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六十章:另觅高徒
    孟缘索要蛇姬,却被黑衫女子扔掉三颗极品大还丹。虽然他是炼丹师,可这极品丹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怒视着女子说:“丹药既然给你,你爱怎么处理是你的事。现在,请把你偷我的蛇姬还给我。”

    女子瞟了一眼孟缘,冷哼道:“没有!”

    “我再问一句,还不还?”

    “没有!”

    韩振轩知晓女儿性格,八成拿了人家宝贝被人找上门了。毕竟能随手掏出三颗极品丹药的,不是玉丹门就是丹师协会了。这两个他们可都惹不起,当然也没人愿意招惹这两个势力。毕竟,谁能保证此生不用到灵丹呢。

    咳嗽了一下对孟缘说:“这位朋友,切勿动怒,没准这当中有误会呢。”转而对女儿说:“菱儿,将东西还给这位朋友吧。”

    “没有!”韩依菱依旧是这一句话,或者说这两个字。

    孟缘动怒,直接冲着女子就一记寒冰绵掌。女子也不是怕事的主,一招风刃砍向寒冰。寒冰被分割,倒苦了周围的两个修士。

    方台上,一位长得如同苦瓜的青年正在进行测试,天道石给出的评价是优等,可惜被众人孟缘的争斗吸引了注意力。可悲的苦瓜青年听到评语后总算摆脱了苦瓜脸,可发现没有高人向他发出橄榄枝。失落之下,脸色更难看了,如同蔫了苦瓜。

    孟缘水火转化,发招凌厉。韩依菱也不含糊,风刃攻,金盾守,丝毫不落下风。孟缘拿不下韩依菱,心中气恼,想动用雷属性对敌。这雷属性天克金盾,一招下去必能胜敌,可他也会因此暴露实力,不利于秘境试炼。当下不在勉强,换帝羽上场。

    帝羽好久没出手了,有些狂热。他可不管对手是不是女人,顶着风刃强行近身快攻。孟缘对敌,最起码还会防守一下,免得自身吃亏。帝羽就不一样了,如同疯子一样,走的都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路子。韩依菱吃不消了,动用蛇姬对决。

    帝羽看到蛇姬,怒火中烧,发招更狠了。只见他以寒冰虚掩,以火佯攻,以土伤敌。韩依菱一招不慎,被帝羽控制的一颗石子打中脸颊。帝羽则被蛇姬刺中肩膀,右手死死抓住蛇姬枪身。

    韩依菱自出道以来,还没有受过这等屈辱,想要动用杀招,被一声呵斥制止。只见丹雪仙子一旁道人打扮的中年人向前凌空一抓,蛇姬便被他拿捏在手。他端详着蛇姬,神情激动。丹雪仙子起身看着蛇姬,一脸惊讶。

    帝羽不理会韩依菱,径直奔向道人,说:“还我。”

    道人走了几招枪式,非常满意,收回蛇姬问道:“这枪是你的?”

    “当然。”

    “如何证明?”道人问。

    帝羽一招攻向道人,用得显然是赤手夺枪式,这就是他给出的证明。此时,天照楼楼主大袖一挥,击向帝羽,呵斥道:“混账。”

    道人拦住楼主一击,回应道:“我的事,别插手。”当下不动用灵气,只用招式对敌。

    方台上,一老一少,一攻一防。广场上,三五成群,助阵呐喊。毕竟,以散修挑战仙君,如何不激起这些年青修士躁动的心。

    帝羽见对方不动用灵气,自己也没用。招式对招式,丝毫不落下风。在进行至第十二招时,帝羽一记横扫千军,接高位踢,手掌化冰,顺着枪身砍向道人。道人没想到帝羽会突然动用灵气,一时不防竟然真被他夺了蛇姬。

    州牧见状,呵斥道:“无耻小人,来人将此贼子轰出去。”

    道人冷哼道:“我的事,需要你插手吗?”说着一脚踩在方台上,数十条裂纹由他脚下蔓延开来,将守卫震退。转身对帝羽道:“很不错,让我再看看你的枪法。”

    州牧弘宜年有些尴尬,不知如何收场,却听丹雪仙子说:“州牧大人勿怪,咱们江州出了这等英才,应该高兴才对。”

    弘宜年就坡下驴,笑道:“不错,有此英才乃我江州之幸。”

    其他几位首领相互奉承几句,开始关注帝羽。

    帝羽听到道人要试他枪法,丝毫不惧地说:“拿枪。”

    孟缘骂道:“你装个锤子的大尾巴狼。这会要认怂懂不懂?你个憨货。”

    道人一听帝羽说拿枪,大笑起来。对着广场上修士道:“有谁可借我长枪对敌?”

    这个对敌可变相认可了帝羽。毕竟以他的身份,真要对敌的话,帝羽显然远远不够格。

    广场上,使用长枪的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犹豫不决。毕竟,如果自己的兵器太差,拿出来不是丢人吗。一时间竟无一人借枪。道人脸上有些挂不住,自己本想卖弄一下,接下来好收徒,可这样子就尴尬了啊。

    正在此时,一个胖青年,喊道:“我借你。”说着一杆长枪扔向道人。

    道人接手,赞了一句:“好枪。”

    众修士大笑,嘲讽那胖青年说:“什么垃圾货色都敢借。”

    那名胖青年回讽道:“你们懂个屁,我借的这杆木枪正是仙君需要的。难道仙君对敌,需要依靠神兵之利吗?”

    这名胖青年正是之前学着孟缘想浑水摸鱼,却被赶出去的那位,名叫华缘。

    道人看着帝羽笑道:“咱们这次只比枪式。”言下之意,不能像之前一样使诈,突然动用灵气。其实在帝羽听从孟缘建议用灵气时,道人是可以反击的。至于没有动用灵气反击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怕伤到帝羽;其二,想给帝羽提升名气,方便自己收徒。

    两人对决开始,在拿到蛇姬的帝羽,一开始便占了上风。毕竟比枪法,江州能胜过他的还真没几个。在对了十几回合后,帝羽的评价是,此人不会用枪。当下进招更为犀利,更为迅捷,道人有些吃不住了。孟缘则指挥帝羽道:“放点水,不然咱们今后怎么混呢?”

    帝羽为难道:“怎么放水?”

    “笨啊!借住蛇姬锋利,破了他木枪不就行了。”

    帝羽听从,一招斜挑引道人防守,自己转身,枪尾正中木枪。木枪折断,刺向道人胸口。道人动用灵气,蛇姬像被禁锢一般,难进分毫。

    帝羽动用灵气想要收回,道人则动了小心思。如果不让这小子吃点亏,这徒弟怕也难收。当下,不仅松开禁锢,反而送了一程。帝羽被这股力道击中,飞了出去,样子极为狼狈。

    道人看着帝羽道:“不错,很好。你可愿拜我为师?”

    这玩嘴皮的事自然要交给孟缘了。孟缘一招收枪式,干净利落,广场上不少懂枪的纷纷赞扬。只听孟缘说:“为何拜你?”

    此话一出,可引起轩然大波了。众人开始纷纷指责孟缘有眼无珠,狂妄自大等等。

    道人显然被这一句问住了,尴尬道:“吾名谭如水,蒙道友抬举,赠以江龙金仙称号。现在,你可愿意?”

    金仙基本是地仙修到头,差一步就是天仙了。只有天仙方可登天门,入仙界。在人界,如果不遇到下凡天仙,金仙就是无敌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堂堂江州州牧需要对他再三忍让的原因之一。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谭如水与一位皇室贵人交好。

    原本中间的位置是要给谭如水的,可他对这些都不在意,坐在左边次座,看能不能找到几个好苗子,传承自己的绝学。毕竟,他感觉到下一次雷劫就要来临。倘若渡劫成功他必须登天门,倘若失败,留下传承也是好事。

    孟缘没有立即答应,而是问道:“江州九大门派,您是哪一门门主还是哪一宗宗主?”

    谭如水被这一问问住了,心想自己堂堂金仙,还比不上那些门主宗主?就现任的九大门派首领,自己放在眼里的真没几个,就算他们的太上长老也要给自己几分薄面。

    当下摇头道:“我无门无派,孤身一人,你可拜师乎?”

    这话中的意味可有些嚣张了。九大门派又如何?自己完全不放在眼里。九大门派的首领听到这话,除了玉丹门与天照楼的首领,其余六人皆为不悦(剑宗未参加)。有几个类似于谭如水的散修倒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可这话被孟缘听后,味道就变了。只听他讲:“那我不愿意,您另觅高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