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八十一章:生死一剑
    北冥正卿出手之前,天照楼、金蚕阁、白凤谷等中三门首领本想出手,看到剑琛的下场,心里开始发怵。虽然三人修为不低,可万一像剑琛一样,一下子被多人围攻,那岂不是必死无疑。一番思索,三人还是选择了旁观。

    弘宜年看着眼前局势,心里震惊不已,这分明是早就谋划好的阴谋啊!不然从哪里召集这么多修为深厚的散修,更别说北风、三极、枯木三人了。

    北冥正卿出手也是被三人围攻,好不容易得出间隙,朝众门派首领呵斥道:“还不出手?”

    六人相视一眼,知道是躲不过了,纷纷出手。六人中,天照楼楼主何曦、金蚕阁阁主谷良、沧海宗宗主观沧海、北川学院院长袁海可以正面对敌,另外两人却都是辅助性的。

    白凤谷谷主风满楼大袖一挥,开始布阵下困阵。他本来可以布下杀阵,但是这样一来招惹对头就得不偿失了。

    丹如雪愣在原地神情尴尬。倘若一对一的情况,她还能勉强以丹火应付,可这种大混战,自己冲上去跟送死又有什么区别呢,况且她还求助过不少散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眼看大家都出手,倘若自己再犹豫,不管事后结果如何,玉丹门肯定是受众人排挤的对象。一咬牙干脆直接冲进战场,开始干扰对手。

    一名散修被她干扰受了伤,冲她吼道:“你个贱人敢多事?信不信老子回头灭了你玉丹门。”

    丹如雪一听愣了一下,被一人偷袭受了伤。那人想要趁机杀了她被谭如水一掌击退。有散修见谭如水出手,质问道:“我们同为散修,你竟然帮他们?”

    谭如水没有理会,只是站在丹如雪旁边,不出手,不解释。

    在这场散修与玄武殿的冲突中,因为其余八大门派的参与,局面开始逆转。北风老人见状,向众人传音。众人点头,开始调整作战。

    左济源以一敌三,本来占据优势,怎料三人撤离,换上了北风等三人。虽然难对付,料想自己只要坚持一会,其他人应该很快会支援,可这三人,似乎非杀他不可,招招要命。 左济源也被打出真火了,直接祭出元婴作战,可当他祭出元婴的一瞬间,就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只听北冥正卿喊道:“小心身后。”

    左济源闻声逼退三人,元婴回防。怎料一道黑影突然从北风老人身上蹿出,与他的元婴对了一掌。另一人从三极老人灵符中飞出,与他本体对了一掌。

    左济源在元婴对了一掌后,元气运转受阻,元婴被迫回到体内。自己的本体同样不好受,另一人的掌力伤得不是他的身体,而是神魂。此刻他神魂震荡,魂力开始不受控制。

    左济源强行压下伤势,冷冷道:“恶人谷,影落仙。”

    在左济源报出这两个名字时,场间但凡有点见识的都慌了。恶人谷与影落仙,惹上其中一个都是大麻烦,更别说两个同时出手了。只是令人费解的是,这两者一向不对付,怎么会突然联合起来。

    一位儒生打扮的修士大笑道:“中了阴阳勾魂手与玄阴掌还能说话的,也就只有你左济源了。”

    另一位光着膀子的汉子摇头道:“我说假秀才,你们影落仙的玄阴掌不是号称打中元婴就必死无疑吗?难道是吹牛吓死的吗?”

    儒生百里彰冷哼道:“都说黄伟堂主的阴阳勾魂手炉火纯青,更胜恶人谷谷主,如今看来也不怎么样嘛。我可没看到左殿主神魂有什么问题。”

    “放屁!那是他硬撑的。”黄伟骂道。

    张鸿熙听闻两人如此羞辱殿主,怒斥道:“你们欺人太甚,老子跟你们拼了。”说完祭出天地法相,身后一道虚影,形似猪獾,黑色鬃毛耸立,白色尾巴甩动,直扑枯木老人。

    邱治同样祭出天地法相,身后一头金牛,撞向三极老人。三极老人祭出灵符,邱治直接破开符咒,重伤三极老人。

    枯木老人则结出枝蔓,缠住张鸿熙。张鸿熙天地法相的尾巴突然变长,甩向枯木老人。枯木老人身前木盾挡住了攻击,吐出一口鲜血。

    北冥正卿则找上北风老人。北风老人不敌,向黄伟二人喊道:“还不出手?”

    黄伟与百里彰刚要出手却被左济源打断,冷冷道:“二位当我死了吗?今日不留下点东西,休想离开。”说完天空中寒气聚拢,左济源一手持蛇矛,一手掌龟盾。蛇矛如同一条活了的青蛇攻向黄伟。黄伟催动阴阳勾魂手却被一矛刺穿,胳膊上寒冰蔓延,眼看要波及身躯,直接舍了右手逃了。

    百里彰本来都准备偷袭了,不料黄伟竟然连一招都没挡住,想逃却被龟盾砸中额头,整个头颅陷下去半寸。百里彰知大势已去,遁入地下逃走了。

    北冥正卿祭出长剑,全力催动,破了北风老人的风墙,削去他一只耳朵。北风老人一声哀嚎,身上散发出千道风刃,趁机逃走了。他们这些人,真正想杀死对方,除非有特别好的时机,否则太难了。只可惜剑琛,死得真憋屈。

    随着领头几人逃掉,其余散修树倒猢狲散,逃得慢的元婴崩碎,神魂磨灭。

    收拾完残局,众人看着玄武殿三人,各有心思,唯一相同的一点是,玄武殿的底蕴果然可怕。三人收了天地法相,左济源对弘宜年说:“关了吧!都是命啊!”

    张鸿熙看了北冥正卿一眼,甩袖离去。邱治叹了一声,收回剑琛的遗体与残剑送还剑宗,承诺道:“今后剑宗若有需求,我玄武殿决不推辞。”

    剑宗弟子接过遗体恼怒道:“倘若你们早点用全力,我师尊岂会连剑魂都毁了。我剑宗弟子今日立誓,定杀了贼人为宗主报仇。至于你们玄武殿的怜悯,我剑宗不需要。”

    左济源听后呵斥道:“混账!执剑之人,自有剑心。你难道要你师尊舍了剑心,狼狈逃命吗?”

    那名弟子挺起胸套,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说:“你若早点出手,我师尊何至于此。你惹事,我师尊却陨落,是何道理?”

    突然剑琛身边的残剑凌空,震退了那名弟子,发出人言:“前辈勿怪,我父技不如人,今日陨落我剑宗无话可说。感谢前辈留手,我必亲自为父报仇。若违此誓,当如此剑”说完残剑化为齑粉。

    左济源大笑一声,赞叹道:“好!”

    邓义泽收到这个消息后,怎么都接受不了。他一生无子,何东黎就是他的儿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叫他如何接受。玄武殿经此一战,虽然打出了名声,可自家人知自家事。甚至连十年后的问道会也没参加。

    左济源回到玄武殿,更是闭关百年,可身体还是日益衰弱。一方面是阴阳勾魂手与玄阴掌太过狠毒,另一方面是自己强行催动蛇矛与龟盾所致。如果自己处于全盛情况下,动用此招虽然也会虚弱,但是不会像现在这般。如今他的状态好比一个外观茂盛的大树,可惜里面已被腐蚀掉了。

    剑宗因为宗主陨落,副宗主剑阳下令封山,弟子专研剑道。

    五十年后,剑琛之子下山复仇,除了北风、枯木、三极、黄伟、百里彰等五人,参与围攻的散修皆被一剑封喉。有人问他下一个会杀谁,他摇头道:“若没有把握一剑杀敌,此剑便不会出鞘。杀父之仇,当一剑了之,让他们在苟活几年吧!”

    百里彰听后,派出影落仙杀手,结果皆被一剑斩杀。

    自此,江州流传一句话:生死一剑,唯剑仙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