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八十章:何东黎
    孟缘触发药园大阵,只见天空中突然阴云密布,似要下雨。大叫不好,直接抓起温神木幼苗就往回跑。转眼间,天空电闪雷鸣,一道道雷电劈向他。他这次可没有八阶穿山甲做掩护,一蹦一跳,跟雷电玩起打地鼠游戏。

    数十道雷电竟然劈不中他,眼看出口就在前面,孟缘提一口气便冲了出去。看着天空的雷电嘲讽道:“哎哟,你不是很厉害吗?来来来,小爷站在这里让你劈,可你能出来……”

    话还未说完,一道雷电飞速劈下。

    孟缘假发被劈成残渣,口里冒烟,衣服着起火来。强忍着疼痛,退回山洞中开始调息。好在他服用过雷劫果,不然这道雷就算劈不死他,也差不多半身不遂了。

    一天过去了,孟缘调息完后活动了一下身子骂道:“奶奶的,都出界了你还劈?要不要脸啊!”

    猪小美打着哈欠说:“你先把衣服穿上。”

    孟缘发现自己跟上次一样,全身赤裸,赶紧从金蚕丝带中取出备用衣服换上。又拿出清水洗脸,照了照铜镜,脸上几道剑痕,显然更丑了。

    自言自语道:“莫非这老天是嫉妒我的盛世美颜吗?”

    猪小美听后竟然做出了呕吐的样子。孟缘见状,质问道:“我在调息之时你去了哪里?”

    猪小美又干呕了一会,挺着硕大的肚子说:“去药园吃东西了。”

    “啥?你能进去?”孟缘惊讶道。

    “你忘了我不怕阵法吗?吃他几株药材是看得起他。”

    孟缘出了山洞,看着药田,黑着脸说:“你他娘这叫吃几株吗?半个园子都被你糟蹋了。不行,你给我吐出来点。”说完提着猪小美的尾巴,甩了起来。

    猪小美求饶道:“别甩了,我给你留了,在储物袋内。”

    孟缘放下猪小美,看着她说的储物袋,满意地点了点头,赞赏道:“还算你有良心。”突然眼珠子轱辘转,显然又有什么小心思了。

    猪小美一下就猜到孟缘在想什么,说:“能拿的我都拿了,有些东西我也不敢碰。做人要知足,咱们走吧!”

    孟缘点了点头说:“在去解决一下他的事,咱们就可以离开了。”

    秘境温神树下,神秘青年依旧守在玄冰棺旁,察觉孟缘到了,问:“你去药园了?”

    孟缘耸耸肩道:“就摘了几株。”

    神秘青年摇摇头问:“你真能救冰儿?”

    “救是能救,不过……”

    “我身上没什么能给你的了。”

    孟缘走到玄冰棺旁,打量着里面被肢解的女子,叹气道:“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无法说服自己救人。”

    神秘青年知道孟缘怪他残杀太多人,突然狂笑起来。温神树旁周围竟被大雾笼罩,转眼间青年失去踪影。

    孟缘察觉到杀机,祭出蛇姬防守。突然,杀气爆发,他根本无法判断对手从哪个方位袭来。心里大惊,难怪那么多高手被他斩杀。本以为练了噬婴功法就有跟青年谈判的资格,没想到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大雾渐渐散去,青年依旧坐在玄冰棺旁,仿佛没有移动过。孟缘感觉身体多处灵脉吃痛,脖颈、眉心、心脏等多处要害渗出鲜血。很显然,在青年眼里,他已经死了数十次了。

    孟缘没有理会伤处,蛇姬一扔,一屁股坐下,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

    “你原本可以离开的。”青年问。

    “我有自己的行事原则。你赠药救我妻子,我既然有机会救你妻子,我便不会离开。”

    青年抚摸着玄冰棺,缓缓道:“你跟我很像,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想必师尊他老人家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孟缘点头,示意他继续。

    神秘青年名叫何东黎,是玄武殿邓义泽长老的嫡传弟子。说他跟孟缘像倒不是虚词,他除了丹术,同样是五系全修,除此之外还领悟了雾属性。

    在玄武殿新一代弟子中,他一骑绝尘,力压众弟子,甚至与玄武殿殿主的嫡传弟子战成平手。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若是生死对决,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何东黎。

    可惜啊!天意弄人。

    何东黎在一次外出历练时带回来一个女子。邓义泽对此没有不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都是很正常的事。那女子很内向,自从进入玄武殿,很少出门。直到江州大选开启,何东黎竟然提出要去参加秘境试炼。别说殿主左济源,就是邓义泽也很费解。

    依照惯例,门派试练前十名是没必要参加江州大选的。他们会作为底牌,直接参加问道会。但因何东黎的坚持,左济源最后还是同意了,并且亲自领队,可以说给足了他面子。临走时邓义泽还打趣道:“别太客气,拿个第一回来。”

    众长老听后都笑了,以他的实力,确实有点大材小用了。

    大选开始,结果与左济源预料的一样,何东黎一路所向披靡,领先第二名三倍积分。可惜,有时候,武力在阴谋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秘境第十九日,冰儿被第二名,也就是北冥学院弟子何胜夕擒住了。虽然秘境内生死由命,但是对于一些门派种子,大家心里都清楚,不好做得太绝。然而,何胜夕意外的发现却打破了这一点。

    冰儿不是人,而是一只妖,一只未到妖王却能化形的妖,这简直是惊天发现。

    自古以来,妖族屠戮人族,人族也猎杀妖族,两族本就水火不容。何胜夕抓住冰儿,等同于抓住何东黎命脉。为了防止被天道石看见,他命令众人毁了保命玉牌。何东黎收到消息,前往救人,可等待他的无疑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境。

    他放弃了抵抗,承受屈辱,一副容颜就是那时候毁掉的,最可笑的是,提出这个主意的竟然是玄武殿一名女弟子,因爱生恨啊!然而,在何东黎放弃抵抗后,冰儿的痛楚才刚刚开始。

    人性的扭曲因为失去监视,被无限放大。冰儿之所以遇到何东黎,主要原因是本身受了重伤。何东黎的目的就是那一朵五千年的天山雪莲。

    冰儿身为妖族,即使没有寻宝猪的天赋,可比人类强一点。为了帮助何东黎,她选择进入秘境。

    一个女孩或者说一个女妖,承受了所有能想象的痛楚。何东黎目睹了这一切,可惜无能为力。终于屠刀架在他脖子上,他反而笑了。“生不能同寝,死了也是好事。”

    冰儿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勉强地笑了。正值此时,一个神秘人出手了,救下二人。

    离秘境试炼结束还有两天,玄武殿的弟子都出来了,可唯独缺了何东黎与冰儿。

    左济源得知真相后,直接击毙了那名女弟子。跟随他而来的还有邱治与张鸿熙两位长老。两人一听何东黎受了这种折磨,哪还能冷静,直接要去宰了何胜夕,却被左济源拦下。只听他冷冷道:“一入秘境,生死有命。我玄武殿技不如人,认栽了。”

    两天过后,传送阵要关闭,左济源向州牧弘宜年求情:“再等等吧!”

    弘宜年点头,北冥正卿却不愿意了,说:“规矩就是规矩,怎么因为小事而荒废。”

    左济源语气带一丝恳求道:“院主严重了,我并没有说不守规矩,而是在等一会,没准我那弟子还能活着出来。”

    北冥学院与玄武殿一向不对付,可北冥正卿想到自己弟子的所作所为,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他不说话,有的散修不乐意了。

    只听北风老人讽刺道:“别人都说江州是野蛮之地,如今看来倒也没错。”

    张鸿熙性子急,厉声道:“你说什么?”

    北风老人没回应却听另外几名散修一言我一句起哄。其中三极老人厉声道:“说你们这些所谓的大门派脏了江州的名声。”

    散修枯木老人嗤笑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听说那小妖长得很精致。啧啧啧,你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

    北风老人听后笑道:“怎么?道兄人老心不老啊!哈哈…”

    左济源可再也忍不住了,大骂一声:“混账。”直接动起手来。

    左济源与北风老人的出手直接引发散修与名门大派的矛盾。双方仇怨本就积压很久,如今十多名散修开始围攻玄武殿三人。左济源虽然修为高,可双拳难敌四手,局势开始倾斜。

    州牧弘宜年开启护城大阵,两不相帮。玉丹门、沧海宗、北川学院有心无力。上三门中,北冥正卿开始犹豫。

    剑宗宗主剑琛对北冥正卿说:“倘若玄武殿此番战败,我等如何在江州立足。”说完冲杀出去。

    北风老人看到剑琛出手,大吃一惊,朝众人传音道:“先杀了他。”

    可怜剑宗宗主,一出手便遭十二人围攻,手中剑还未出鞘,便被枯木老人配合三极老用灵符困住,北风老人则趁机以疾风斩削去他头颅。临死前剑琛心血滴在剑鞘,长剑自发出鞘,斩了一人后又连伤三人,最终人剑皆毁。

    北风老人看着胳膊上无法愈合的伤痕,骂道:“死了都不消停。”

    北冥正卿见剑琛陨落,怒上心头,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