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八章:自古枪兵幸运E
    孟缘阻止了帝羽,自己则挑了一杆长枪。至于为什么挑长枪做武器,因为一句话,自古枪兵幸运E。然而,他这刷剧刷一半的恶习导致他根本不知道,这句话其实说的是枪兵结局都很悲惨,他理解反了。如果真要幸运值,他应该选弓箭啊,毕竟自古弓兵多挂B。

    孟缘接管了帝羽的身体,这次可不是为了尝美味,追兔子,是正儿八经的战斗。战斗之前热热身,甩甩头扭扭腰,扎个马步之类的。

    至于他到底会不会使枪?答案当然是——会咯,只不过他会的枪不是冷兵器,而是装子弹的枪。作为一个特种兵的儿子,孟缘可没少被折磨,要不然他那嘴臭、痞子样是从哪学的。

    当然这不是说部队风气差,按照孟缘一个师傅说的,这叫做个“社会人”。毕竟“社会人”调教起流氓相对容易些,一切都是为了社会治安嘛。

    孟缘在父亲以及其战友的调教下,拿过不少少年武术比赛的冠军,身体素质也是不差的。只不过人“学坏”了,遇到事情总是出半分力。原则是,从不干吃力不讨好的事。

    孟缘手里提着枪,感觉也不重,跟他以前学拼刺时的感觉差不多。殊不知这是他借住了帝羽的身体,不然这杆枪比他现世之人还重几倍。熟悉了一下感觉,就示意那石人可以开始了。

    石人手中的是一杆桃木做的木枪,真不知道它那笨重的身体要如何耍枪。孟缘提着长枪在石人周围打转,寻找机会。石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孟缘走动。

    孟缘绕到石人背后,抓住机会就刺了上去,一刺之后立马后撤,典型的步枪刺杀。石人甚至连身子都没转过来,枪尾一扫就化解了孟缘的攻击。

    孟缘骂道:“奶奶个熊的,你眼睛长在屁股上了吗?这也能看见。”心中则暗暗叫苦,果然没那么简单啊。

    孟缘见石人不转身过来,自己也不到正面去,反正有便宜不占那叫王八蛋。当下先刺石人背心,刺至一半立马转刺屁股。可这石人似乎能未卜先知一样,后发先至,枪尾抵到孟缘胸口,一撞孟缘便倒飞了出去。

    孟缘站起身子,揉一揉胸口,思索着该怎么办。帝羽有些担心道:“要不试试狼牙棒怎么样?我看那个很猛哎!”孟缘没有理会他,而是站到石人对面大概两三丈远的地方,长枪立地,看着石人也不动了。

    石人见帝羽不出手,愣在原地。孟缘一看石人状态就验证了他的猜想,这石头怪果然没有脑子,而且好像不能移动。心里一高兴,扔下长枪就换了一根长鞭,虽然他不会用长鞭,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当下拿起长鞭对着石人一顿狂甩,石人依旧站在原地不动,手中长枪轻松应对,最后石人手中木枪抖了个圈,缠住鞭子一挑直接将鞭子挑飞。

    帝羽看不下去了,劝道:“要不我用狼牙棒试试?”孟缘很尴尬,气恼道:“随你便。” 交出了控制权。

    帝羽可不像孟缘一样耍滑头,举起狼牙棒就冲石人招呼,石人依旧不慌不忙,轻松应对。孟缘出主意,叫帝羽用力砸木枪,砸断了以五绝天尊秉性,总不能不认输吧。主意是不错,实施就成问题了。

    无论帝羽从何角度,用多大力都会被石人以一个很诡异的角度卸掉力度。明明是一杆木制枪,可总给人一种坚硬无比的感觉。帝羽不会控制力道,缠斗了好一会感觉体力不足,停手休息。

    孟缘回想过第一关的细节,思索着第二关应该如何渡过。第一关拼耐力,第二关难道拼体力吗?可这石头像是有源源不断的力气,谁能拼得过它。忽然脑袋瓜子一亮想到了一个主意,帝羽听后也觉得可行。

    帝羽换上了弓箭,第一箭射向石人眉心,被轻松挡掉。第二箭射向石人小腿,也被轻松挡掉。第三箭用了两支箭,射向石人眉心、胸口。石人手中木枪挡住胸口一箭,脑袋一晃躲过眉心一箭。

    帝羽见状憨憨一笑,第四箭三箭在手,分别射向眉心、胸口、小腿。石人连刺两枪挡下上方两箭,一个后跳躲避脚下一箭。

    正值此时,帝羽冲了过来,用足灵力对着石人就是一记寒冰绵掌。石人还没落地就被冰住,帝羽可不敢在错失机会,弓身套在石人脖颈出,用力一拉将石人头颅割断。

    青年见后,摇了摇头,他怎么都没想到石人竟然会被这种完全讨巧的方式打败。倘若石人行动自如,自然不会吃亏,可若真的毫无缺陷,又如何选得了弟子呢。

    青年跟之前一样送给帝羽一颗丹药便进入了下一关。第三关在一个巨大石室内,石室周围有八道门,每道门上一句话。石室顶部绘一副图案,图案内容像星辰又像异兽。很显然,这关考验的是阵法,八道门只有一道是生门,八分之一的活命机会,这一关再无取巧可言。

    孟缘自然知道帝羽不懂阵法之术,真不知道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那么多族人舍命助他逃离黑荥岛。

    帝羽不懂他也不懂,无奈叹息后将小算盘打在五绝天尊身上,问道:“请问天尊,我有几次机会?”

    “生死之数,岂可再乎。”

    “那个每道门后面都有什么?”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遁甲,奇妙无穷。”

    “那我只有选到生门才能活了?”

    “吉门克吉不就,凶门克凶不起;吉凶祸福,生死轮转,命数如盘,慎之慎之。”

    孟缘问帝羽道:“你听懂了没?”

    “没有。”

    “好巧哎,我也没有。”孟缘打趣道。

    “那该怎么办?”

    “凉拌,最好再放点辣椒。”孟缘没好气地说。

    帝羽有些着急说:“你不是看过什么神话小说大神著作吗?没有破解之法吗?”

    “有,找生门就行。”

    “生门在哪?”

    “你去问问那个五绝天尊,看他知道不。”孟缘闲扯完开始耍懒皮道:“天尊大人啊,您能不能给本书瞧瞧,俺没学过这奇门遁甲哎。”

    “临阵学阵,不觉为时已晚?”青年回应道。

    孟缘见耍无赖无效,接管了身体,嘴里念着乱七八糟的咒语,双手做着自己都看不懂的手势,开始跳起大神来。一番祈祷完毕,喊道:“祖宗保佑…”

    来到一扇门前,见门上写道:“震宫受克,离宫大吉,此乃生门。”观察其它七门很类似,都是前面一句什么生克吉凶之类的,后面写着此乃什么门。

    帝羽傻傻地说:“这不就是生门吗?你不是说生门是安全的吗?”

    孟缘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帝羽说:“你会蠢到把哪一门写在明面上吗?那他摆这个阵不就是脱裤子放屁吗?”顿了顿说,“依我之见,他肯定是骗你这种单纯的傻子。你听他刚才不是说了,什么生死轮换之类的,这说明他写得是生门,其实是死门,所以我们应该去死门。”

    就这样,孟缘自作聪明,放着生门不入,径直闯入死门。

    原来在孟缘之前,笑不出的父亲蒋胜闯入第三关,根据石室顶部绘图,推算出方位,再结合天干地支推演阵法运行,每推算出一门便书写在石门上。

    五绝天尊也没有难为破阵之人,当他推算出一门后,没有在后续变化,不然这种阵法会随着时辰变化,对推算之人的速度也有要求。毕竟摆阵对敌,焉有不变之理。掌控变化之道,才能获得阵法提供的优势。

    正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只可惜孟缘是真得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