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二十六章:熊初墨的怨念
    第二十六章:熊初墨的怨念

    两人一番打闹,孟缘觉得有些饿了,说找一家最有名的饭馆吃饭。听客栈伙计介绍找到一家名曰鱼香居的饭馆。

    鱼香居位于洪城中心,离城主府不远,是洪城最有名的饭馆了。

    两人来到二楼雅间,叫来伙计,孟缘开口就是拿十道招牌菜先润润嘴。一番等待,端上来的是什么青菜、地瓜、咸鱼之类的。

    孟缘看着所谓的十道招牌菜,又看着伙计问:“这就是你们的招牌菜?你确定不是吃剩下的?”

    店小二也很无奈,解释道:“客官说笑了,咱们洪城处境艰难,能吃上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就连这条鱼也是渔夫冒着生命危险打捞的。”

    沈青鸾示意伙计离去,对孟缘说:“现在看到那些海盗有多么可恶了吗?我想不通,你之前为什么会对那些人渣留手,还差点丢了自己性命?”

    “人渣自有官府处置,又何必需要我杀人呢?”

    “官府?倘若官府真能处置的了,那海盗又怎么会如此猖獗?咱们虽然是修行之人,可遇到这种人神共愤的恶事都不出手的话,有何脸面谈修仙问道?”自从孟缘帮她破阶后,她便担忧孟缘的妇人之仁早晚会害了他。

    毕竟,之前那些海盗把他逼成那样子,他最后也只是伤了海盗双腿,没有伤及性命。她在接住孟缘后本想撒手不管,自己挟持陈荣去救人,可看着怀中的孟缘,心头一软还是决定先救人。只不过那些丧失战斗力的海盗就没那么幸运了。

    这些海盗,多年来劫持过往商船,男的杀,女的带回北淮岛圈养起来沦为玩物,玩腻了叫其家人拿钱赎回去。家人凑够钱,这群畜生竟扒光衣服在其家人面前戏弄。此等羞辱,试问哪个女子还有脸面再活下去。

    沈青鸾虽然是修行者,可也是一位女人。当她听到这些时真恨不得当时就出发宰了那群畜生,但为了救人还是忍下来了。

    如今这群畜生落到她的手里,怎么可能让他们便宜死去。她将大船上的火药搜集在一起,上了引线,故意多绕了几圈,点燃后下船监督。

    折磨人的身体那是下乘,让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死亡而无能为力,才是对付畜生最好的惩罚。

    孟缘这货压根没听进去沈青鸾的劝诫,一双筷子早就动了起来,哪管什么官府、海盗之类的。自己已经活得够悲催了,天大的事都没有自己小命重要,反正他不相信世界上还有不怕官的匪,就看官下不下决心灭匪了。拉登当初多厉害,连老美都不怕,最后怎么着,还不是被灭了。

    沈青鸾算是对孟缘无语了,懒得再看他那副吃相,转过头看向窗外。

    街道上一位十二三岁的女孩,扎着马尾,穿着短裙,手里提着一只木桶,里面全是海鱼。身后跟着一头小熊,长得肥肥胖胖的,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觉得很可爱,坐在窗边笑了起来。

    孟缘正吃着鱼,听到笑声一时不注意被鱼刺卡喉咙了。伸出二根手指就掏,可怎么都掏不出来,拍着桌子,呼叫伙计拿醋来。

    伙计见孟缘这副姿态就知道是被鱼刺卡喉咙了,问孟缘说:“客官要什么东西,小的没听清楚。”

    “醋…给我醋,我被鱼刺卡了。”说着长大嘴巴指给伙计看。

    伙计一脸懵逼,挠着头说:“客官,您说的东西小店没有。”

    “油盐酱醋你一个饭馆会没有,你逗我呢?”孟缘有些难受地说。

    “噢!我明白客官要什么了,苦酒是吧?小的这就给您去拿。”

    伙计跑开,不一会端着一碗黑色的东西。孟缘一喝酸得牙都没感觉了,可喉咙里面的鱼刺还没有下去。眼睛一闭一口气将一碗“苦酒”全都喝下去了。

    本以为鱼刺会被融化,谁知那根鱼刺异常坚挺。一旁看小熊的沈青鸾被孟缘吵的很烦躁,走向他一把提起,朝肚子就一拳。

    孟缘吃痛,将吃下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沈青鸾一副厌恶模样,扔下孟缘自己下楼去了。心里在想,这种人为什么能修行到真人境,苍天不公啊!

    沈青鸾下了客栈,小女孩正好引着小熊经过她。笑着对小女孩说:“小妹妹,请问这小熊是什么品种,为什么之前我从未见过?”

    小女孩打量着沈青鸾,发现是一位很漂亮的小姐姐,笑着回应道:“我也不太清楚,是我哥哥带回来的。”

    沈青鸾看着小熊越看越喜欢,问小女孩自己能不能摸一下。小女孩应允,她走到小熊身前,摸着圆圆的脑袋笑得合不拢嘴。

    小熊吃完一条鱼似乎察觉到什么,突然一声嚎叫,冲进客栈。小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追了进去。

    客栈里,孟缘总算把鱼刺搞出来,叫伙计收拾一下,自己下楼去了。嘴里骂骂咧咧:“哪个骗子告诉我被鱼刺卡住了要喝醋的,简直是赤裸裸的谋杀。”

    正准备喝口水漱漱口,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以一种很难看的姿势倒地了。刚要骂人却发现有人骑在自己身上,当下就火了,转头一看,好家伙,竟然是熊初墨。

    熊初墨在孟缘走后被王文彬带回王家。妹妹王文莉见到小熊猫非常喜欢,还以为是哥哥送个她的礼物。王文彬却告诉妹妹这是一位年轻修行者的宠物,他只是暂时照看而已。

    王文莉哪管那些,成天跟小熊猫厮混在一起。知道它喜欢吃鱼,偷偷跑去厨房将鱼全给小熊猫了,搞得府中晚宴只能凑合着吃菜。

    王家人都很宠爱这位小姐,知道是她拿的也不好怪罪。王文莉在府里待得烦闷了,就悄悄带小熊猫离开。可小熊猫太懒了,不愿挪屁股。

    王文莉灵机一动,提一桶鱼在前面引诱,果然如她所料,这个吃货真跟出来了。

    小熊猫骑在孟缘身上,嘴里“呼呼”叫着,似乎很不满孟缘丢下它。跟在小熊猫后面的王文莉看着这一幕有些呆住了,叫喊着让小熊猫回来。

    见小熊猫不听,拿出几条海鱼引诱,可小熊猫一改常态,就是要打孟缘。

    沈青鸾看着这一幕笑得别提多开心了,还指挥小熊猫用力打,打屁股别打脑袋之类的。

    孟缘被打生气了,吼道:“熊初墨,你再打老子一下,老子把你扔海里喂鱼。”

    小熊猫听到孟缘这么说立刻停止挥舞熊掌,对着孟缘“嗯嗯”一顿控诉。

    孟缘听烦了,拍了一下小熊猫的脑瓜子说:“行了,没完没了了是吧。你全身那么多宝贝怕个屁,我死了你都死不掉。你看看你,一嘴油,伙食不错啊!”

    小熊猫听孟缘这么一说,傲娇地抬起脑袋,意思像说,我是谁,随便笑一笑就有人给鱼吃了,谁像你吃冷馒头的命。

    王文莉走到孟缘身前,拉着小熊猫的胳膊一个劲的道歉说:“对不起,都怪我没控制好,让我家小熊欺负你了,我会给你补偿的。”说着还拉着小熊猫让它给孟缘道歉。

    小熊猫不肯,躲在墙角,露出一个大屁股,一副生气的姿态。

    孟缘看着这位水灵灵的小萝莉,一头雾水,说:“小妹妹你先等一下,有件事我得说一下。首先,什么叫你家的?我的。什么叫被小熊欺负了?那叫撒娇,懂不懂?”

    王文莉听孟缘这么说,以为要抢她的小熊。突然扯开嗓子喊:“王文彬,你妹被人欺负了。”

    几个呼吸的工夫,冲进来一位青年,怒气冲冲地喊着:“哪个混蛋吃了豹子胆,敢欺负我妹妹?”看见孟缘,惊讶道:“你是那位前辈?”

    “你认识我?”孟缘说。

    “晚辈前几日在海上见过前辈,当时前辈走得匆忙,留下了宠物,晚辈一直将其留在府中叫人悉心照看的。”正说着被王文莉扯了扯袖子,眼神看了看蹲在墙角吃竹子的小熊猫。

    王文彬有些傻眼,咳嗽几声说:“那个…前辈…其实事情并不是您看到的这样,我…”说着额头冷汗直流。他真的怕孟缘此时会发火,自己的两位师叔可还在城主府里面呢。

    “好了,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妹妹贪玩,偷跑出来了。现在物归原主,你走吧。”孟缘故作高深说道。

    “那个…前辈何不移驾府中,让晚辈尽地主之谊。我两位师叔就在府中,正好大家可以探讨修行之事”王文彬想着海盗的事,拉拢一个高手也是好事。

    孟缘刚要拒绝,就听得沈青鸾说:“公子前面带路,我们也想拜会两位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