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十六章:我的鱼呢?
    第二日海雾弥漫,海面上白茫茫一片,能见度不足半里。

    小熊猫睡在船舱内,四脚朝天。帝羽守在船头,不时用灵气巩固小船周围的寒冰,以免被怪鱼坠入深海。

    孟缘则在小黑屋里修炼,他的魂力相比逃出黑荥岛时简直是天壤之别。如果说孟缘之前的神魂像深海的水母,游在海水中你都不会注意它的存在。那么现在就是发着幽光的玻璃珠,明显瓷实了许多。这一切除了闯关时得到的提升外,最主要的是帝羽慷慨的馈赠了。

    五绝天尊不仅给弟子留下了炼制蕴神丹的丹方、材料,还留下了几颗成品以及一颗更为高级的润神丹作为魂力修行的基础。

    帝羽作为真正的主人却把这一切都给了孟缘,自己魂力虽有提升,但远不足孟缘强大。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此时孟缘想夺他舍,成功率最少有七成以上。

    孟缘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吸收了两颗蕴神丹了,可效果非常微弱,显然是到达了一个瓶颈,显得有些焦躁。

    帝羽一直在关注着孟缘,感受到他的魂力波动,安慰道:“虽然我不知道魂力的等级是怎么划分的,但是以你现在的魂力应该远远超出了我们本身正常的范围,所以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别太勉强了。 ”

    孟缘听到帝羽的安慰,停止了修炼,看见海雾有些激动。以他学过的地理知识分析,一般有海雾的地方肯定要靠近陆地了。高兴之余看见四脚朝天的小熊猫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好奇的想法。

    他接管了身体,走到小熊猫旁边,蹲下来仔细打量着小熊猫说:“你说这货是公的还是母的?我在地球时就分不清,这下面咋没长东西呢?不会又是一只母熊猫吧?”

    帝羽想了一下说:“我觉得应该是公的吧?母的哪有这么顽劣的?”

    “那可不一定,我那世界有些女的疯起来比男的都可怕。尤其是有些个女的肌肉都比奶子大。”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太美好的回忆,脖子一缩,抖了一下。

    孟缘想看个明白,开始拨弄小熊猫肚子上的毛,不料被翻身的小熊猫一脚踢到脸上。孟缘气得牙痒痒,踹醒小熊猫问道:“你公的还是母的?”

    小熊猫刚睡醒,一双熊猫眼看着孟缘,眨了眨眼睛。孟缘受不了了,转过头去,嘴里嘀咕,“成天就知道卖萌,搞得我多虐待它一样。”突然他似乎听到什么声音,问帝羽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快速接近这里。”

    帝羽摇了摇头,他的神识此时可比不上孟缘。孟缘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催动小船向南面驶去。仅几个呼吸的工夫,孟缘脚下的小船开始晃动,被海水推的向后游去,突然白茫茫的大雾中一个庞然大物撞了上来。

    孟缘隐约间看到貌似是一艘很大的船。在被撞的一瞬间,他提着小熊猫就跳进了海里。

    一阵轰鸣,孟缘便再听不到什么响声了。他抓着小熊猫在海中往上游,可小熊猫就像一块铁疙瘩,一直拖着他往下坠。挣扎了好一会,孟缘有些吃不消了,放下小熊猫,冻结了它周围的海水,希望靠冰块的浮力让小熊猫浮上去,自己则准备游上去换一口气。

    游到海面上,深吸一口气,又一头扎进海水中,找了半天却找不到熊猫的踪影。心里有些慌张,再换一口气,这次下潜的更深了。孟缘自己都不知道下潜了多少丈,只感觉浑身像被巨石压着,实在受不了了开始游上去。

    当他游到海面上,朝周围一扫,发现自己的怪鱼也不见了。找了很久就找到一块小船的碎片,他抱着碎片减轻一下自己的负担。非常恼火地说:“不可能啊,就算小熊猫没有被浮上去,直直下坠,我也应该能追上的,怎么可能什么都看不到呢?”

    帝羽不太了解这些海上的知识,提醒孟缘说:“咱先别管小熊猫了,能先处理一下身后的东西吗?”

    孟缘光顾着找寻小熊猫,还真没注意到身后,转头瞟了一眼,以堪比世界游泳冠军的速度逃离此地。嘴里还叫骂着:“帝羽你个白痴,你TMD扫把星转世啊。我真是倒了九辈子血霉才会落到你身上……”

    孟缘身后是一条巨大的白色海豚,正眼睁睁地注视着他,感觉一副很兴奋的样子,看到孟缘跑了,发出一阵百灵鸟般的清鸣,头上喷了一条小水柱,朝孟缘游去。

    孟缘的两条胳膊此时像滚动的车轮,两脚蹬的海水四溅。即便如此,白海豚还是追了上来,超过了孟缘。孟缘都没注意到海豚超过自己了,转头看去发现没有白海豚的声影,才缓了一口气说:“辛亏这条海豚没那怪鱼游得快,不然咱们怕是要死球了。”

    帝羽看着孟缘,道歉说:“对不起,都怪我连累了你。咱们跑不掉了,它在前面盯着咱呢。”

    孟缘看着白海豚,白海豚也看着他,不时吐几个水泡。孟缘也没什么体力了,一副等死的姿态,手里却捏着白色蜡丸,骂道:“你有本事过来吃小爷,爷爷要眨一下眉头算你孙子。”

    这白色海豚似乎能听懂孟缘说的话,“吱呀吱呀”的叫了几声,依旧看着孟缘。就这样,一人一豚僵持住了。突然孟缘想到他们那个世界海豚好像是不吃人的,于是试探道:“你不想吃我是不是?”白海豚“吱呀吱呀”地叫着,还点着它圆圆的脑袋。

    孟缘心下还有顾虑,举起右手说:“你让我摸一下你的脑袋,咱们就算交个朋友怎样?”

    白海豚潜到海底,从孟缘身下游了出来。孟缘此时已经坐到白海豚的脑袋上,有些难以置信地抚摸着白海豚圆圆的脑瓜子,越摸越兴奋。

    白海豚似乎很喜欢别人摸他的脑袋,喷出一根水柱,不料却把孟缘撞飞了。只听空中传来一声嘶吼:“你大爷的…”

    白海豚都没注意到自己把孟缘搞丢了,感到自己的脑瓜子上什么都没有了,发出“吱呀吱呀”的询问声。好像在确认孟缘走后,有些委屈,又叫了几声便潜入海水中离去了。

    倒霉的孟缘被水柱撞飞,落到了一处海面上。却看见有一个大水泡,水泡中竟然坐着一头熊,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竹子。

    孟缘一拍额头,差点没晕死过去。那吃竹子的货不是熊初墨又能是谁呢?原来他被孟缘冰住,触发了身上的保命宝物,将它送出了水面。孟缘还在海水中找它,它已然在悠闲地吃竹子了,完全没有想到某人为了找它差点被水压挤死。

    孟缘游了过去,指着熊猫鼻子骂道:“你这该死的东西,老子要不是因为你是‘国宝’下不去手,真TM想烤了你吃熊肉。”

    小熊猫手里拿着竹子,看到孟缘才想起来两人是一起的,冲着孟缘眨了眨眼睛。“眨你妹的眼睛,拉老子进去,你个憨货。”孟缘气得骂道。

    在进入水泡中,孟缘摸了摸泡壁,有弹性很酥软。掏出乾坤袋准备找找有什么吃的,发现啥都没有了,只能先吃颗丹药补充体力。丹药是帝羽放的,他也不知道是哪个,干脆全都整出来,能吃哪个吃哪个。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百灵鸟般的清鸣,那条白海豚游了过了。孟缘看着白海豚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像一个色狼一样,估计把人家摸生气了,找上门说理来了。

    孟缘先开口道:“那个,其实也不能怪我。我第一次见海豚,所以激动了点,并不是有意要摸你的。”

    白海豚貌似不太理解孟缘的话,毕竟它是很喜欢别人摸它脑瓜子的,很舒服,不然又不是换气为什么要喷水柱呢?疑惑地看着孟缘,貌似很喜欢他手中的一件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