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八十二章:最终排名
    何东黎由于被困秘境,秘境外发生的事自然是不知的。孟缘在听闻冰儿的遭遇后显然愤怒不已,骂道:“一群该死的畜生。”又看向何东黎说:“你也真够蠢的,束手就擒拿什么救人?”

    “是够蠢的!我就不应该带她进来。”事情过去这么久,何东黎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正当孟缘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秘境内妖兽突然暴动起来。

    ……

    州牧府内,眼看离秘境结束不到一盏茶的工夫,荣浩然等人开始着急起来。沈青鸾自责道:“都怪我太贪心,不该抢他东西的。”

    荣浩然安慰道:“放心,孟兄弟一定会出来的。”

    时间在等待的时候总是漫长的。韩依菱看着传送阵,自言自语道:“我就不信你会死在秘境内。”

    香燃尽,钟鸣起,州牧府的守卫准备关闭阵法却被沈青鸾拦下,乞求道:“大人请再等一会,还有人没出来呢。”

    守卫传送阵的是一位黑甲将军,络腮胡子,身材魁梧。只听黑甲将军呵斥道:“每届都会有人出不来,倘若都像你一样等他,那上一届的天命之才何东黎又怎么会困死在里面?赶紧让开,否则别怪我无情。”

    沈青鸾站在阵中,寸步不让。黑甲将军生气了,直接一矛刺向沈青鸾。沈青鸾闭着眼睛,宁死不让。过了一会却发现长矛没有刺她,耳边却听到沉重的呼吸声。睁开眼睛兴奋道:“你没死!”

    “都是你干得好事!”孟缘一把抓住长矛,与将军对了一掌。撤开身子对将军讲:“大人息怒,我们这就让开。”说完抓着沈青鸾的胳膊离开了。

    孟缘离去后,黑甲将军看着手里的大还丹,笑道:“有意思!”

    所有存活的修士开始聚集在广场上,州牧弘宜年拿着名单开始宣布名次。前十名的成绩最终如下:第一名沈青鸾,总积分3305分;第二名韩依菱,总积分3200分;第三名孟缘,总积分1960分;第四名华缘,总积分1955分;第五名第五铭,总积分1950分;第六名徐潼,总积分1940分。

    弘宜年读完这几人的成绩心里满是怒火,要不是积分最低是以五作单位,岂不是连一分之差都会出现。好在后面几名总算是正常了,分别是苗逸仙、雪无痕、花无影、荣浩然;四人总积分是1900分、1830分、1750分、1100分。

    报完前十名的成绩,后面的自然不需要他亲自报了,会有下属张贴出来,以供江州各个门派挑选人才。

    广场上,有人喜有人忧,其中脸色最差的当属福运了。自己明明是第十名,怎么一下子就变成第十二了,实在太倒霉了,原本的苦瓜脸更苦了。薛元启更是气得冒火,自己总积分是1095分,很明显是在针对他。杀弟之仇,夺位之恨,这笔账迟早要跟孟缘清算。

    孟缘处,第五铭指责华缘不按约定报积分。华缘白了一眼第五铭说:“你天生第五名的命,有什么好生气的?况且按约定你第二,我第三。如今第四与第五有什么区别吗?”

    第五铭一想也是,两人开始合伙指责孟缘。只听华缘说:“孟老弟你这可就过分了。自己想入前三也就算了,如今更是重色轻友,玩一手釜底抽薪。要不然,凭她韩依菱区区3200分,有什么资格进前三。大不了老子再多出点血,搞个第三也好啊!”

    孟缘冷冷道:“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华缘一听心里大叫不好,打着哈哈说:“你们忙,我好像是有件事还没做。”

    第五铭走到孟缘身边,跟华缘一般说辞。孟缘同样一句话回应道:“你似乎也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第五铭一听,心想我可没有临阵脱逃,反而还帮你退敌呢。直到他看到欧阳嫣然,打着哈哈说:“哎呀!我想起来了…”

    送走了这两位,韩依菱朝他走来。韩振轩怕女儿又跟孟缘打起来,紧跟其后。只见韩依菱伸出手说:“拿来。”

    孟缘一听,心里好气。自己给她蛇姬她不要,现在又当这么多人面索要,难道名声就那么重要吗?气恼道:“我之前给你你不要,现在我不想给了。”

    “我救你三次,前两次算你报了,第三次的你还没给。”韩依菱认真道。

    孟缘心想,哪有三次,秘境内算救人吗?何东黎又不会真杀了自己,何须她救。跟女人讲道理,就是头疼。无奈道:“蛇姬我不可能给你的。”

    韩依菱疑惑道:“我没要蛇姬,我要丹药。你伤了我,难道不该给吗?”

    孟缘有些愣住了,要丹药?说清楚点嘛!老子有的是丹药。韩振轩以为孟缘为难,解围道:“菱儿,疗伤丹药为父可以去丹师协会买的,就别为难这位小友了,想来他也没多少了。”

    以韩振轩所想,孟缘从送菱儿三颗极品丹药开始,已经用了不少丹药了。就算是丹师协会的,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存货。

    韩依菱坚持道:“他伤我的,凭什么要我自己去买?拿来!”

    孟缘本想给的,一听韩依菱这样说就不愿意了。指着自己脸上的剑痕说:“看到没?你给我脸上留下的这东西,连大还丹都无法愈合,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丹药?”

    孟缘脸上的剑痕,依照大还丹的药效,理应很快愈合,至于伤疤可以日后想办法处理,但是这几道剑痕很邪门,虽然流血是止住了,但是伤口却愈合不了。

    韩依菱看到这剑痕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你有办法去掉剑痕吗?”

    “现在不行,不过我自己有办法。”孟缘自信道。

    韩依菱失神道:“是美颜丹吧?很可惜,那没用。”

    孟缘听到美颜丹有些疑惑,问帝羽说:“有这丹药吗?”

    “好像没有吧?”帝羽思索了一会回答。

    孟缘心想难道美颜丹可以去掉疤痕吗?可她说美颜丹去不掉这剑痕是什么意思?正想着,就见韩依菱右手搭在他脸上的剑痕处,仅两个呼吸的工夫,剑痕开始愈合了。

    “你是药师?”孟缘问。

    韩依菱摇摇头,叹道:“我若是药师就好了,只是收回了剑痕的剑气,你现在可以服用美颜丹了,那会去掉你脸上的疤痕。”

    孟缘点了点头,递上大还丹、活络丹等一众疗伤丹药。韩依菱接过丹药,头也不回地走了。韩振轩向孟缘道谢,心里却震惊不已。这小子好大手笔啊!

    方台上,江州有头有脸的人物齐聚,最开心的当属沧海宗宗主观沧海了。以往江州大选,他们沧海宗别说第一了,就算前十都难。虽然宗内有几个实力出众的弟子,可那是留着参加问道会的,不能提前暴露出来。

    北冥正卿就不高兴了,他们北冥学院上一届可是包揽前三的,都怪孟缘那小子竟然让自己出丑,实在可恨。至于玉丹门与北川学院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天材地宝没获得多少,反而损失了不少弟子。

    丹如雪在弟子参加秘境试炼时叮嘱她们不必在意名次,找寻炼丹材料即可。可十六名弟子,仅存活了六名,其中四名弟子更是令她失望,基本颗粒无收。另外两名的加起来也就五百多分,实在可恨。

    董遇卿安慰丹如雪道:“丹雪仙子不必在意,你们玉丹门弟子以炼丹为主,这种凭武力争夺的试炼本就处于劣势。”顿了一下反问道,“难道丹师炼丹,还会怕没有材料吗?”

    丹如雪叹气道:“这玉丹门怕真要毁在我手里了。”

    谭如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看着孟缘,突然有个很强烈的想法——他必须入玉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