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三十九章:雀羽
    荣府大院内,布置相对简单些,几座假山,一处水池,周围栽种十来株不知名的树木。孟缘与荣浩然来到一处相对宽敞的地方,两人开始对峙。

    荣浩然手持长戟,戟身并非传统的木头所制而是精铁,长约7尺。戟形属于十字戟,头部左侧刀刃呈鲤鱼形状,右侧呈鱼尾形状。荣浩然长戟向前一刺,示意孟缘先手。

    孟缘施展了一个起手式,笑道:“自然是主人先请了。”

    荣浩然听后也不客气,长戟直逼孟缘面门。孟缘离荣浩然十步开外都能感受到一股压迫力。见长戟刺来,身子右斜,刺出一枪,正中长戟“鱼尾”,化解一招。不等荣浩然反应,蛇姬回缩,又快速刺向荣浩然胸口。

    荣浩然格挡,谁知孟缘乃是虚招,杀招是一记火拳。荣浩然中招,退了三步。脚下一蹬,长戟作斧势,劈砍下去,孟缘踏着宫位,轻松避开。

    荣浩然见自己在招式上竟然占不到一点便宜,开始动用元气。他修行的是金属性灵气,无论杀伤力,还是防御力皆属上乘。

    孟缘见状,嘴角冷笑,若在之前自己动用灵气对战可能会吃点亏,可现在他可是灵元九阶修为,灵气地运行不比元婴境界差。荣浩然如同冲刺的骑兵,枪身带着强烈的冲杀之气刺向孟缘。孟缘本可通过身法避让,利用蛇姬轻巧的优势对敌。可孟缘好像被荣浩然的豪气感染,竟然选择最蠢的对敌方式——硬接。

    蛇姬身上缠绕着寒冰,硬接荣浩然一招。枪戟对撞,蛇姬上缠绕的寒冰碎裂射向荣浩然,自己则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撞飞,退了五步。荣浩然则长戟回收,一扫打碎了寒冰。

    孟缘此时感觉身体内一股灵气在他灵脉中冲撞,运起功法化解了这股灵气。帝羽担心道:“我来吧。”孟缘也不勉强,交出身体控制权。

    荣浩然看着孟缘,有些生气道:“孟兄弟不必手下留情,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我还没那么弱。”一开始对敌他就感受到孟缘的枪法与自己相反,走得是轻巧、灵动路线,不可能这样硬接他的攻势。他那一招表面气势磅礴实则也有变招,结果孟缘的硬接让他始料未及。

    两人的争斗惊动了荣府其余五位灵婴高手。或于暗处观察,或赶来过来,观看两人对战。

    帝羽属于那种能动手不跟你多BB的类型,显然对于荣浩然伤了孟缘很不满。冷冷道:“一招决胜负。”

    帝羽脚下一踩,寒冰蔓延,周围的天地灵气疯狂涌入他体内,蛇姬枪身的寒冰甚至掩盖了本身。既然你喜欢硬碰硬,那咱们就看谁更硬。

    战神一族走得是勇猛路线,无论对手是谁,局势如何,永远都是有死无生,绝不退缩。这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就算学了五绝天尊的枪法,可依旧改变不了。这也是为什么帝羽当初闯关时更喜欢狼牙棒的原因。孟缘则不同,他在地球时学习的是现代搏击术,讲究的就是身法、技巧,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孟缘最适合五绝天尊的枪法,只可惜这货太懒,不愿意钻研枪法精妙。

    荣浩然感受着周围迅速流失的天地灵气,心里很不解,难道他一直没有动用灵婴对战吗?心下恼火不已,太看不起人。竟然调用九成元婴之气,赋予长戟。这可是拼命的行为,完全不留后路啊。至于为什么不是调用十成,因为十成的情况只有一种——自爆元婴。

    帝羽感觉此时掌控的灵力已经到了他的极限,当下不在蓄势,蛇姬凌空,被他一个倒挂金钟,踢在枪尾。蛇姬如同离弦之箭射向荣浩然。荣浩然见长枪刺来,毫无惧色,同样一戟刺去。帝羽则如同发射的炮弹,弹射起步,借着枪势一记寒冰绵掌打向荣浩然。

    只见庭院四周飞下来三位元婴高手,一人试图接住蛇姬却被蛇姬穿肩而过。第二人与帝羽对了一掌,帝羽退了三步,他退了一步。第三人一掌打向帝羽胸口却被一股力道打在拳头上,整条胳膊失去知觉,显然受伤不轻。因为有第三位元婴高手的参与,所以孟缘与第二位元婴高手的对决,谈不上谁胜谁负。

    “我败了!”荣浩然有些沮丧地说。很显然,他错估帝羽的实力,这一招若没有几位长老相助,尤其是自己父亲替自己挡住长枪,自己即便不死也是重伤。心里很郁闷,一场试探怎么成了生死对决。

    孟缘在小黑屋里看着眼前的局面,称赞帝羽说:“兄弟,干得漂亮。”

    帝羽听到赞美竟然有些愣住了,这可是孟缘第一次夸奖自己,显得有些举足无措。孟缘接着说:“接下来要玩嘴皮子了,交给我吧。”

    被蛇姬穿肩而过的元婴高手是荣浩然的父亲荣天泽,看着帝羽,拔出刺入他肩部的蛇姬,问道:“这是什么招式?”

    “雀羽!”孟缘一副高手模样说道。

    “你师承何人?”与孟缘对了一掌的长老问道。

    “无可奉告。”孟缘说。

    那长老听后感觉自己被轻视,冷笑道:“元某愿再次领教阁下高招。”

    荣浩然见局面有些失控,站到孟缘身前说:“元叔误会了,这位孟兄弟情况有些特殊,并非有意隐瞒。两位长老请先回房休息,晚些时候我再向两位说明原委。”

    荣天泽将蛇姬扔给孟缘,孟缘收回长戟,掏出两颗丹药递给荣天泽,说:“前辈方才手下留情,小子不知轻重误伤了前辈,献上活络丹、益气丹各一枚,请前辈笑纳。”说着还看了一眼那位元长老。他与帝羽的寒冰绵掌对了一掌,虽然表面装作安然无恙的样子,可寒气入体的滋味显然不好受。至于帝羽同样中了那老者的火之灵气,可孟缘只需要运转功法便可化解这股灵气为己所用。

    元长老见状,冷哼一声,甩袖离去。第三位长老很有意思,假意咳了一声对孟缘说:“小兄弟,我刚也受伤很重,不知可否送我一枚益气丹?”

    孟缘皱着眉,一副犹豫不决的神情。看了一眼荣浩然,咬咬牙掏出一枚益气丹给那长老。那长老接过丹药大笑离去。

    荣浩然虽然最后没有受到孟缘的攻击,可此时元婴灵气匮乏,显然也不好受。孟缘掏出三颗益气丹给他。荣浩然见状摇头道:“孟兄弟不必如此破费,我只需要调息几日即可。”

    孟缘佯装生气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做事扭扭捏捏,你的豪气呢?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

    荣天泽捋须一笑,说:“浩儿,既然这位小兄弟如此馈赠,你又何必拒绝他的好意呢。”

    荣浩然接过丹药,询问孟缘伤势。孟缘笑道:“元长老下手可一点都不重,我伤势已无碍。”这话表达了两个意思,第一是说那元长老下了死手;第二则表达的是即使姓元的下了死手依旧奈何不了自己。

    荣浩然以为真是元长老没下重手,心里安定了几分,不然真要重伤了孟缘可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荣天泽身为一族之长又怎么没听出弦外之音,打个哈哈,邀请孟缘去自己书房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