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二十九章:我想回家
    帝羽看着白玉龙一步步向他逼近,手里紧紧握住蹬腿丸,心里倒数着,数到一时白玉龙停下了。一脸玩味地看着孟缘说:“你觉得我会那么蠢,靠近你吗?能持有宝枪,又岂会没后手。我劝你乖乖将宝枪给我,我没准一高兴饶你一命也说不定。毕竟,谁也不愿意得罪一个有背景的人,你说是吗?”

    帝羽一听劝孟缘说:“要不把蛇姬给他,等咱们到达灵婴再来找他拿回蛇姬。”

    孟缘苦笑道:“不是我贪恋宝物,是以这小子的性格,就算我们交出蛇姬,他依然不会放过我们。就像他说的,不愿意得罪一个有背景的人,可都抢了咱们的宝物,能不算得罪吗?”

    帝羽说:“或许情况还没那么遭呢。”

    孟缘叹一口气说:“也罢,权当赌一把了。”

    帝羽将蛇姬扔给白玉龙,白玉龙先将蛇姬冻住,发现没有危险才拿起蛇姬,手中施展了几个枪式,非常满意。长枪立地,不怀好意地看着孟缘。

    孟缘对帝羽说:“看到了吗?你们这个世界啊,真得脏的让人恶心。”转而对白玉龙说:“你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能以灵元境界施展高级功法吗?你说全靠宝枪,那你不妨运起灵气试试,看能不能施展出来。”

    白玉龙看着孟缘,也不立即去试,问道:“难道还有什么秘诀吗?”

    孟缘拿出一颗丹药,向白玉龙挥了一下,白玉龙点头。孟缘吃了丹药,深吸一口气说:“当然有秘诀了。宝物是死的,招式也是死的,两个死物如何发招。”

    白玉龙伸出右手,示意孟缘继续。孟缘却不说话了,开始打坐调息起来。

    白玉龙看着孟缘笑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想拖延到你朋友前来救你。可你有没有想过,大家同为道人境,凭什么你就认定,他们能在我杀死你之前救下你?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一定能先杀了你,然后轻松脱身。至于这小小的北淮岛,我根本不放在心上。你去仓库转了一圈,不也没发现什么宝物吗?”

    孟缘紧闭双目,像没听到一样,依旧调息打坐。白玉龙摇了摇头,开始端详蛇姬。可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若说它重,也就百来斤的样子,比起一般宝枪轻太多了。人说一分重,一分力,如此之轻又怎么能打出千钧之力呢?

    孟缘调息了一会,体力恢复不少。对白玉龙说:“别枉费心机了,这杆枪是我家传宝枪,需要特定方式才能催动的。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也不等白玉龙应允,直接将蹬腿丸扔了过去,自己立马后撤结出一堵冰墙挡在身前。白玉龙见有东西飞过来,以为是暗器催动寒冰去打,可这一打可就出事了。突然,那三颗蹬腿丸爆炸开来,气浪摧毁了四周不少房屋树木。

    孟缘即使躲在冰墙后也受了不少伤,不过他却哈哈大笑起来。骂道:“你奶奶个锤子的,抢老子宝贝,炸死你个狗东西。”

    话虽这么说,实则是在试探。他也不确定,以这家伙的防御力,到底能伤他几分。心里安慰自己,即使不能重伤他,也足够自己逃命的了。

    爆炸的烟雾散去,只见白玉龙非常狼狈的站着,一双眼睛怒视着孟缘。

    孟缘气骂道:“你他娘的真是万年龟壳套身上了吗?蹬腿丸连八阶妖兽都能炸死,你就只是样子狼狈些,你好歹吐一口血也行啊。”

    孟缘刚说完,白玉龙就吐了一口鲜血。见他缓缓提起长枪,提到一半时,身子似乎抖了一下,缓缓倒了下去。

    孟缘看着白玉龙倒下,站起身子,手中紧紧握着剩下的五颗蹬腿丸,狂笑道:“老子果然是天选之人,你还不是死在我手里了。”表面一副得意的模样,可后背的冷汗出卖了他。

    孟缘虽在狂笑,可神识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左侧,也不着急去拿蛇姬,就这样站在原地。良久,帝羽问:“走了吗?”

    孟缘长舒一口气说:“应该走了吧。”说完一下在瘫软在地上。歇了一会走到白玉龙身前,解开他系住的头发,果然在脑袋右侧发现了三个小血洞。自嘲道:“我好想回家啊!”

    帝羽安慰道:“哪还有什么家啊,回不去了。”

    孟缘开始用魂力探查白玉龙全身,发现果然有空间宝物的存在。胸前的青色玉佩,右手的琥珀扳指,腰间的金蚕丝带皆是较为高级的收纳宝物。

    琥珀扳指里面装得大多是天材地宝,金蚕丝带多是灵石一类的宝物,至于青色玉佩他暂时还无法探知。

    正在此时,孟缘听到周围有动静,嘴里骂道:“娘的,老子不活了。”

    只听得一声娇笑:“哎呦!你怕早知道是我来了吧?”看了一眼白玉龙的尸体有些吃惊地说,“竟然是他。”

    “老相好?”孟缘问。

    沈青鸾可没工夫跟他开玩笑,当下抓起孟缘胳膊就准备带他离开。只听得远处传来一个豪迈的笑声:“两位道友果然实力不凡,不等老朽出手就拿下了此贼。”

    沈青鸾看着孟缘,叹道:“你以后怕是很难在江州立足了。”

    孟缘似乎猜到了什么,也不管其他的先收了那块青色玉佩。几个呼吸的工夫,王弘济与刘子平到了。

    王弘济看了一眼白玉龙的尸体,笑道:“感谢道友为我洪城除去这个祸害。这次讨伐恶贼的收获,老朽只拿被此贼劫去的丹药,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孟缘心中冷笑,表面一副贪财模样说:“那就多谢道友了,不知想要什么丹药?”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丹药,是老朽为后人求的筑基丹。”王弘济捋须道。

    孟缘拿起琥珀扳指,取出筑基丹递给王弘济。将琥珀扳指戴在自己手上,又去解白玉龙的金蚕丝带,发现一件类似于鱼鳞编织的衣服,解下来在手上端详。

    刘子平看到衣服后,两眼冒绿光,竟然想出手抢夺。王弘济眼神制止了刘子平,不料一旁出来的韦兴昌却出手抢夺了。

    王弘济见状,一道风刃制止了徒弟,呵斥道:“混账!孟缘道友孤身一人独闯北淮岛,杀了白玉龙,这里的宝物自然全都归他处理,你还想抢吗?”

    这话说的在明显不过了,孤身一人与独闯有什么区别吗?实则告诫徒弟不要沾手,这白玉龙是孟缘一个人杀的,与他们无关。

    孟缘这下总算确定这群人的心思了。难怪这浪tiao子竟然能常年霸占洪城海路,果然是有背景的人。自己现在相当于替罪羊的存在,真打得一手好算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