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三十一章:智商长在胸上
    抚兰郡是江州十二郡之一,位于江州南面,从面积上来讲排第五位。它与永泉郡隔了三个郡,倒是与清源郡相接。

    兰城是抚兰郡的郡治,经济自然是相当繁荣的。自古至今但凡繁荣一点的城池,少不了三样东西,美景、美食、美人。

    兰城顾名思义,兰花之城。只要你身处兰城,随处可见兰花的身影,无论是花店里精心栽培的,还是室外野生的,又或者说金银玉石雕琢的,各式各样,大饱眼福。

    兰城北街一家裁缝铺里,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正精心挑选着衣服。老板是个女的,四十多岁的样子,手拿一面团扇,扇面上绣的兰花图案,正苦口婆心的给少年介绍哪件衣服合适。

    少年像是有选择困难症一样,走过来走过去,觉得哪件都好,就是下不了决心。老板娘说得口渴了,正准备喝一杯茶润润喉,只听那少年喊道:“就那件。”指着街上一位玉面少年郎的衣服说。

    老板娘看着那位公子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孟缘指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少年,身后跟了两位白发苍苍老者,显然身份不简单,看穿着也不是这种商铺能够做出来的。

    老板娘说:“公子别拿我寻开心了,这种衣服哪是我们这种凡人能够碰的。”

    孟缘盯着老板娘,带着试探的语气说:“老板娘好眼光,一眼就能看出那人是位修行者。”

    老板娘扇着团扇,笑着说:“恐怕你也是位修行者吧?”摇摇头说,“你们这些年轻的修行者,出门跟几个白胡子的老头,想不被别人知道都难。寻常这岁数的老人,走道都费劲呢,哪能出门瞎晃悠。”

    孟缘收回疑惑,温和道:“老板娘给我就不用做了,给它做一件就行。”说着指了指正在啃竹子的小熊猫。

    老板娘看着小熊猫十分喜欢,问:“用什么料子呢?”

    “便宜点的就行。”孟缘目光聚集在少年身上,随口说道。

    小熊猫一听扔下竹子,跑到一处丝绸布匹面前,抱起来不撒手了。老板娘笑得合不拢嘴,说:“你个精灵鬼,眼光倒不错,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布料了。”转而对孟缘说:“公子您看,要不我给您算便宜点。”

    孟缘走到小熊猫面前,摸着它的圆脑袋说:“你给我一件你身上的宝贝,我就给你买这个行不行?”

    小熊猫摇着脑袋,抱起布匹就用舌头开始舔,口水沾在布匹上。孟缘静静看着小熊猫,突然笑了起来说:“这方法好啊!老板,就给它用这个做。顺便再做一个斗笠,一个披风。小家伙就先留你这里,我晚一点再来领。”说着掏出一个大元宝递给老板娘。

    玉面少年走在街上,向左手一位老者问道:“冯叔,刚才是不是有人一直在盯着我?我感觉很不舒服。”

    “少年放心,一个野路子而已。”冯安说道。

    正说着,就听见一个喧闹的声音传来,“让一让…”。玉面少年顺着叫喊声看去,只见一个小黑人向他冲来,躲闪不及被脏水淋到了。小黑人一双脏手抓着少年的衣服,一个劲的揉,想为少年除去赃物。

    少年看着黑人,气得一脚踢向小黑人脸部。小黑人就是孟缘,又怎么会轻易让人踢到自己“俊秀”的脸面呢,伸出食指一指点在少年脚底。自己假装被踢,倒飞出去,口里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少年被孟缘一指撞在路边的摊子上,怒上心头,竟然拔出宝剑向孟缘刺去。孟缘嘴角一扬,撒腿就跑,少年后面提剑就追。

    帝羽苦笑道:“为了一件衣服至于吗?”

    “放屁,老子会为他的衣服。你还想不想救馨儿了,你个猪脑子。”孟缘恨铁不成钢地说。

    帝羽一听什么话也不说了,运起魂力,施展神识观察着周围情况。

    在黑荥岛上,妹妹馨儿被自己的族人徐诚,联合矿场守卫李文静掳走了。也正是因为馨儿被掳走,帝羽突然暴走,体内血脉有了一丝苏醒的迹象,引起赤炎仙君的注意。

    帝永族长担心发生意外,强行破解封印,在蚀日天尊赶来之前送帝羽离开。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到帝羽,他亲手毁了黑荥岛,结束了岛上族人的生命。

    可以说如果没有馨儿这个意外,帝羽出岛时或许真能如孟缘所想,称霸人界了。

    出岛后帝羽就想去救馨儿,孟缘阻止了他,说目前实力太低,想救也救不了。为了安抚帝羽,孟缘忽悠道:“我们乃天选之人,蒙上苍庇护。想必馨儿会被什么大能者相救,收为徒儿,等着咱们去见她呢。”

    帝羽相信了孟缘,这事也就搁下了。然而近来的所见所闻,他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天选之人,运气太差,好几次差点死掉。又因为吕青瑶这样的例子开始担忧馨儿。

    孟缘也觉得自己不会像别的主人公一样,什么好事都等着他。分析一番,选定了一个地方——兰城。

    兰城可不像兰花那样纯洁,恰恰相反,这里鱼龙混杂,简直是一个大型销金窟。赌场、青楼、酒馆、奴隶场比比皆是。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孟缘只好来这里碰碰运气。

    来到兰城后,孟缘花重金打探消息。兰城的奴隶场、青楼被他找了个遍,还是没有发现馨儿的下落。不过,有一个消息引起他的注意。大约三年前,兰城的寻兰居来了一伙人,以天价卖“女儿”,说什么他的女儿天赋异禀之类的。

    此事被冯府的冯俊远撞见,觉得有趣就买下了。当时不少寻兰居的客人还谴责那个卖女儿的,真是丧尽天良,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好歹再养大一些啊。

    孟缘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经常在冯府周围打探。结果他见到了一个人,一个让帝羽恨不得当场掐死的人——徐诚。

    孟缘安抚住帝羽,想等徐诚出来后干他。可惜徐诚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出来。而那位追他的少年就是冯府的少爷——冯俊远。

    孟缘想对冯俊远下手,可这家伙无论去哪里都有两个老头跟着。这两个老头他用青色玉佩观察,都是真人境实力。自从有了上一次对敌,他可不敢轻易再对灵婴境下手了,差距太大了。

    正苦于如何救人之时,小熊猫舔布匹的方法提醒了他。他想得是将冯俊远引至偏僻处,然后趁机拿下他,再逼问馨儿的下落。这一切都是临时想到的,也没给帝羽说,导致帝羽以为他只是贪恋那件衣服。可是对于孟缘这种在地球上就不在意穿着的人而言,衣服对他真没什么吸引力,还不如一顿吃的实在。按照他一位特种兵师傅的话来说,这叫“实落了”。

    孟缘在前面跑,也不敢跑太快,怕冯俊远追不到。好不容易将冯俊远引离两位老者,心里正得意却发生了意外。一栋酒楼里走出一位十几岁的小女孩,见到冯俊远当街追杀小乞丐,竟然给拦住了。

    小女孩指责冯俊远说:“你们冯家越来越过分了,背地里搞些阴谋也就罢了,如今光天化日都敢杀人了?”

    冯俊远看着小女孩,收回了长剑说:“荣静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

    “哼,还敢抵赖,我明明看见你拿着长剑追杀了那个小乞丐。”说着还指了指孟缘。

    孟缘看荣静婉气得半天说不出话,心里骂道,你才是乞丐,你全家都是乞丐。又对帝羽说:“为什么你们灵界的女人脑袋都跟猪一样,智商都长到胸上了吗?”

    帝羽看着荣静婉小小年纪,一对奶牛大胸,说起话来一抖一抖的,定了定心神开始闭目调息。

    冯俊远看着孟缘笑问道:“我刚才在追杀你吗?”

    “没有!”孟缘说。

    “听到没,大奶牛。”冯俊远俯视着荣静婉坏笑道。

    荣静婉看着孟缘,安抚道:“你别怕,他们冯家还不能一手遮天,说出来本小姐给你做主。”

    孟缘扶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认真地讲:“这位好事的小姐,他没有追我。”

    冯俊远听后大笑起来,突然孟缘又补充了一句说:“他只是偷了我的衣服而已。”

    冯俊远笑得正开心,听见孟缘说他偷衣服,嘴吧抽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时酒楼内又传出一声爽朗的笑声,说:“有趣,实在是有趣。这位小兄弟,你说他偷你衣服,只要你拿出证据,我让他把衣服还给你如何?”

    酒楼内一位国字脸的青年,举止间散发一种豪气,让人看后都有一种想结交的冲动。

    孟缘说:“你先让他脱下来,我自有办法证明是他偷了我衣服。”

    冯俊远看着青年明显有些慌张,开始向身后看去。见两位老者已经赶来,对青年说:“荣浩然,你别多管闲事。”

    荣静婉也对哥哥说:“哥,别理他,他就是个傻子。”

    孟缘诅咒道,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傻子。见荣浩然看着自己,孟缘双手抱肩,一副自信模样。荣浩然见状,迅速逼近冯俊远。见其身后两位老者上前救援,运起灵气一拳逼退两人,转而制住冯俊远。

    冯俊远慌张道:“荣浩然,你想做什么吗?”

    “你没听到那位小兄弟说你偷了他衣服,我觉得也是,所以请你还给他。”荣浩然说。

    “扯淡,他那穷酸样,能有这样的衣服?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你还有脸说这句话。我问你,五日前王家当铺,你强买强卖,临走时还打断王家小子双腿,是也不是?三日前你调戏徐家夫人,别人不从,你灭人全家十三口,是也不是?”荣浩然越说越气,右手捏住冯俊远脖子,渐渐提了起来。

    冯家两位灵婴高手劝道:“荣少爷手下留情,别忘了冯荣两家的约定。”

    荣浩然此时真想一把掐死冯俊远,只可惜他现在不能这么做,一把将冯俊远扔在地上,呵斥道:“脱。”

    冯俊远一双眼睛毒辣地看着孟缘,脱了衣服扔给了他。孟缘接过衣服,穿在身上,相当满意。

    荣静婉问孟缘:“你现在如何证明衣服是你的?”

    孟缘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荣静婉说:“你难道看不见我穿上这衣服很合身吗?”

    “那又如何?”

    “如何?不是自己的穿着能合身吗?”孟缘也不理她,对荣浩然抱拳说:“感谢这位仁兄帮我拿回衣服,青山绿水,日后再见。”说完潇洒离去。

    荣静婉看着离去的孟缘,到现在都没明白他是怎么证明衣服是自己的。冯俊远看着孟缘,一副凶狠模样,冷哼一声带人离去。

    荣浩然一时也愣住了,看着孟缘离去,突然哈哈大笑,带着妹妹回酒楼去了。嘴里念道:“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