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五十四章:火上浇油
    孟缘沉浸在破阶的喜悦中,就闻到一股肉烧焦的味道。结束了调息看着常安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叹气道:“看来上天是公平的。给了欧阳嫣然与这货令人羡慕的修行天赋,却忘记装上脑子了。”

    走了过去,瞪了常安一眼说:“都这么大人了,连个肉的不会烤。你不会用我的蛇姬串起肉块,两边搞个架子翻着烤吗?”

    常安一听蛇姬心里一凉,低着头说:“师尊,我要向您承认错误。”

    孟缘看着常安的样子以为自己话说重了,安慰道:“你也别怪我说你,我这是为你好,况且你也不能因为我说你两句你就受不了吧?”

    常安缓缓抬起头,瞟了孟缘一眼,吞吞吐吐地说:“师尊,您的蛇姬被一个女人换走了。”

    “什么?混账,敢抢我东西,反了她。”孟缘骂道。

    “不是抢,是换。”常安解释道。

    “换?拿什么换了?”

    “一颗大还丹,一颗固元丹。”说完一副迎接风暴的模样。

    果然,孟缘听后半天没回过神,抽着嘴,颤抖着身子说:“你觉得你师尊已经可怜到为一颗大还丹与一颗固元丹去贱卖随身武器的程度了吗?”

    见常安没有说话,孟缘一拳砸向石壁,打出一个小坑。骂道:“你做事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我之前给你父亲的大还丹是论瓶的,不是论颗的。你就算不懂这些,也能想明白我不是缺丹药的人。为什么会那么傻的被人坑了?你是不是看人家长得好看就昏了头?”

    常安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什么又疯狂摇头。孟缘被气笑了,说:“我现在告诉你一点,你师尊乃是天下第一炼丹师的唯一亲传弟子。丹药什么的在我眼里就跟豆子一样,随便吃的懂不懂?那换的丹药给我看看,是什么成色。”

    “给您吃了。”常安有些委屈地说。

    孟缘一听似乎想起了什么,咳了一声说:“那个…等咱们回到泸城,为师一定为你娶一个比那女子还漂亮的媳妇,就当你拼命救为师的功劳。”

    常安摇了摇头,觉得应该不会有比那女子还漂亮的女人了。孟缘吃着烤焦的虎肉,实在提不起胃口。如今历练也算圆满结束了,回到泸城一定要去醉仙居好好补偿一下自己。带着常安准备离去,途中却发现一个“熟人”。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孟缘心生一记,准备给“熟人”帮点忙。

    密林处,薛家众人被一条九阶巨蟒缠住。薛元启似乎无心应战,只派遣府中长老应敌。巨蟒身形足有七八丈长,五六尺粗,尾巴一扫一名散人境长老直接被击毙。剩下的几位长老见状开始玩起躲猫猫游戏。

    薛元启呵斥道:“你们在搞什么,七位灵婴解决不掉一条九阶妖兽?”

    七人听到呵斥声,不像之前那样划水了,却也没有多么尽力,都以自保为主。薛元启气得不行,亲自上阵,八人攻击巨蟒。巨蟒有些吃不消,想要逃,却被薛元启死死缠住。

    孟缘冷笑道:“你毁荣大哥元婴在前,断药在后,我岂可容你。”转而对常安说:“尽你所能,将周围能召的妖兽都召过来,给他们帮点忙。”

    常安听从,开始召唤妖兽,攻击巨蟒。巨蟒本以为妖兽是助它的,一时不防被一头野狼划伤。巨蟒尾巴一扫打飞野狼,冲着几只妖兽吼叫,却被持刀的道人境长老砍了一刀。

    孟缘一把拍在常安脑袋上,骂道:“你个蠢货,我叫你帮忙是帮巨蟒,谁叫你帮那群混蛋的?他们差点害死你师尊的兄弟,你明白怎么做了吗?”

    常安点着头又开始控制妖兽攻击薛元启等人。孟缘叫常安停止控制,再召几只过来,让薛元启好好喝一壶。

    仅半柱香的工夫,数十只妖兽围住薛元启等人。巨蟒缓过一口气,攻击得更狠了。孟缘在一旁看着,笑得合不拢嘴。只听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道友不觉得这么做有些过分了吗?”

    孟缘一听,心里一惊,一记寒冰绵掌打出。那人冷哼一声接了一掌。孟缘此时的寒冰绵掌可不同于往日,威力有很大的提升。只见那人震碎手臂的冰块,赞赏道:“好掌法。”

    孟缘打量着少年,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双目细长,嘴角翘起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身着黑袍,似乎为了更好地融入黑暗。这家伙竟然能躲过自己的神识,无声无息接近自己。倘若刚才暗中偷袭自己,那可就出事了。

    那少年似乎明白孟缘的想法,依旧一副低沉的音调说:“你肯定在想我为什么能悄无声息地接近你。如果我刚才出手偷袭,你肯定凶多吉少对不对?”

    孟缘冷哼道:“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你别以为你偷袭我就一定能杀了我,谁还没几手底牌呢。”

    少年点头道:“所以我并没有出手,只是不太理解道友为何帮助妖兽对付同族,难道忘了人族与妖族的世仇吗?”

    “我跟他有仇不行吗?”孟缘没好气地说。暗中已经开始运起元气。

    “哈哈…那阁下为何不正面挑战,反而要做这等龌龊之事?”

    “别给老子来这套,大家同是参加江州大选的,迟早有一战。你只不过是没办法一击杀死我,才跟我在这废话。”刚说完就听一声沙哑的笑声:“好一个百里疏影,让我好找啊。”

    百里疏影一脸玩味地看着孟缘道:“哎呀!实在不巧,一不小心来帮手了。顺便提一句,我跟薛元启关系也不错哦。”

    “哼,纵万人为敌,老子何惧乎。”说着手臂雷电缠绕,汇于手心。

    百里疏影大笑道:“道友何必动怒,方才戏言耳。”

    孟缘手中操控着雷电球,置于身后,笑道:“兄台别怕,我也就玩玩而已。”

    几个呼吸的时间,沙哑声音的青年赶了过来,拍着百里疏影的肩头道:“让你等一下,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了。”转而看向孟缘,似乎有些不高兴,呵斥道:“哪来的野人,赶紧滚远一点,信不信你吴爷爷一刀阉了你?”

    孟缘知道此人是说自己衣衫不整,心中无奈,带着常安准备离去,却听到一个碎空声传来。

    百里疏影同样察觉,一掌推开吴胜武,就见一支箭羽擦着吴胜武的脸颊飞过。

    孟缘猜到是谁,笑道:“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