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四十五章:荣天泽被擒
    阜阳郡泸城官道上,一辆马车颠簸行进着。马车内一位农妇打扮的女子依偎在皮肤黝黑的汉子怀里。女子旁边一只肥胖的熊猫,也依偎在女子怀里。

    汉子似乎在发什么脾气,只听得他说:“你看你,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打扮成这副丑样子。咋的,你男人没钱给你花吗?你说你自己扮丑也就算了,把我也搞成这副鬼样子,我是和尚吗?还给我穿件这么丑的袍子,你咋不直接给我件袈裟呢?”

    女子仰起脑袋,瞅着光头的模样就笑。双手摸着光溜溜的脑袋揉了起来,一副乐此不彼的模样。

    光头少年生气道:“警告你,我妈不叫别人摸我脑袋的。”

    女子一双清澈的眸子眨了眨,娇声道:“我能是别人吗?我现在算你未过门的妻子懂不懂?所以,只要是你的,我都可以摸。”

    马车上的自然是欧阳嫣然、孟缘与熊初墨了。至于为什么打扮成这样子,就只能怪欧阳嫣然那张“惹祸”脸了。走到一座城池,就被爱慕者认出来。孟缘又是个不老实的货,还当着众人面捏欧阳嫣然屁股,终于惹起众怒,被人赶出了城池。

    倘若发生了一次也就算了,关键是每座城池都一样。最后一次孟缘竟然被人袭击,差点丢了只耳朵。玩闹归玩闹,即使那些凡人再怎么骂他、赶他,孟缘都能忍,而且还玩得很高兴。可那人是直接要他命的,被孟缘追过去,废了一身修为。

    惹了小的,老的出来了,一副拼命的模样。孟缘也不怕一副为民除害的样子,最后被欧阳嫣然拦下。两人离开后,欧阳嫣然担心再发生类似的事,干脆扮成农妇,又给孟缘买了一件特别宽大的旧袍子,换了一辆破旧的马车接着赶路了。

    一路无事,总算是到了泸城。泸城比起兰城而言可豪华得多。城墙高约六七丈,中间开有一个高约两丈的大城门,进出路人络绎不绝,倒显得有些拥挤了。

    孟缘的马车到了城墙外,却被守卫拦下。车夫询问道:“老爷,这怕是要过路费了。”

    孟缘掀开帘子说道:“都说了几次了,别叫我老爷,我很老吗?”瞪了车夫一眼,下车打量着守卫。

    守卫身穿铁甲,手持长矛,长得五大三粗,似乎被孟缘盯的不舒服,呵斥道:“你个老东西,看什么看,想进城留下过路费。”

    孟缘心里那个气啊,老子有那么老吗?车厢内欧阳嫣然显然已经笑得弯不起腰。孟缘不想惹事,问道:“请问要交多少银子?”

    守卫以为没听清楚,掏了掏耳朵说:“银子?老子要灵石懂不懂?你这个乡巴佬,赶紧滚蛋。”

    孟缘一把抓住那守卫吼道:“你再骂老子一句试试,狗眼看人低,老子今天城要入,钱不给,你能咋的?”

    守卫一听,冲周围守卫喊道:“有人闹事,拿下他。”

    转眼间,孟缘就被五六个守卫围住,一副随时动手的模样。孟缘气不过,想要动手却同时听到两声制止声。一声来自欧阳嫣然,一声来自身后。

    孟缘转过神去,看见一位骑着白虎的青年,扮相儒雅,典型的白面书生。孟缘因为帝羽这身体长得黑,对小白脸天生有一种仇视感。那青年温和地对守卫说:“这位守卫大哥何必欺负一个老人家呢?这里有十块灵石,放他们入城吧。”

    守卫收过灵石,瞪了一眼孟缘骂道:“算你走运,这年岁半条腿都进棺材了,瞎走动什么。”

    孟缘真得有些生气了,他上辈子十八,这辈子十六,就算加起来也才是三十四。虽然长得成熟了些,但跟老沾个锤子边。眼看要动起手来,被欧阳嫣然制止,拉进车厢内。

    马车进城,欧阳嫣然掀起车窗帘,看着那位青年的身影,感慨道:“真俊啊!”

    孟缘一听气炸了,一把扯下帘子,吼道:“俊什么俊,你一个有男人的人瞎看什么?”

    “唉!想我欧阳嫣然号称飞雪阁第一美人,如今只能…”说着摸着小熊猫的脑袋。小熊猫吃着竹子,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与惋惜。

    孟缘盯着欧阳嫣然,冷冷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出去宰了他?”

    欧阳嫣然听到孟缘这样说,嘴角一丝狡黠的微笑,小算盘达成,不再理会孟缘。

    两人一熊进了城,找了一处名叫悦来的客栈住下。孟缘问道:“荣大哥留下联系地址没?”

    欧阳嫣然坐在梳妆台上,一边梳妆一边回应道:“他说叫咱们来这里后问掌柜就行了,这掌柜的是他父亲的朋友。”

    孟缘走到欧阳嫣然身后,酸溜溜地说:“天都晚了,还化个谁看,浪费时间。”突然看到铜镜中的自己,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难怪他会被别人叫老头,现在模样哪还有一丝少年的样子。孟缘抓住欧阳嫣然的手,说:“你现在用你最好的化妆本事给我化回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欧阳嫣然瞟了孟缘一眼,挣脱开来说:“天都晚了,还化给谁看,浪费时间。”

    孟缘磨着牙,转身出门。欧阳嫣然问道:“去哪?”

    “青楼。”

    欧阳嫣然画着眉,悠悠道:“飞雪阁第一美人今晚择夫了。”

    “卧槽,我去找荣浩然。娘的,老子算是服了,你就不能换一句?”孟缘返回来冲屋内喊道。

    “这不换了吗?是吧宝贝?”转头对熊初墨笑道。熊初墨吃着竹子,点点头,表示认同。

    孟缘算是败了,败给这两个货。看着失落的孟缘,帝羽也笑了起来,被孟缘一顿臭骂,全赖他长得黑。帝羽双目一闭,继续修炼神魂。自从结丹之后,他感觉之前的瓶颈要突破了。

    悦来客栈,掌柜的正算账,皱着眉,似乎生意不太好。孟缘走了过去问道:“掌柜的生意兴隆哈,我是荣浩然的朋友,请问他现在在哪?”

    “不知道。”掌柜的没好气地说,似乎很恼火这个名字。孟缘掏出一个大元宝放到账本上,掌柜的没有理他,继续算账。孟缘心里骂道,一个比一个黑。又拿出一块灵石放到账本上。掌柜的终于抬起头,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欣然接纳,而是冲他吼道:“不住店就滚远一点,你知不知道因为那个蠢货让我损失多大?我半年的收入都贴进去了,一块灵石有个屁用。”

    孟缘以为掌柜的在讹他,冷冷道:“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掌柜的看着孟缘说:“想知道他的下落,拿一百块灵石来,否则马上搬出去,我不欢迎你。想动手,你尽管试试,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孟缘被将住了,难道这掌柜的也是修行高人。动用玉佩观察,并不是什么修行者,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情况不明,不能贸然出手。反正一百块灵石对他不算什么大钱,掏出一百块,累得跟座小山一样。

    掌柜的看到灵石后立马转变了态度,一副笑脸道:“小福子,给贵客去买上好的酒菜,送到房间去。”

    吩咐完小二,对孟缘说:“客官啊!我那浩然侄儿前些日子因为多管闲事被人抓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我为了救他花光了小店半年的积蓄,才打听清楚他的下落。他被关在城西的一处宅子里,要他妹妹换才肯放出来。”

    “怎么会这样?”孟缘不解地问道。

    “唉!都怪那孩子心善,看见恶霸欺负一小姑娘就上前解救,谁知那恶霸是薛家的公子,请来五六个高手围观他。我那侄儿也是勇猛,五六个人拿不下他,那薛公子见状用小姑娘要挟他,才让他束手就擒的。”掌柜的叹气道。

    “给我一份地图,另外给楼上的那位说一声我去救人。”说完拿着地图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