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四十七章:商明诚
    孟缘出了悦来客栈就奔向梦缘商行,据掌柜的说那里丹药最为齐全。

    梦缘商行建在东街,日夜无休。商行楼高四层,一楼是普通的天材地宝与装饰物;二楼主要销售丹药以及贵重的天材地宝;三楼则是流传出来的各类功法;四楼是一些武器与防御宝物。至于真正贵重的宝物则放在后院地下拍卖场的宝库里。

    孟缘进入商行,伙计立即端上一杯茶,服务倒很周到。他也没工夫理会这些,对伙计说:“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有大生意。”说着递给伙计一块元宝。

    伙计接过元宝正要跑去后院叫掌柜的就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公子与敝人有何大生意做?”

    孟缘看着老板模样,身材肥胖,衣着华贵,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试问道:“你是商明诚?”

    “孟公子好记性,竟然还记得老夫。”商明诚笑道。

    “你个奸商,我当然记得。”孟缘没好气地说。

    商明诚摇头道:“孟公子此言差矣。你以两千零十两泉金买了一个绝色美人,非但不感激我,还说我是奸商,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

    “行了,不跟你扯了,我要买丹药。”孟缘不耐烦道。

    “固元丹小店已经售完了。”商明诚挺着大肚子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悠悠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买固元丹?况且据我所知,这丹药买的人怕不多吧?”孟缘疑惑道。

    “第一,小店不仅做实物买卖,消息也是可以出售的。这条算我免费送你了。第二,固元丹是很少人买,所以存货不多,就在你来之前被人买完了。这条也算送的。”说完,喝了一口茶,瞪了伙计一眼,示意茶叶放多了。

    孟缘思索了一下,猜测应该是薛府的人干得,果然做事很绝啊。摸着下巴,犹豫道:“出价吧,我认栽。”

    商明诚咳嗽了一下,笑道:“与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简单。五颗黄梨,哦,你肯定不知道黄梨是什么,就是黄色灵石。”

    孟缘一掌震碎茶几,骂道:“你别欺人太甚。”

    商明诚也不生气,镇定道:“小店做生意向来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就是这仅剩的一颗也是我特意留下给需要的人救命用的。”

    言下之意是说我冒着得罪人的风险,留下救命之药,所以才卖这么贵。这事你可不能怨我,谁叫你被别人针对了。接着讲:“孟公子倘若嫌贵,可另寻他处。只是有一点,怕整个泸城的商铺也拿不出一颗固元丹出来。当然,这条也免费。另外,桌子一颗红桃,就是一颗赤色灵石。”

    “你给薛府什么价?”

    “一千五百金桔,就是一千五百橙色灵石。”怕孟缘不懂,补充道,“一千金桔换一颗黄梨。”言下之意是说,我什么都说清楚了,买不买随你。

    孟缘听后,大笑起来说:“果然是薛府那群杂碎做的,你倒是看准时机大张口,也不怕撑死。”

    “啧啧啧,这下可亏了。薛府的消息本来是要收费的,真是可惜啊。”虽然表面叹气,心里却很平静,毕竟他这种老狐狸又怎么会犯这种失误。

    孟缘坐在椅子上,想喝茶发现茶几被他打碎,咳了一下问:“你有几颗固元丹,什么品质的?”

    “一颗,上品。”

    “我要了,另外给我备十份金轮花、赤尾草以及十颗九阶妖兽丹。”

    “你是玄阶炼丹师?”商明诚惊讶道。

    孟缘揉着太阳穴,学着商明诚的语气道:“我是不是炼丹师,又或者说我有没有朋友是炼丹师,这消息自然是收费的。”

    “一颗黄梨。”

    “备药吧!”

    商明诚喝了一口茶,思考一下说:“一颗固元丹。”

    孟缘一只脚踩到椅子上,往后一躺,一副痞子样。商明诚见孟缘此番模样,简直是漫天开价。刚要吩咐伙计送客就听见一个女子声音传来。

    “孟公子今晚所有的消费我包了,不知满意否?”

    孟缘打量着女子,不算多么惊艳,但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尤其是身材,真的火爆啊。突然一脸玩味地问道:“不知美人价值几何?”

    女子也没生气,走到孟缘身前,将手里的茶杯递给孟缘道:“公子玩笑了,小女子只是商行一贱奴,主人未发令又如何能擅作主张。”转而对身后丫鬟讲:“还不去给贵客拿东西。”

    孟缘好奇道:“你主人是谁?”

    女子有些吃惊地看着孟缘,一副很难理解的样子。商明诚解释道:“孟公子虽然财力雄厚,修为不俗,可这见闻就有些…”

    女子明白了商明诚的意思,解释道:“小女子主人自然是无鑫公子。”

    “确实没什么心,这么好的美人不放到身边好生滋润,却派出来打理生意,浪费资源。”孟缘吐槽道。

    女子轻施一礼,说:“感谢公子体谅,我家主人并不是无心公子,而是无鑫,三金鑫。”

    “管他呢,给我把东西拿来,我有急用。”孟缘不耐烦道。

    “公子似乎忘了一件事?”女子提醒道。

    “哦,我朋友炼丹师。”说完起身抢过丫鬟手中的包裹准备走了。谁知女子身形如鬼魅,竟然挡在他身前,一把手按在他肩头让他动弹不得。

    孟缘见状,运起五成灵气反击竟然似泥牛入海。当下,运足灵气化为寒气与火气,两者融合冲向女子手掌。

    女子吃痛,松开了手掌,笑道:“公子何必如此着急,不请你朋友来做客吗?”

    “我赶着救人,别逼我。”孟缘一双眸子透着杀气。

    “公子朋友既然是炼丹师想必总有些多余丹药。我商行愿以市场价的十二成收购,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等我救完人,自会再次拜访。”说完消失在街头。

    商明诚不解道:“柳美人为何不拦下他?”

    柳美人看着手掌,玉指紧握,幽幽道:“倒是个有意思的人。”

    孟缘在回去的路上,心里疑惑不已,对帝羽讲:“为什么一个女人都有那么高的修为,这泸城是什么鬼地方,这么恐怖的。”

    帝羽回应道:“她的实力远在咱们之上,要不是我动用了族长的那股念力,今晚怕是很难脱身了。”

    孟缘仰头看着夜空中的明月,皎洁无暇。叹道:“咱们救完人之后,一定得抓紧时间提升实力,不然怕是很难在江州大选上闯出名堂了。”

    悦来客栈内,荣浩然被安置在欧阳嫣然隔壁的房间。只见他盘坐在床上,面色狰狞,显然是元婴被毁的痛楚深深折磨着他。孟缘透过玉佩再次观察荣浩然的身体,眉头紧皱,想来一颗固元丹只能救命,修复元婴怕是难了。

    回到欧阳嫣然房内说:“你出去给我护法,我要炼丹。”

    欧阳嫣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讶问道:“你是炼丹师?”

    孟缘不解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之前不是说我炼不出来就去买吗?”

    欧阳嫣然突然喜笑颜开,像一个讨到糖果的小孩子,乖巧地说了句:“夫君尽管放心,为妻定为你守好这道门。”说完关上门,手里捏着一根鞭子,乃是孟缘在五绝天尊的卧室里发现的,被他顺手带了出来。

    长鞭名唤紫竹九节鞭,由九节紫色的竹子制成,竹子上刻有奇异的纹路,每节连接处是一根很细的白丝,不仔细观察几乎都看不见。

    孟缘想着能放在卧室的肯定是好东西,想练一下,可这鞭子似乎存心跟他作对,每次挥舞都能打到自己。一开始以为是自己技术不行,结果换了帝羽也是一样。于是孟缘下结论,这鞭子纯属废品,就扔进储物袋再也没理会过。

    欧阳嫣然自从孟缘用木梳子给她梳理长发后,但凡是孟缘的东西,她都要了解一下。按她的话来说,这是增进彼此感情的必经阶段,还问孟缘到底是何身份,他族人会不会接纳自己,一副丑媳妇见公婆的囧样。

    孟缘的应对之策是将储物袋、琥珀扳指、金蚕丝带给她了解,至于其他的,如帝羽、五绝天尊、青色玉佩一律隐藏。

    欧阳嫣然看过之后对孟缘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虽然已经算小富裕了,但还是比欧阳家族的公子哥差很多。心里猜测孟缘的身份应该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夸张,他的家人应该会接纳自己的。至于孟缘给她的那些“宝贝”,她只拿了那根紫竹九节鞭。她想这东西做的这么漂亮,明显是女孩子用的,动了小心思。孟缘一看,不算很珍贵的东西,很慷慨地送给她。

    欧阳嫣然很高兴,这可是他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了。可正是这条“不珍贵”的礼物,给她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危机。

    帝羽对孟缘隐瞒的行为有些不理解,孟缘则教训道:“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你身份又特殊,万一被泄露出去,咱们岂不是万劫不复?你记住一点,我们的命只能握在自己手里。冯志诚都能为了家主之位,杀兄弑父,夫妻的亲疏还能比得过父子之情?”

    欧阳嫣然心里有数之后询问孟缘何时带她见父母。孟缘则趁机诓骗说家族择妻很严格,而且都是三妻四妾,惹得欧阳嫣然伤心了很久。后来欧阳嫣然激动地找到他说自己有个好主意。孟缘有些好奇,问是什么主意。

    欧阳嫣然附在耳边说:“我杀了你,然后自杀,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孟缘听后吓得后背发凉,劝慰欧阳嫣然说自己有办法,不用这么极端。甚至后面的一段时间,他根本不敢进欧阳嫣然房间,怕这小妮子心血来潮真把自己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