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七十八章:幻音大鲵
    方台上,丹如雪看见孟缘击杀了神秘青年,赞赏道:“虽然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但面对邪魔外道,本应如此。”

    谷良同样赞赏道:“孟缘小友为我徒儿报仇雪恨,我金蚕阁愿意接纳他。”

    董遇卿冷笑道:“你怕是在意他身上的天材地宝吧?难道谷阁主没听到他要入我玄武殿吗?”

    北冥正卿反驳道:“董副殿主此言差矣。这孟缘小友很明显是缓兵之计,想来也只是随口戏言而已。况且,我感觉那贼人像是你玄武殿的,教徒如此,应该反思啊!我北冥学院,乃皇家学院,想来他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秘境内,孟缘背着薛元治的尸体朝西边奔走,不是追杨郁柠,也不是为了报仇,而是找一种名为幻音大鲵的妖兽。这种妖兽多生长在清澈的溪水边,叫声如婴儿啼哭,能迷幻对手,从而杀敌或着逃脱。

    幻音大鲵不同于其它妖兽,其珍贵之处在于它的内丹可以滋补元婴。孟缘已经向某人询问过,在秘境之中确实有幻音大鲵的存在。

    孟缘来到溪水边,又背着尸体沿着溪水一侧折返两次。之后扔下身体并将那颗二阶妖王丹藏于尸体怀中,自己布下困阵,守候在一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天过去了。帝羽问道:“会不会来错了地方?”

    “不会,这里有它来过的痕迹。这种妖兽聪明得很,只会去自己标记过的地方。想来是它认为妖丹是陷阱,我估计它此时正隐藏在暗处观察而已。”孟缘解释道。

    “那怎么办?”

    “别急,我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孟缘隐藏在一处草丛内,又等了一天,直到晚上,那只幻音大鲵才出现,一步三回头,非常谨慎。似乎发现了困阵,反而安心了几分。闯入困阵内,直扑尸体。

    帝羽担忧道:“糟了,困阵没触发。”

    孟缘自信道:“当然不会触发,那只是安它的心,好戏才刚刚开始。”

    幻音大鲵如同一个谨慎的小偷,翻开尸体,看到怀里的妖王内丹,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拿起一根树枝开始试探。

    帝羽感慨道:“倘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难以想象它会这么聪明。”

    孟缘回应道:“它可比很多人族修士聪明,一般人倘若看到二阶妖王丹,早就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了。”

    幻音大鲵试探了一会,还是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用树枝将妖丹勾了出来。看着滚落在地的妖丹,终于忍不住诱惑,一只棕黄色的爪子伸向妖丹。在它刚碰到妖丹的一瞬间就被一个白色的网捆住了。

    孟缘大笑道:“你个小畜生,被我抓住了吧?”

    幻音大鲵见状,突然啼哭起来,叫声如同婴儿一般。孟缘掏着耳朵,完全不受影响。看着幻音大鲵,示意它接着叫。幻音大鲵见状,发出人声,求饶道:“放过我!”

    “那不行,我得用你救人呢!”

    幻音大鲵还不死心,诱惑道:“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很多天材地宝,我可以带你去找,里面有很多续命的良药。”

    “不用了,对我而言,再多的天材地宝都没有你管用。”孟缘一把提起被囹圄盘丝网捆住的幻音大鲵说道。

    幻音大鲵还不死心,乞求道:“放过我,我母亲寿元已尽,你可以用它救人的。”

    孟缘一脸鄙夷道:“说你是个畜生,你却做出畜生都不干的事。你老妈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出卖她的?我宰了你,省得你再气死她。”

    孟缘找到荣浩然,叫他先去搜集天材地宝,实则是担心他身上的保命玉牌泄露救人的秘密。如今他与杨郁柠的保命玉牌都被毁了。至于他身上的第二块玉牌,在得知不能用时早被他用来与华缘交换阵旗了。

    当下布好阵法,开始为杨郁柠修补元婴。猪小美倒与幻音大鲵聊了起来,看样子聊得不错。孟缘打晕了幻音大鲵,不想它受折磨,毕竟那种滋味自己体验过不好受。至于说为什么不直接杀掉,那是因为人死气消,元气只能在活着的时候才会有,就算刚死都不行。毕竟对于修士而言,身体损伤不是真的死亡,只有元婴崩碎或者神魂毁灭才是真正的陨落。

    孟缘在运行功法时,幻音大鲵还是醒了,发疯似的啼哭着。幸亏他提前布好隔音阵法,不然被人发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虐待儿童呢。

    修补元婴需要花不少时间,眼看离秘境结束还有两天,杨郁柠总算是被救回来了。

    孟缘看着苏醒的杨郁柠,温柔道:“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杨郁柠双手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疑惑地看着孟缘说:“哇!你好丑哦!”

    孟缘听到这话差点气晕过去,自己千辛万苦救活她,第一句竟然是说自己丑。难道不应该是生死离别后的喜极而泣吗?又或者是一段深情接吻?即使没有接吻,那也要含情脉脉地说几句贴心话吧?

    罢了,丑就丑吧!反正难受的也不是自己。问道:“你要没什么问题,咱们就去找荣大哥,一起离开吧!”

    杨郁柠没有理会孟缘,而是小脑袋左右环顾,抬起胳膊动了动,又扯起衣裙看看自己的身体,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孟缘挠着头,心里疑惑,这又怎么了?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却听杨郁柠说:“我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你看胳膊跟腿都变长了。”

    孟缘低着头应承道:“对对对,变长了好。”

    杨郁柠生气道:“哪里好了,不好。”

    “是是是,不好。”

    “你看看胸前长这么大两块肉,娘亲又要说我了。”说着扯着襦裙,露出雪白的胸脯。

    孟缘咽着口水说:“大了好…”

    “不好…”

    “不不不,还是大一点好。”

    杨郁柠一听气得扯着孟缘的耳朵又哭起来了,闹腾道:“你是坏人,你欺负我。”

    “行行行,大小都好,你满意就行。”见杨郁柠还不撒手,无奈道,“小祖宗,你先撒手行不行,我耳朵都要没了。”

    “我不管,我要回家。”

    孟缘抓住杨郁柠胳膊,生气道:“够了,没完没了是吧?”

    帝羽疑惑道:“她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放屁,扯我耳朵的手法像是失忆了吗?”看着躺在地上撒泼的杨郁柠,孟缘真的无语了。这时荣浩然回来了,看见杨郁柠竟然活了,惊讶道:“欧阳妹子,你没事了吗?”

    杨郁柠看了一眼荣浩然,发现不认识,又哭闹起来。直到这时孟缘才发觉她好像真的失忆了。经过试探,她的记忆停留在八岁,也就是杨家被灭门之前。显然那段回忆太痛苦,她选择了遗忘。

    此时的杨郁柠空有一副十八九的身体,行为跟个顽劣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好端端一个大的姑娘,骑在孟缘脖子上,对什么都感兴趣。孟缘苦着脸自嘲道:“你说她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娶她?”

    荣浩然打趣道:“那你可以先把她养大,当童养媳呗!”

    “唉!那我岂不是要再守十年活寡。老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孟缘狼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