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九章:生死与君往
    帝羽推开死门,闯了进去,借着光亮看到前面像是一条甬道,走了两三步就听见关门声。

    石门一关,整条甬道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帝羽身上也没有什么发光发亮的东西,如今两眼一抹黑,他也不敢走了。盘坐在原地开始运转灵气转化出一团火来。好在经过第一关的磨练,他对于火之灵气也多了几分感悟,火倒生得很快。

    帝羽一拳向空中击去,一团火球爆炸开来。趁着短暂的光亮,看到的景物差点没把孟缘吓死。

    孟缘神魂状态呆的地方灵界之人称为识界,然而他魂力修为低,开创的“地盘”也小得可怜。此刻他的识界就好比一个小黑屋,昏暗、压抑,好在身旁有一团光芒陪伴着他。与其说是陪伴倒不如说是监视,那光芒乃是帝永族长破开封印后发现孟缘的存在,想要灭掉他被帝羽拦下。

    帝永当时要迎战蚀日天尊,没时间跟帝羽纠缠,就留下念力在帝羽识界。一来监视孟缘,二来关键时候救帝羽一命。然而这个关键时候是什么时候就说不清了,之前帝羽好几次险先丧命也没见念力救过人。

    孟缘看着甬道内的景象,蜷缩成一团,不时朝周围看看,好像自己一不留神就会被吃掉一样。只见甬道两旁矗立数十位刀斧手,一双眼睛正怒视着帝羽,好像要弹射出来一样。下颚的獠牙都长到耳朵的位置,獠牙上还挂着几节肋骨。

    数十位刀斧手石人举起刀斧,朝着他脑袋就劈了下来。帝羽连番翻滚,像一只老鼠一样,从这头跑到那头,又从那头跳到后头。即便他从一开始就未停歇,但后背仍被一斧头砍伤。

    帝羽在刀斧手的交叉劈砍中,找到一丝喘息,一掌打在巨大的刀斧手腿上。冰封的刀斧手因为被限制,行动迟缓一分被其它运动的刀斧手砍成碎渣。

    帝羽见此招有用,又陆续炮制。一番恶战下来,刀斧手相互劈砍,只剩三个了。帝羽一记火拳打向涌动前方,辨清路线,几个连跳逃出甬道。

    在他逃出甬道的后一刻,甬道因为巨大刀斧手相互劈砍的缘故,竟然崩塌了。听着崩塌声,帝羽后背发凉。缓了一口气问孟缘:“这个不像生门吧?”

    孟缘死不承认自己选错,诡辩道:“刚才虽然凶险,但咱们不是也逃了出来吗?说明这就是生门。”

    帝羽这次却不认同,因为他最后的逃跑完全是因为运气。如果再晚一步,他绝对会葬身于此。

    通过甬道,接下来的是一段深坑,坑底布满尖刺,一道火拳打下去,烧得尖刺“滋滋”作响,怕是涂了剧毒。倘若光深坑毒刺也就算了,经过他的观察,深坑两边还会有毒针发出。

    在这样的昏暗的环境下,无声无息的毒针有谁能够防住。帝永再也不敢往前走了,此刻他的后背隐隐作痛,显然是之前被砍伤的伤口因为剧烈运动又撕裂了几分。

    此刻的他,真的是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横竖都是死,不是死门又是什么。

    帝羽很绝望,绝望到想放弃。孟缘则狠狠骂道:“你这废物,还没到最后一刻为什么放弃?你忘了那些为你而死的长老了吗?忘了被抓走的曦儿了吗?你若死了,你有什么颜面去见那些族人?曦儿又会遭遇怎样的折磨?你记住,你的命不只是你的,还有我的份。你凭什么决定老子的生死?”

    帝羽被一番痛骂终于醒悟了,与孟缘商量破阵之策。

    孟缘推测说:“看眼前的阵仗咱们估计真的闯入死门了,那个该死的五绝天尊。他娘的,这么玩弄心机的。不过,生死轮转,咱们未必没有出路。你先修养一下,我观察一下局势。”

    孟缘全身心的聆听着毒针发射频率,暗暗记在心里。此时的时间过得就像蠕动的蜗牛,一点一点的爬。终于孟缘在毒针发射的第三轮找到了生机。骂道:“老不死的,果然是九死一生。这毒针每发射九次就会有大约五个呼吸的间隙。你先试试深坑的毒刺能不能被冻住。”

    帝羽一记寒冰绵掌打在毒刺上,毒刺瞬间融化了冰块。孟缘接着说:“看来冰冻毒刺这条路不可行,那将寒冰打在深坑两边试试。”帝羽照做,寒冰打出虽然也被融化,但速度并没有像打在毒刺上融化的那么快。

    孟缘深吸一口气严肃道:“接下来我说的每一步你都要做到,不然我们真的要葬身此地了。首先,你先用火拳看一下落脚点,然后在发射第四针时连续打出五块寒冰,再第九针射完之后必须快速踏着五块寒冰通过这里,你明白吗?”

    帝羽点了点头,此时他连说话都感到窒息。孟缘安慰道:“放轻松老弟,美好的未来可等着咱们呢。只要能出去,就是爷的天下。老哥,相信你。”话刚说完,就听见身后噼里啪啦的声音,有一个活着的石人出来了。

    孟缘听着声响骂道:“该死的,真是不给活路啊!不能等了,从这一轮毒针发射开始,听我命令闯过去。”

    毒针一针一针地发射,等到第四针之时孟缘叫道:“开始。”

    帝羽每听见一针落,便快速打出一掌。待到第九针结束,孟缘喊道:“冲!”

    帝羽此刻用足吃奶的劲,连踏四块寒冰,第五块刚过,两根毒针分别刺中了他的双腿,终究还是慢了一点。

    帝羽摔倒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才停下,绝望地对孟缘讲:“我双腿中针了。”

    “砍掉,快。”

    帝羽一听,一咬牙双腿交叉,一记火拳砸在腿上,大半截右腿飞了出去。帝羽痛得叫了出来,可悲的是,或许因为之前体力消耗多大,左腿没有完全断掉,还连着肉。

    帝羽忍着剧痛,生生将左腿扯断。伤口处鲜血喷溅,动用仅剩的气力生出寒冰冻住伤口,一点一点向前方爬去。爬出剩下的通道,帝羽看到一扇门。

    门的前面是一道沟壑,下面是滚烫的岩浆,岩浆上吊着一根铁索,与之前一样,直直的像根钢管。

    孟缘看着光亮处对帝羽说:“兄弟,接下来交给我,你休息一下吧。”此时帝羽的灵魂确实看起来暗淡了许多。

    孟缘接管身体,一股刺痛感从背部,双腿根部传来。孟缘咬着牙,一点一点向前爬去,此刻他不仅承受着身体的痛苦,还要承受来自灵魂的灼烧。但是他不放弃,路是自己选的,就是再痛苦也要挺下去。

    孟缘爬在铁索上,干脆闭着眼睛。此刻他想到的不是校花的母亲,也不是特种兵的父亲,甚至连自己的女神也只是过了一下。他想的是未来,是自己身处巅峰的潇洒;是三界女神的妩媚;是一手遮天的实力….

    白玉竹熊洞内,母熊猫通过一块玉璧看着帝羽的惨状叹道:“生门在前不入,死门幽冥难渡。”

    小熊猫眨巴着眼睛,发出“嗯嗯”声响。母熊猫回应道:“不是主人故意在门上写字误导他,况且即便是误导也是考验的一部分。”

    小熊猫有“嗯嗯”说了几句,母熊猫听后笑道:“主人设立关卡是为了选传人,不是为了坑杀这些后辈。所以他在石室顶上绘的图案早就指明了方向,来者只要根据图案推断出八门中的三吉门、三凶门、两中门就能顺利破阵了。若是存心布阵为难,哪会处处留情。”

    看着孟缘举步维艰的样子,感慨道:“开、休、生为吉门;死、惊、伤为凶门;杜、景为中门。三吉门和两中门的危险都不是很大,唯独三凶门较为危险,而三凶门中以死门最危险,奈何这小子偏偏选了一条最难的路。八选一啊,不是有意为难,而是自寻死路。”

    突然小熊猫焦急地挥动熊掌,母熊猫一看也惊讶不已。

    当孟缘历经磨难终于爬到光亮之前,他犹豫了。帝羽问其缘故,孟缘严肃道:“兄弟,愿不愿意再相信我一次?”

    帝羽看着孟缘像瞬间成长了许多,豪气冲天道:“生死与君往。”

    孟缘最终没有进入那道光亮,而是爬到岩浆沟壑边,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