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六十一章:众矢之的
    谭如水想收孟缘为徒,可孟缘因为他无门无派拒绝了。只见他抽搐着脸,问道:“哦?不知你看上了哪门哪派?我倒想见识一下。”

    江州八位门派首领,除了玄武殿与北冥分院的,皆惧怕谭如水,毕竟这个人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有恩必报,有仇灭你三族的存在。心里祈祷孟缘这瘟神千万别选自己。

    孟缘则犹豫道:“还没想好呢。我觉得这九大门派都不太适合我。”话刚说完,就听见几位首领呵斥道,“混账!”,“狂妄!”,“竖子无礼”等。

    听到孟缘这么讲,谭如水心里得意。这小子,本领没学几分,脾气倒完全继承恩人的了,不过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丹雪仙子见他尴尬,解围道:“我看你颇有几分炼丹天赋,不如拜入我玉丹门如何?”嘴角一笑,补充道,“我玉丹门可全是美人胚子,而你将是我玉丹门唯一一名男弟子。另外,我一向觉得,美人爱英雄,英雄理应占据更多美人。”完全是赤裸裸地诱惑啊。

    广场上,欧阳嫣然,沈青鸾几乎同时骂道:“无耻!”听到对方的骂声,相互看了一眼,又置气转过头去。

    可孟缘白了一眼说:“你那玉丹门炼制的丹药都成了劣质的代名词,况且我之前还遇到一个老头,说什么玉丹门的。跟你学,料想也学不到什么。”

    丹如雪脸色发青,冷冷道:“你可以说我玉丹门丹术不精,我也没想过真要收你为徒,我确实没那个资格。但是,我玉丹门清清白白,即便你是他的传人,也别太放肆。”

    孟缘一听“他的传人”开始沉思,难道她猜到我的身份了?想了一下也想不通,干脆不想了。掏出一个葫芦,乃是冯家那名丹师的,理直气壮道:“你看这是什么?还要抵赖吗?”

    这个葫芦从空间宝物等级而言,并不低了,最起码比他的储物袋要好,料想那名丹师身份不低。

    丹如雪看着孟缘手中的葫芦,转头看向身后一名女弟子,责问道:“这葫芦是我赏赐你的,如今怎么到了他手里?你给我解释一下。”

    那名女弟子跪倒,乞求道:“师尊开恩,这葫芦不小心被贼人偷了。”恶狠狠地盯着孟缘,接着道,“原来贼人就是他,请师尊做主。”

    孟缘冷哼一声,看丹如雪如何处理。只听丹如雪连叫三声好,一掌拍在女弟子面门,废了她的元婴。呵斥道:“若你坦白,本座念着师徒份上也就罚你禁足而已。如今不仅不坦白,反而倒打一把。我玉丹门岂能容你?燕儿,带回去关起来直到她死,否则不可出玉丹门一步。”

    处理完弟子转而看向孟缘道:“都怪我管教不严,座下才出这等逆徒,想来是她私自传授别人丹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玉丹门绝无一名男弟子,我丹如雪绝不敢违背门规。”

    这话可是解释给孟缘听得,既然孟缘是那个人的弟子,这玉丹门虽然没有被他承认过,但好歹也继承了他的部分丹术。

    孟缘叹气道:“罢了,你那徒弟的徒弟害我亲人生不如死,本想与你讨还,如今都揭过去了。”

    谭如水一听,右手一挥直接结束了女弟子性命。看向孟缘教训道:“如此大仇怎能轻易揭过?你若惧怕玉丹门,为师替你解决。”

    丹如雪看着谭如水,气得咬牙,半天憋出一句话。“如水师兄,我玉丹门也不需要你清理门户吧?”

    “哼!谁是你师兄?当年丑事我不想再提,你最好自重一些。上梁不正下梁歪。”谭如水没好气地说。

    丹如雪凌空一抓,夺过孟缘手中的葫芦,出招与谭如水一样。只见她呵斥门人道:“凡我玉丹门弟子,今后若再敢私自传授丹术,有如此物。” 说完一把将葫芦捏成粉末。

    孟缘心里骂自己太蠢,这还没拜师倒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虽然玉丹门跟他有过节,可此一时彼一时。就算算账也只能是自己有实力之后,否则丹如雪那凌空一抓抓的是自己,那可会死人的。只是他真的不想拜谭如水,虽然他没想好拜哪个门派,但最少得有一栋藏书楼,让他好好了解一下这灵界历史,为将来作打算。

    想了一下,催动神识给谭如水传音。据他分析,这两人应该是认出了蛇姬,而蛇姬是五绝天尊之前用的武器,想来这两人跟那老小子有关系,应该懂得神魂之术。

    只听,孟缘传音道:“前辈,我不是不想拜你为师,而是您真不适合教我。原因您应该清楚,我有自己的计划。”

    谭如水看着孟缘,催动神识回应道:“你这个蠢货,传音不用特殊手法,别人都听到了。”

    果然,在谭如水说完后,高台上十几位地仙有人发笑,有人嘲讽,有人皱眉。发笑者觉得这小子倒也有趣;嘲讽者觉得他故意卖弄;皱眉者注意到孟缘尚未成仙,竟然会神魂传音之术。

    孟缘一看众人神情自然也明白了,尴尬道:“望前辈理解。”

    谭如水看着孟缘的样子,想着自己确实不是最适合的。回应道:“这秘境试炼你就不用参加了,想入哪个门派告诉我,我想几位道友肯定会给本仙一个面子的。”说完扫视众首领。众首领也不想惹这个疯子,纷纷点头。

    孟缘一听还有这等好事,心里开始犹豫。自己答应了柳美人要去找温神木,况且自己也确实需要。再者说,那薛元启跟自己有仇,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解决,日后会更麻烦。这小子实力高,做事绝,无数血淋淋的例子告诉自己,这种敌人要趁早干掉,否则后患无穷。况且,还有欧阳嫣然那个白痴要参加秘境试炼,自己不去也不行啊。

    躬身谢礼道:“感谢前辈好意,这秘境我倒想闯一闯。”

    孟缘以为谭如水会生气,怎料他反而赞赏道:“有魄力。既然要参加就夺个头魁,反正第一都可以随便挑门派的,免得让人觉得我以大欺小。”

    孟缘苦着脸,心里骂道:奶奶的,你要装B为什么要带上我。我在秘境岂不是要被人针对死。

    事实也正如他所想,场上不少门派弟子已经商讨如何对付他。直接杀死怕谭如水怪罪,可整个半死不活,逼他第一轮就退出倒也不是难事。

    沈青鸾也接到了同样的命令,心里更加担忧了。韩依菱还没有明确的门派,冷笑道:“是我的,迟早要被我拿回来。进了秘境,我看你如何逃脱。”

    场上其他散修因为嫉妒心理,一个个恨不得第一个就踩死他。整个参加秘境的修士里面,算一算也就十来人不想与他为难。一种是荣浩然之类的,朋友;一种是黄泉道人之类的,有自知之明;还有一种就有趣了,跟他类似,遭人恨的。比如臭名昭著,最喜欢给人戴帽子的采花贼第五铭;最喜欢坑人越货的胖青年华源。

    孟缘感受着四方涌来的杀气,转过身子,摆出一个贼欠揍的表情,像是说不服来打我啊。反正恩怨已经结下,他可不介意再火上浇油。毕竟有时候,众矢之的也有众矢之的的好处,比如:当了屠夫最起码可以心安理得。

    唐三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