祝,不料孟缘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第三日清晨,孟缘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处在草垛子搭建的小屋里。身上的伤痕也敷了草药,只是动一下还是非常疼的。要不是他已经筑基,这种伤势早就死了。

    当下活动了一下胳膊,却碰到什么毛发的东西,一摸之下差点吓死。这触感很像他打死的那只野兽,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翻滚开来。不料一下子撞到一根柱子上,痛得他差点一口气没换过来嗝屁了。

    孟缘忍痛想要爬出去,却听到一个叽里呱啦的声音。

    清晨黑夜还未完全散去,加之屋内没有光源,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孟缘顺着声音探去隐约间看到了一双眼睛,大叫道:“亲娘啊,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