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三十章:白色还是粉色?
    艳阳高照,海风低啸,一条木船行驶在北海上。

    一位少年慵懒地躺在船楼顶上,架着二郎腿,嘴里哼着小曲。黝黑的脸上一对眉毛上挑,眉尾高扬。挺立的鼻子下,唇薄齿白。

    船板上,一身着青蓝色长衫的女子跳到少年身旁。少年察觉有人上来,眉头一皱说:“美女,你挡我阳光了。”

    女子往旁边挪了一步,担心道:“你真得一点都不怕吗?”

    少年睁开眼睛看着女子说:“难道我怕了,事情就能解决吗?”

    “唉!都怪我连累了你。”女子叹气道。

    “没什么连不连累的,我一向很倒霉,习惯就好。”说着貌似看到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嘴里念道:“粉色的?”

    少年体内发出一个声音说:“白色的。”

    少年回应那个声音说:“打个赌,你输了让我多玩几天如何?”

    “成交。”

    少年起身,咳嗽一下对女子说:“美女,我接下来可能会做一件令你比较生气的事,你动手时能轻一点吗?”

    女子疑惑着看着少年,问:“你要做什么?”

    少年没有回话,一掌打在船楼顶上,寒冰蔓延冻住了女子双腿。只见他掀起女子长衫,看了一眼,撒腿就跑,嘴里喊着:“你怎么能不穿内裤呢?”

    女子看着狼狈逃窜的少年,气得嘴唇发抖,吼道:“孟缘,我要杀了你。”

    一炷香过去了,孟缘捂着发青的眼睛,嘀咕道:“这下手也太狠了,我不就看了一下吗?又不掉肉,至于吗?”

    沈青鸾手握匕首,冷冷地看着孟缘说:“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刺瞎你这对招子。”

    孟缘后背一凉,走到小熊猫旁边,蹲下来,委屈地画着圈圈。小熊猫正吃着竹子,看道孟缘的惨样“呼呼”笑了起来。

    孟缘绕到小熊猫背后,对着小熊猫屁股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小熊猫踢进海里了。小熊猫身体出现一个水泡,浮在海面上,一对熊掌指着孟缘,看样子是说打死你丫的。

    沈青鸾见孟缘欺负小熊猫,跳到孟缘身边对准屁股就是一脚。孟缘掉进海里,挣扎着,嘴里骂道:“你有病啊?我管教自己的宠物,关你什么事?”

    “我不准你这么对它。”说着转头对小熊猫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如何?”

    小熊猫见孟缘也被踢进海里兴奋地扭着屁股,听到沈青鸾说要带它走,一个劲地晃着圆圆的脑袋。

    沈青鸾不悦道:“你们主仆一个德行。”

    一番闹腾后,沈青鸾问孟缘道:“你今后作何打算?”

    “找个学院,拜师学艺。”孟缘随口道。

    “那你跟我去沧海宗吧?到时候没准掌门看重你,你就能躲过此劫了。”

    “不去,你们沧海宗太弱了,我要去特别厉害的门派。”

    沈青鸾强忍打人的冲动,冷哼道:“那你就等着被白家追杀吧?”

    孟缘一听白家,问道:“白家真得很厉害吗?”

    “江州从势力上来说最出名的是蒋沈韩杨四大家族,而白家虽然不入四大家族之列,但也差不了多少。”

    “既然差不了多少,那白玉龙为什么会被放逐至此呢?”孟缘疑惑地问。

    “谁叫他跟你一样好色,公然调戏韩家千金韩依菱呢。”沈青鸾叹气道。

    “韩依菱,很美吗?”孟缘脸上一副期待的表情。

    “当然美了,江州第一大美女啊。”沈青鸾一脸玩味地看着孟缘。

    “比起你如何?”孟缘还以颜色,将皮球踢给沈青鸾。

    “我自然是比不过了。”嘴上这么说,可脸上骄傲的神情出卖了她。

    “好了,不说这位美人了。你先介绍一下白家情况,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沈青鸾收起玩笑,严肃地讲:“这白家本是永泉郡一个小家族,百年前出了一位修行天才被北冥学院收下。其家族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那天才在离去时给白家留下了三样宝物。”

    “哪三样?”孟缘两眼冒金花地问。

    “你之前见过的那件鱼鳞甲就是其一;其二是一套冰系功法,防御力高,伤害也不俗。据说是北冥学院的功法;第三件就不太清楚了。”

    “难怪那孙子跟套了万年龟壳一样,怎么打都打不伤。双层防御,不过最终倒也便宜我了。”孟缘得意地说。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那白玉龙可是白家的命gen子,被誉为白家最有希望成为仙的苗子。如今你不仅杀了他,还夺了他的鱼鳞甲,你说白家能放过你吗?”沈青鸾皱着眉头担忧道。

    “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我也不是坐着等死的人。好了,不说我了,你师弟师妹怎么样?”

    “师妹还好,也没受什么伤。师弟伤得很重,怕是不能再修行了。”

    孟缘一脸懵逼地看着沈青鸾,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问:“你没说反吧?一个女的被抓进海盗窝没出什么事,一个男的反而身受重伤?难道那群海盗都有龙阳之好?专搞男人?”

    沈青鸾白了孟缘一眼,气恼道:“怎么,你是希望我师妹出点事才好吗?”

    正说着,船楼内走出一个女人,面带桃花,身姿婀娜。孟缘看着那女子,嘴巴惊讶的都能塞进一颗鸡蛋。眼前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海盗施暴的女人。孟缘心里冷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妹没事,师弟受伤了。怕这师弟的伤,没表面那么简单吧。

    沈青鸾的师妹吕青瑶看见孟缘,面带笑容,柔声道:“原来师姐躲在此处会情郎呢,我说怎么连师妹都不管了。”

    沈青鸾瞪了吕青瑶一眼,娇怒道:“你个死丫头,叫你犯花痴,差点把自己搭进去。等回去看师尊不罚你面壁十年。”

    吕青瑶吐了吐舌头,看了孟缘一眼,又回船舱了。如果此时帝羽能显形的话,他脸上的表情绝对能上搞笑榜TOP10了。愣了好一会问孟缘:“她…她不就是那个…那个女的?”

    “咋了?别人穿了衣服你就不认识了?”孟缘坏笑道。

    沈青鸾看见孟缘一直盯着自己的师妹,生气道:“你小小年纪,脑子里整天想的什么东西?”

    “想你啊!”孟缘回过神来,冲着沈青鸾笑了笑。突然想起了什么,从琥珀扳指中取出几株苦溯花,递给沈青鸾。

    沈青鸾接过苦溯花说了声谢谢。孟缘笑着说:“你如果叫我一声好哥哥,我送你一件重礼。”

    沈青鸾打量着孟缘,猜想这小子会送自己什么。转眼间一副妩媚妖娆的模样,撒娇道:“好哥哥,你要送奴家什么礼物呢?”说着轻咬嘴唇,眨着眼睛,一点一点逼近孟缘。

    孟缘一开始还笑得很开心,突然像看见鬼一样了,退了好几步。拍着自己胸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咽了一口吐沫说:“你下次发骚之前能不能通知我一下,我真怕自己忍不住——犯罪。”

    说完掏出一张弓,三枚极品问道丹,两枚中等蕴神丹以及五十多块橙色灵石。

    沈青鸾看着眼前的宝物,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你要把这些送给我?”

    孟缘点了点头说:“这张弓叫青鸾(铁桦羚角弓),跟你同名就送你了。至于箭支你就自己做一些,我得到它的时候箭也挺普通的。这三枚是极品问道丹,你如今已是灵婴中期了,想必今后用得到。至于那两枚是蕴神丹…”

    说到蕴神丹时突然有些心疼,想拿回去。暗骂自己鬼迷心窍,怎么把这东西拿出来了。沈青鸾看着孟缘的表情,似乎猜到了什么,娇笑道:“这蕴神丹对你很重要,我就不收了。”

    孟缘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说送你就送你,你当我老孟是什么人?还有那些灵石,都给你了。最后我再送你一句话,你附耳过来。”

    沈青鸾将耳朵伸过去,孟缘悄悄说了一句:“小心你师妹。”然后亲了沈青鸾一口,跳下船。海面下一条白色海豚一跃而起,接住了孟缘。

    孟缘得意地笑了起来,喊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沈青鸾看着离去的孟缘,摸着自己被亲的脸,幽幽道:“我等着。”

    孟缘躺在小白脑袋上,沐浴着阳光。帝羽问:“咱们为什么不救一下她师弟?”

    孟缘白了一眼帝羽说:“你傻啊?咱们救她师弟有什么好处?退一步说,咱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治好那家伙,可你忘了之前救吕青瑶的事了?虽然我觉得五绝那老小子的话多数是扯淡,但有一句说得很好。”

    “哪一句?”

    “‘医者固存济世心,然修行之路多枯骨,纵我心济世,奈何世不济我心。故徒儿谨记,枪法大成方能医者入世’。估计那老小子为此吃了不少亏才有这样的感叹。如果我们治好那个罗业也跟王弘济是一丘之貉,岂不是将自身置于险地。在我们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当自己是普通修行者就行了。什么炼丹师、医师、阵法师纯属扯淡。当然,还有最重要一点。”

    “哪一点?”

    “你没发现那小兔崽子长得一副小白脸,我看着就讨厌。咱们都在沈青鸾身上下了重本,万一被那小子拱了,不是白瞎了咱们的宝贝?”孟缘一副教训的口吻。

    帝羽挠着头说:“你不是说沈青鸾是毒蝎,不要试图染指吗?”

    孟缘恼羞成怒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还有谁告诉你我要染指她?我这叫投资懂不懂?你别忘了,沈青鸾是姓沈的。江州四大家族可有一个沈家,我猜她八成是什么沈家的千金小姐,这种人要打好关系,对咱们以后发展有用。你要多向徐憬淮学习,发展人脉。”

    教训完帝羽一把拍在小白脑袋上问:“公子小白,你上次为什么出卖我?”

    小白委屈道:“我当时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父亲告诉我,遇到这种情况要远远避开的。”

    “那你不会带我一起离开?”孟缘没好气地说。

    “可那股危险来自那艘大船上,你当时已经上去了啊。”

    孟缘咳嗽了一下,什么话也不说了,开始清点自己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