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五十一章:峡谷机缘
    妖虎洞穴内,孟缘听完妖虎王诉说的机缘,眉头紧皱,揉着下巴思索着什么。

    据妖虎王所说,它是前几日闯到一处峡谷内,见峡谷山壁上长一枯树,上面却结着红色的果子,心下好奇准备采摘,却被一只全身紫纹缠绕的妖兽打伤了。说来惭愧,它堂堂二阶妖王竟被妖兽打得身受重伤。

    孟缘与帝羽分析着妖虎王所说机缘的真实性。经过分析一致觉得,机缘属实,不过这妖虎王明显没安好心,想来那机缘必定危险性极高。依照孟缘的意思,杀了妖虎王,带着两个虎崽子回去。

    帝羽觉得富贵险中求,如果一味求自保,何时能出人头地。可问题的关键是,他现在神魂没有完全恢复,实力不足全盛期七成,真得遇到那紫纹妖兽,孟缘怕是应对不了。

    两人开始争执,最后帝羽说了一句话:“我曾听族长谈起,雷属性天材地宝对神魂的温养有奇效。”

    孟缘一听一枪刺死妖虎王,取了内丹,收了尸体,暂时封了洞口。

    峡谷内,孟缘展开神识探查情况,发现了那只紫纹妖兽,显然也是受了重伤。只见它头上一对鹿角,嘴里一对獠牙,身躯如虎,遍布紫色兽纹。修养时,鹿角上冒着电花,想来正是依靠这个重伤了妖虎王。

    帝羽的意见是,趁它病要它命。孟缘觉得这妖兽相当邪门,正面对抗无异于送死。应当设下幻阵,引妖兽入阵,自己在趁机夺取机缘。

    孟缘设好幻阵后,潜伏在一处草丛,静静等待太阳的位置。等待的时间总是缓慢的,终于到了未时,阳光西斜,时机已然成熟。

    孟缘悄悄摸进,在距离妖兽不远处,用弹弓发射蹬腿丸二代,并在上面加了参杂蜘蛛毒的乱神散。

    蹬腿丸二代打中妖兽,妖兽双目发红,冲着孟缘扑杀过来。在距离孟缘三丈处,竟然催动鹿角发射雷电。孟缘踏着宫位躲闪,嘴里骂道:“看到没,中了蹬腿丸二代还这么嚣张,正面刚不是送死是什么。”

    几个呼吸的时间,孟缘已经逃出二十丈,一回头发现那妖兽竟然不追了。无奈之际,只能转身回去继续勾引。一连三次,那妖兽只要离峡谷断壁枯树百丈之外就会撤回。

    孟缘见状没有继续勾引,而是思索对策。这当面布幻阵显然行不通。他不解地是那参杂青面蜘蛛毒的乱神散为什么不起作用。经过一番考虑,孟缘暂时撤离峡谷,回到密林开始大量捕杀两种类型的低阶妖兽。一种类似于穿山甲,皮厚的;一种类似于鬣狗,跑得快还能恶心人的。

    一番折腾,捕获了十几只,用寒冰冻住身子,想扯着走,却发现扯不动。想找一个大家伙背,可这么多也背不动。想了很久,实在没办法,一屁股坐在一只七阶妖豹兽肚子上,开始咒骂母熊猫熊语竹。

    “都怪那个贱人,不给我一个装活物的宝贝。”正骂着,却发现一直藤妖在接近他,嘴角一笑,一把扯住藤条,笑道:“你个兔崽子,隐藏的很深啊。”

    藤妖被抓住,开始疯狂向孟缘攻击。孟缘左右闪避,一记火龙出海打向藤妖脑袋,紧接着一枪刺穿附近一棵大树树干,呵斥道:“滚出来。”

    大树后,一少年颤抖着身子,蛇姬穿过他的头发。少年松开束发布条,缓慢走了出来,看着孟缘求饶道:“别杀我,我刚才只是捆住你,要那些妖兽的尸体而已。”

    “你觉得要不是我没感受到杀气,你现在还能活着跟我说话吗?”孟缘冷冷道。

    少年突然跪倒,磕头道:“求仙人收我为徒,我一定会努力修行的。”

    孟缘抽出蛇姬,插在地上打量着少年,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跟他一个德行,皮肤黝黑,五官普通,就一对小虎牙挺有意思的。看实力,甚至连灵婴都不到,仅仅是灵元六阶。可这家伙竟然能操控五阶藤妖攻击自己,实在匪夷所思啊。

    孟缘一副高人姿态,说:“你先起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少年起身,低着头不敢看向孟缘。孟缘打趣道:“你怕什么,我难道会吃你不成。我问你,你是怎么操控那只藤妖的?”

    少年低着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说:“我也不知道。我就让它帮个忙,捆住你。”

    孟缘一听,眼睛睁得老大,骂道:“你个兔崽子,耍我呢?你现在叫它帮个忙,一头撞死。”说着指了指身后的一只妖兽。

    少年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盯着那只妖兽,一弹指的时间,那只妖兽真得朝一棵树干撞去。

    孟缘惊讶地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少年抬起头,看着孟缘,似乎在询问还要他做什么。孟缘缓了一下神,认真对少年讲:“你现在对我用这招,让我收你为徒。”

    少年犹豫了一下,双手握拳,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开始注视着孟缘。孟缘与少年对视的第一眼,感觉自己的神魂受到压制,下意识地发起反击。只听少年一声惨叫,抱着脑袋大叫起来。

    孟缘一瞬间的愣神后,才明白自己伤了那少年。想要扶起他,却被几个汉子围住。

    一刀疤大汉看见痛苦不已的少年,怒斥孟缘道:“阁下身为前辈,如何欺辱小辈?”

    孟缘刚要解释,就见老者怒吼一声,一掌直逼他面门。孟缘后跳,老者不依不饶,出手狠辣。孟缘一退再退,终于忍不了,与老者对了一掌。老者被一掌打飞,撞在树上,口吐鲜血,少了几分生机。剩余三人见状,联手对敌。

    孟缘看着少年的状态担心不已,神魂受伤若不及时救治很容易留下难以补救的损伤。当下不再留情,凛冬来临,冰住三人。赶赴少年身旁,也顾不了许多,消耗魂力救治。老者以为孟缘还要加害,撑起身子打向孟缘。孟缘正在紧要关头,生生承受一掌。

    老者发现不对劲,连忙撤回掌力,问道:“你是在救人?”孟缘没有回答,全神贯注救治常安。

    孟缘在救人之际,抓捕的妖兽失了控制,竟然开始攻击他。老者护在身旁,以命抵挡。另外三人也挣脱凛冬控制,护在孟缘周围。

    当孟缘进入常安识界后被震惊了。如果说他的识界是一汪清泉,那常安的就是一方小池。只可惜,常安没有开发而已。

    一炷香过去了,常安的伤势总算得到控制。孟缘一咬牙,直接吞了润神丹。润神丹发挥药效,滋养着三人识界。

    第二天清晨,润神丹药效被三人吸收,常安得五成,孟缘三成,帝羽两成。孟缘睁开眼睛,一口鲜血再也压制不住,吐了出来。老者常德见状,心中愧疚不已。别人救他侄孙,他却伤人性命。跪在孟缘身前,痛哭流涕。

    孟缘可没工夫理会他,吃下大还丹,益气丹疗伤要紧。又一炷香过去了,孟缘伤势恢复的七七八八,却发现自己抓捕的妖兽没了,怒吼道:“我抓的妖兽呢?”

    常浩、孙良面色尴尬,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站了出来。她是孙良的妹妹,名唤孙娴。解释道:“前辈之前为安儿疗伤时那些妖兽攻击您,被我们赶退了。”

    孟缘一听扫了一眼众人,骂道:“真他姥姥的晦气,遇到你们一伙人。你说你们修为这么低,来这里干吗?不知道这里随便一只八阶妖兽都能解决你们吗?”

    孙娴气不过想要辩解几句,被孙良眼神制止了。正值此时,常安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