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二十三章:人傻钱多
    沈青鸾看着帝羽手中的三颗丹药,心里不是震惊而是疑惑。毕竟丹药炼成了基本长一个样子,除了炼丹师,谁还能分辨清楚,即使她之前还见过问道丹。

    孟缘看着沈青鸾的表情以为丹药不对,对帝羽说:“看到没,别老吹嘘自己炼丹术多厉害,还什么问道丹,山寨货吧?估计你现在才是小黄炼丹师,就是最低级的那种,懂吗?”

    帝羽尴尬地挠挠头,心想我也没说自己炼丹术多厉害啊。只不过是你炼不出来,这也不能老把气撒在我身上吧。

    沈青鸾犹豫了一会说:“我早年见过门中长老服用问道丹,可这丹药都长一个样子,我也分辨不出来。”顿了顿看着孟缘说,“问道丹是非常珍贵的,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一个朋友炼的。”

    “你朋友是几品丹师?”

    孟缘想了一下,帝羽虽然能炼制黄阶九品的蕴神丹,但毕竟不是很熟练,回答道: “大概是黄阶八品吧。”

    孟缘说完有些尴尬地看着沈青鸾,殊不知他这黄阶八品报得太低了,以帝羽现在的丹术最起码是玄阶一品,只不过没得到丹师协会的认证而已。

    沈青鸾虽然惊讶孟缘有黄阶八品朋友,但还是摇头说:“问道丹乃是黄阶九品丹药,八品炼丹师是炼不出来的。”

    帝羽听到黄阶九品本想解释什么被孟缘打断,说:“不用道歉了,你老哥脸皮厚,丢人这种事习惯就好。”

    沈青鸾见孟缘不说话,以为受了打击,安慰道:“你也别怪你朋友骗你。那问道丹是非常珍贵的,即便是我玉丹门也很难拿出三颗去送人。你若帮我救人,我就送你一颗。你也应该快到灵婴中期的瓶颈了吧?”

    “你先等等,你是玉丹门的对不对?”沈青鸾点了点头,孟缘接着说,“既然是玉丹门的又怎么分辨不清丹药种类呢?”

    孟缘一双眼睛犀利地看着沈青鸾,一字一句道:“你在骗我?”

    沈青鸾看着孟缘这副模样竟然捂着小嘴笑了起来,像母亲宠爱儿子一样,捏了捏孟缘的脸颊说:“那你这个沧海宗隐世长老弟子见到我这个师姐是不是该行个礼?”

    孟缘尴尬地退了一步,好像偷东西被人抓个正着的小偷,一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支支吾吾说:“你都知道了?”

    沈青鸾双手叉腰,没好气地看着孟缘质问道:“你是不是大家族里逃婚的小少爷?胆子很肥啊,都敢冒充我沧海宗了。要不要去见你族长说道说道?”

    孟缘本想说你还冒充我门派呢,但有所顾忌,没有说出口。立马交出身体控制权,逃回“小黑屋”睡觉去了。

    帝羽为人老实,看着沈青鸾的样子更窘迫了。沈青鸾转怒为笑,逼近帝羽说:“瞧把你吓的,你是娶了一个多么恐怖的河东狮啊?再问你一句,答不答应帮我救人?”

    帝羽看着沈青鸾一步步逼近,像受到调戏的小姑娘,委屈地点了点头。沈青鸾见帝羽点头,让他好生休息,三日后出发。

    孟缘气得骂帝羽说:“你咋就答应了呢?万一那浪tiao子是个高手怎么办?”

    帝羽也很委屈啊,自己不会说话,看着那女人凶巴巴的也怕啊。

    孟缘告诫帝羽,遇到浪tiao子要先摸清楚状况,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如果遇到生命危险,就不用管那女人,反正没啥交情。

    第二日一大早,孟缘觉得身子好多了,想出去玩玩。沈青鸾怕孟缘跑了,一直跟着他。

    两人在街上闲逛,看着洪城内的建设还是很不错的,走一会就能看见一家酒楼。

    街道上,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提着两桶脏水晃晃悠悠地走着,靠近孟缘时想要避让,结果水桶太重一时没抓住甩了出去。

    脏水洒了一地,淋湿了孟缘衣服。小男孩看着孟缘,似乎很害怕,一双小手使劲拍着孟缘的衣服,想为他擦掉脏东西。

    孟缘本想说两句,看着这么小的孩子却也开不了口。帮小男孩提起桶子说:“这么小又这么瘦,不要提这么重嘛,多跑一趟不就行了。幸亏你今天遇到的是我,不然可要被人打一顿了。”

    小男孩一双眼睛看着孟缘,很害怕会被打一顿。孟缘叹了一口气,掏出一颗丹药送给小男孩,叮嘱他不要弄丢了。小男孩双手很脏,不敢去接。孟缘也是急脾气,直接塞小孩嘴里了。

    沈青鸾看到孟缘强行给一个小孩子喂东西,阻止道:“你给他吃什么?他不过弄脏你的衣服而已。”

    孟缘白了沈青鸾一眼说:“三阳丹,强身健体的。”

    沈青鸾一听三阳丹,眼前一亮。这可是好东西,筑基丹是为凡人淬炼身体,加强对灵气的感知。这三阳丹可实实在在是提升身体强度的。两种丹药虽说同属于黄阶三品,但三阳丹可比筑基丹还要珍贵一些。

    沈青鸾突然一改常态,摆出一副妩媚模样,看着孟缘。孟缘看着沈青鸾的模样,强行压制自己的冲动,告诫自己,这是毒蛇,不能碰的。脚下生风,远离沈青鸾。沈青鸾看着落荒而逃的孟缘,气得直跺脚。

    两人转了一圈,眼看到了中午了,发现街道上十分冷清,别说什么卖书画首饰的,就连卖小吃的也少得可怜。

    孟缘自言自语道:“都转了一圈了,为什么还是找不到呢?莫非要晚上才有吗?不应该啊,我记得电影里演得时候白天也有的。”

    沈青鸾听到孟缘嘀咕,问道:“你在找什么地方?”

    “青楼啊!”孟缘随口应道,刚说出口就感觉自己后背发凉。

    沈青鸾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孟缘,孟缘缓缓转头就看见一巴掌扇来。身子轻轻一斜就躲开了,看着沈青鸾骂道:“你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吗?我找什么地方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搞清楚状况行不行?”

    一连串的问句把沈青鸾问住了,对啊,自己凭什么生气。想了一下质问道:“你找什么地方是不关我的事,可你自己什么身份不清楚吗?你堂堂一个修行者,去那种地方,不觉得丢师门的脸吗?”

    孟缘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沈青鸾说:“首先我师门就我一个人,丢不丢脸是我自己的事。其次,我就是想看看那地方到底长什么样子,又不是真要去玩。最后,修行者咋了,我那师傅一生都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无知少女,也没见得有人说他。”

    沈青鸾看着孟缘气得嘴唇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出一句:“你们真是修行界的耻辱。”

    孟缘没有理会这个发疯的女人,他是真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张口修行界,闭口修行界,搞得修行界是她们家开的一样。找了一家裁缝铺,想叫裁缝做一套西服出来。

    裁缝老板是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做了大半辈子衣服还真没听说过西服长什么样子。孟缘一顿比划,老板摇摇头说做不了。

    孟缘叹了一口气,嘴上嘀咕:“以前穷,买不起西服。现在有钱了,没地方买。命啊!”

    随便挑了一件长袍,感觉像汉代电视剧演得那样,腰间还系个腰带,就差一柄长剑了。想了一下,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柄花纹长剑,向老板要了绳子系在腰带上。走了几步,转个身子,感觉很威风。最后结账时,老板说三十两银子。

    孟缘看着老板一副懵逼的表情说:“你们这里买衣服不是要灵石的吗?怎么又要银子了?”仰着头想了一下,“三十两差不多三四千软妹币,这么贵的?”

    老板虽然没听到孟缘前面说的三四千软妹币是什么意思,但后面的这么贵倒听得清楚。苦着脸说:“客官啊,不是小店卖的贵,是近年来生意不好做啊。我这店里也没多少布料存货了,不卖贵一点没法生活啊。如果十年前您来买,我只收你十两银子,但现在不行咯。”

    孟缘看着老板有些尴尬,他身上可没什么银子,想了一下掏出两颗三阳丹递给老板说:“这东西吃了能强身健体,我用它来换行不行?”

    老板可不知道三阳丹是什么东西,还不如一碗米饭来的实在,摇摇头表示不行。

    沈青鸾看着眼前这两位,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地上。如果说孟缘之前将三阳丹送给那个小孩,这也能理解。觉得小孩可怜于心不忍也说得过去。可现在他拿着珍贵的丹药只为换一件三十两的衣服,另一个面对宝物竟然还拒绝,这世界这么到底怎么了?是自己太久没出门了吗?

    咳嗽一声对孟缘说:“我给你一百两让你买衣服,你能将这两颗三阳丹给我吗?”

    店老板和孟缘同时一愣,纷纷开口道:“不用了。”

    两人对视一眼,觉得有些尴尬,转过脸去。孟缘何等聪明,一听沈青鸾这么说就知道自己肯定换亏了,所以拒绝。

    店老板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也是相当精明了,知道自己占了大便宜,心里也是后悔不已。沈青鸾看着这两人,也是相当懊悔,自己表现得太积极了。

    店老板先打破沉默说:“这位少爷,小老儿店里还有一件镇店之宝,原本是卖二十两黄金的,但咱城里能付得起价格的人不多。我看少爷的身材与之十分搭配,小老儿同样只收你两颗药丸,你看如何?”

    “成交!”

    大街上,孟缘穿着那件镇店之宝,心里乐开了花。不时还看沈青鸾一眼,得意地扬起嘴角。

    沈青鸾受不了孟缘这副模样,嗤笑道:“一颗三阳丹的价值足以买下十所店铺了。”

    孟缘一听脸就黑下来了,指着沈青鸾就说:“你刚刚还想用一百两换我两颗丹药,打得一手好算盘。”

    “那又如何?某些人人傻钱多,怪我咯?”

    孟缘可是嘴上不饶人的性格,回讽道:“小爷丹药多,不在乎。我就乐意拿丹药换衣服,小爷高兴。”心里却骂娘,问帝羽三阳丹难不难炼制。

    帝羽安慰孟缘说:“我觉得这件衣服挺好的,三阳丹也不难炼,下次找到材料咱们可以多炼一些。”

    孟缘听着帝羽的解释心里好受了许多,走了两三步,仰天长嚎:心疼死老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