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六章:五绝天尊
    熊猫洞穴位于荒岛正北面,在一片竹林的后面。竹林面积不小,足足有小半个山头,且竹的种类也比较多,包括刺竹、苦竹、箬竹、冷箭竹等,其中最神奇的是一种紫色竹子。竹身约长三四丈,通体发紫,其叶薄而尖长,呈青黄色。仔细查看会发现叶子上有许多小孔,一缕阳光透过竹林照射在上面,投射出一幅奇特的图案。

    帝羽背着母熊猫,一步一个深脚印,额头汗水直流,显得狼狈不堪,心里想着这大熊猫怕有一千多斤了。若非自己已经达到灵元七阶,能运转灵气,这种负重怕是要力竭而亡。

    小熊猫则将虎皮披在身上,整个身子都被裹住了,每爬几步还会学一声虎啸,至于孟缘叫他带的虎肉早不知道扔哪里去了。好在过了紫竹林后终于到了母熊猫所说的熊洞,在一根粗约两丈,高约四五丈的白玉制成的竹子里面。

    白玉竹没有门,中间一节上写有五个大字——缘,妙不可言。帝羽刚想问怎么进去,就见小熊猫一双熊掌拍在玉竹上,玉竹周围出现一道光幕,小熊猫很高兴地爬了进去。

    孟缘心想,这么大的白玉竹子,里面一定非常奢华。想来宝贝肯定不少,这次赚大发了。然而当他进入竹内却发现里面空荡荡一片,仅有一个石桌,桌上一个茶盘,桌底四个石凳,除此之外连一张床都没有。

    帝羽看到这景象也有些傻眼,这还不如长老们住的矿洞。但他生性淳厚,也没说什么,放下母熊猫就坐在地上休息了。

    母熊猫醒来后,示意小熊猫去拿东西,不一会小熊猫就拿来了一个红色木匣。母熊猫打开木匣取了一个白玉瓶子,倒出一粒黑色丹药吃了下去。

    一旁休息的帝羽隔很远都能闻到一股香味,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母熊猫在吃下丹药后,伤口竟然开始迅速愈合,这哪是快死的征兆。

    孟缘看着母熊猫逐渐恢复了生气,大叫不好,上当了。帝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孟缘就叫他赶紧逃。可惜一声冷哼阻止了他。

    母熊猫吃了丹药,才几个呼吸的工夫就站了起来,朝着帝羽走来。孟缘接管了身体谄媚道:“前辈果真不凡,只眨眼间伤势就已痊愈。既然前辈无恙,照顾小熊之事晚辈也不敢夺爱,就此别过。”说着还双手抱拳,一副江湖中人模样。

    母熊眯着熊眼,也不知道是笑还是怒,淡淡说道:“小恩人别急啊,我还有宝贝给你呢。”

    “不不不,救人乃我辈义不容辞之事,岂敢索要回报。前辈好生休养,晚辈就此告辞。”说着脚底开始抹油,朝着光幕逃去。可惜光幕消失,撞在了竹壁上。

    孟缘转身道:“不知前辈何意?”

    母熊猫道:“既然答应了照顾我孩儿,那你便留下来吧。”

    “哼,你这忘恩负义之熊,别以为老子怕你。把老子逼急了,打碎你这熊洞。”孟缘气狠狠地说。

    母熊笑了起来,也不理他,坐在石凳上像人一样喝起茶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抓起茶杯的。

    帝羽接管身体,孟缘指挥道:“想来这熊猫还没完全恢复,咱们要不要趁机打伤她,然后逃出去?”这会他可不管什么国不国宝了,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帝羽摇头道:“她现在恢复了修为,我怕是打不过她。”

    孟缘气骂道:“叫你之前不顺手埋了她,还贪恋什么宝贝。现在可好,又是打不过,你到底能打得过谁。”

    帝羽一脸黑线,不理会孟缘,一拳朝竹壁打去。可他的拳劲像打在棉花上,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当下又打了几拳,甚至用了寒冰绵掌也没任何反应。

    母熊猫悠悠道:“别浪费力气了,你是打不碎的。过来一起喝杯茶,消消火气。”

    孟缘怕帝羽嘴笨吃亏,又接管了身体说:“你不想杀我是吧?叫我做什么直说吧,何必拐弯抹角。”

    母熊猫点了点头道:“倒也不蠢了。我之前说的托你照顾我孩儿也并非完全骗你,不过有个条件而已。”见孟缘没理会她继续道,“我看你小小年纪修为怕是到了灵元后期了吧?虽然这修为不算很惊艳,可你却只修行了几个月,这倒让我很好奇。你师尊是谁?”

    孟缘咕噜着眼睛,想着自己刚从黑荥岛逃出来,这种事情怎么能报出来呢。帝羽的族人为了助他们逃离,想来此刻都已经死完了。

    该报哪个名号呢?战神一族怕不能报,全族都成罪人了。嘴角一撇笑道:“吾师尊乃堂堂赤炎仙君是也。”帝羽听后很不高兴,似乎很讨厌这个名字。

    母熊猫冷哼一声道:“小小年纪,满嘴谎言。你虽然有修炼火系功法的迹象,可赤炎仙君既称仙君自是修为已至仙君境界,这等大人物又岂会收你为徒。你若再不讲实话,你就呆在这里等死吧。”说完带着小熊猫就消失在一片光幕中。

    帝羽生气道:“你为什么说赤炎仙君是我师尊,他明明害了我好多族人。”

    “你懂什么。你没听你那些长老说你们是什么罪恶的后代,隐瞒都来不及,难道还要扯着嗓子承认自己的身份吗?你怎么就那么傻呢?”孟缘没好气地说。

    见帝羽还是很生气,孟缘安慰道:“好了,下次不冒那老东西的名号了,一点鸟用都没有。”

    孟缘思索了好久,将他在地球上看的所有大神名著过了一遍得出了以下结论。

    第一,这只母熊猫肯定不是妖王,毕竟她差点让一只七阶妖虎杀了这是事实。不是妖王却能说人话,说明是只有背景的熊。

    第二,那么多不同种类的竹子,生长环境都是不一样的,根据自己多年学习生物课程的经验分析,肯定不是自己长出来的,怕是专门种的。

    第三,这根白玉竹子虽然很大,但看里面的空间明显比它大多了。所以这里应该是什么阵法之类的,真正的宝物应该藏在其他地方,该怎么偷出来呢。

    第四,那只小熊猫还能变形,但实力貌似很弱,应该能带走,到时候牵出去溜达一定很酷。

    帝羽听不下去了,打断道:“你能先想一下怎么逃出去吗?”

    孟缘自信道:“放心,我是谁,想出去就一句话的事。”

    帝羽好奇的看着孟缘,猜想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只见孟缘操控着帝羽的身体,跪在地上,口中大喊:“前辈,我错了,我一定老实交代。”边说边磕头,态度非常诚恳。

    果然,一道光幕出现,母熊猫带这小熊猫走了出来。看了他一眼道:“讲吧!”

    孟缘依旧跪在地上,将他编好的故事诉说一遍。大概是说自己本是一小家族的少年,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仙人说他骨骼惊奇,是修仙的好苗子,于是教自己修行。只可惜修行不久,这仙人遭遇仇人追杀,带着自己逃命时又被高手围住。仙人说他是千古奇才,宁肯自己陨落也要保下他,于是他便流落到这个荒岛。说时声泪俱下,对自己师尊的遭遇痛惜万分。这话五分真五分假,倒把母熊猫忽悠过去了。

    母熊猫对帝羽讲:“这也难怪你这般年纪有了这等修为。既如此,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光幕出现,帝羽来到一处墓碑前,见墓碑上四个大字——岂敢称绝。

    孟缘看了一下墓志铭,大概内容如下:吾修行千载,踏遍三界,终得五绝天尊称号。奈何千载盛名一朝失,枪法败于白眉;阵法败于玉衡;医术败于毒后;神火之术竟落黄口小儿一成。纵炼丹之术绝三界,吾岂敢称五绝。

    三界之大,何以踏山巅,何以问沧海,何以登仙台,何以见红颜。不如归去,唯有归去。然仙界之人不可下界,余独闯妖族圣地,得妖帝许可,舍千载修为得以下界。

    吾孑身一人,游至苦溯荒岛,遇一灵物,憨态可掬,甚得吾心。其貌如猫,体型似熊,故取名猫熊。以猫熊称之,见其摇头挠胸,貌似不喜,故以熊猫称之。知其贪竹,故游遍人界,寻竹六百七十二属,以其喜好,留之六七。

    听闻紫竹仙子喜种一竹,曰紫缘。余以仙丹换之,遭拒。又闻紫竹仙子好武,余思之再三,赠其本命仙兵——雀舌。

    仙子动容,设赌,余败之,枯坐云台三百载。期满而归,熊猫寿终。余引以为憾事,取昆仑白玉建得竹宫已解忧思。

    千年紫缘开,瑶池邀仙宴。帝后命我掌管丹宴一事,寻我不得,知我私自下界之事。帝后盛怒,余恐连坐,自裁谢罪。奈何丹药之术敢称一绝,唯恐遗失,遂设五关,赠与有缘人。

    帝羽看后对这五绝天尊佩服不已,孟缘则有不同看法。说道:“瞎感动什么?他这是典型的装B失败。你看他这一生败给这个,败给那个,最后落个自杀的下场。你说说,这种人你佩服他干嘛。我们要像你帝永老祖说的那样,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而不是做一个因为比不过别人就死要面子逃避的失败者,明白吗?”

    帝羽想着孟缘说的,好像是有那么几分道理。自己决不能辜负长老们的期望,救出曦儿,振兴本族。

    孟缘问母熊猫说:“你就是那只熊猫的后代吧?”

    母熊猫朝着墓碑一拜,说:“我族世代守护,就想为主人找个传人。你来此也算缘分,既然有缘就去闯关吧。顺便提醒你一句,关卡凶险,生死慎重。”

    “哼,我倒想看看这五关有什么名堂。”装出一副高人模样,却不知道如何闯关,咳了一声问道,“怎么进去呢?”

    母熊猫啥也没说,抬起熊腿就是一脚,将孟缘踢向墓碑。墓碑似有灵性,开启一道光幕,孟缘就这样被母熊猫踢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