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三十八章:荣家窘况
    兰城大街上,一位黝黑的少年一路上横冲直撞,惹得民众骂声连天。后面跟着一国字脸的青年,边跑边道歉。

    黝黑的少年自然是孟缘了。孟缘大骂自己太蠢,怎么光顾着自己,把熊丢了呢。帝羽安慰道:“别着急,它身上有那么多保命宝贝,应该不会出事的。”

    孟缘骂道:“放屁,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能跟那些穷乡僻壤比吗?也怪那头母熊,给个能装活物的宝贝带上它不就方便多了。我总不能去什么地方都带着一头熊吧!”

    孟缘转了好几个巷子都不见小熊猫的身影,突然看见街上人流往一个方向走,心生疑惑便跟了过去。当他走到目的地时,发现小熊猫被人关在笼子里,被人当玩物一样挑逗。气人得是,那憨货竟然还玩得不亦乐乎。孟缘刚要冲过去救熊却发现了一个人,一个你只要见他一面就不会忘记的人——李文静。

    帝羽看见李文静,那怪里怪气的声调,贼眉鼠脸的模样,瞬间就炸毛了,一副要冲过去杀人样子。孟缘呵斥道:“你现在杀他有屁用,冷静点,别误了大事。”

    不一会,荣浩然跟了过来,问道:“孟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孟缘没说话,一双眼睛盯着荣浩然。荣浩然被他看得有些不舒服,生气道:“你为何这般看我?”

    孟缘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小熊猫,觉得这憨货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那么就该办正事了。对荣浩然说:“荣大哥,兄弟要跟你商量一件大事。”

    荣浩然点了点头说:“刚才在寻兰居我就知道你有事对我说。看你神神秘秘的样子,不如去我府上谈吧。”

    荣家在兰城是大家族,除了城主府,没人敢在荣家人面前放肆。一般一座城池,都会有几个大家族,城主府的职责就是尽量平衡这些家族势力。毕竟,一旦家族之间发生混战,损失的永远只是他们城主府。可是兰城就例外了,荣家一家独大,甚至掩盖了城主府的声名。按理说,身为一城之主,肯定不会容忍这种情况发生,可兰城这位城主虽然不是荣家人,但与荣家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也就容忍了荣家的一家独大。可惜,好景不长,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每60年一次的修行资源分配,荣家虽然分得最大的一座灵矿山,可开采到最后发现竟然是假矿。所谓假矿就是仅有表面一层灵石,再往后开采都是废石,根本不能用做修行。

    一个家族的发展,除了本身嫡系之外,外姓长老也很关键。可人家堂堂一修行者,凭什么会为家族效力,就是因为家族能提供修行资源。

    散修,尤其是有点实力的散修,一个个老奸巨猾,但凡损失一点自身利益,他就给你撂挑子。荣家在无法提供修行资源之后,八位元婴长老走了四位。另外四位,要么是在荣家呆的久了,不想换地方;要么是与荣家有某种关系;要么就是自己的实力,脱离荣家还真不一定混得好。

    好在荣家近年来还有些积累,靠吃老本也勉强能维持下去。实在不行,不还有陈永思这位善主吗?可是修行实在太耗费资源了。城主虽然贵为一城之主,实则是给别人打工的。

    城主之上有郡牧,郡牧之上有州牧,州牧之上才是最高主宰——皇室。人界有十七州,可并不是只有一家皇室,而是七皇割据的局面。一个皇室,势力大的有四个州;势力小的仅有一个州。但是在十七州里面,唯有一个州最为特殊——商州。

    商州不归任何皇室,属于无序区。然而,虽然称为无序区,可商州的秩序足以媲美礼州。虽然说路不拾遗有些夸张,但也差不了多少。因为,商州之人一个个富得流油。可以说,随便从商州拉出一个人都比一些城池的富豪有钱。

    荣家为了解决困境,想了不少办法,可还是难以弥补这个缺口,直到冯志诚上门联合。冯志诚可占据了一个城,有足够的资源。荣浩然虽然对冯志诚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不愿与之同流合污,可冯志诚给出的筹码太诱人了。家族的利益永远凌驾于个人荣辱之上。最终,荣浩然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荣浩然的书房内,孟缘打量着四周,不算奢侈,甚至还有些简陋。堂堂一个家族的少爷,下一任族长,房间里仅有简单的床椅,几副书画。孟缘在进荣府时,动用魂力催动神识,借住玉佩仔细观察荣府人的修行状况。据他观察得知,现在府内有六个元婴修行者。荣浩然算一个,其父算一个,剩下的怕是四位长老了。

    孟缘率先开口道:“荣大哥为人豪爽,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们荣府的情况我也了解了许多,想要解决当下的困境,与虎谋皮可不是好主意。”

    荣浩然一听就明白了孟缘的意思,说:“孟兄弟既然这样说自有好的建议了,说来听听。”

    “与虎谋皮自然不可行,可倘若吃掉老虎又当如何?”孟缘一双眼睛盯着荣浩然,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荣浩然突然笑了起来,说:“欧阳妹子果然不愧是雪州第一美人,竟然能拉孟兄弟这样的人物下马,着实厉害。”

    孟缘也笑了起来,说:“荣大哥以为我被美色迷晕了头,分辨不清局势了吗?”荣浩然没有说话,显然是认同了这点。

    孟缘接着讲:“欧阳嫣然是美人没错,可让我为了美人去拼命,我还没蠢到那个地步。想来荣大哥一定很好奇我的身份吧…”说着掏出一枚黄色灵石,摆在桌上。孟缘心想,你如果识货,定然觉得我身份一定不一般,那我就占据主动权了。谁知,荣浩然看着黄色灵石,依旧没有说话。

    孟缘一想就明白了,暗骂欧阳嫣然是个贱人,竟然见谁都送宝石。他还以为就给他一个人送了。心中暗下决定,事成之后一定得好好让她伺候自己,一夜七次那种。

    孟缘知道一块黄色灵石打动不了荣浩然,直接掏出了十块黄色灵石。这一下子可让荣浩然吃惊不已。欧阳嫣然是给过他灵石,他当时很惊讶,但也能理解,毕竟总有一些大家族子弟被美色迷昏了头,送一两块灵石给美人也是可预想的,可眼前这十块黄色灵石就不一样了。就算一座小灵矿全部开采完,也不一定有十块这么多。如果荣家有这十块灵石,一定能坚持到下次资源分配。看着灵石,他动心了,不是动心孟缘的提议,而是…

    孟缘冷笑道:“我劝荣大哥收起别的心思,我既然敢拿出来就有拿出来的自信。没错,我是因为在家族里犯了点错误,被迫流放。可即便如此,也不是你们小小一个抚兰郡就能拿捏我的。”

    荣浩然仰天狂笑,祭出长戟说道:“请。”

    孟缘知道这家伙是要试探自己,祭出蛇姬迎接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