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八十九章:玄武石像
    玄武殿位于玄武郡,离泸城较远。董遇卿在弟子到齐后,祭出飞行舟,让众人登船。

    此次江州大选,玄武殿总计收徒十五人,除了韩依菱外,还有两位孟缘也认识,就是帮助自己对敌的瞎眼汉子齐荣与那位妇人周乔。这两人董遇卿还是看在孟缘的面子上收的,不然以她的脾气,着实看不上两人。

    船上,众人分为四个势力圈。原本的玄武殿弟子,新收的弟子,韩依菱,孟缘小团体。飞行到了第二日,新老弟子熟悉后,很快就打成一团。韩依菱依旧一袭黑衫,戴着面纱站在船尾,欣赏着江州风景。

    孟缘或者说帝羽则闭目养神,与谁都不交流。期间,钟萦心与雪无痕找了他几次,帝羽一方面不知道该如何交流,另一方他必须全力压制孟缘,没有回应两人。最近孟缘的状态越来越差了,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

    董遇卿察觉孟缘异常,问他身体情况,帝羽依旧没有任何言语。雪无痕将孟缘遇袭的事告诉董遇卿。

    董遇卿思索道:“孟缘虽然没有成仙,但修为也不差。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就想伤他,那对方实力最少也得是灵仙以上。当时泸城灵仙以上仙人除了州牧府的几人,也就是谭如水、丹如雪以及北冥正卿了。前面几人没有伤他的理由,那就只有北冥正卿这个老匹夫了。一定是他怀恨在心,才如此不顾身份对晚辈下手,真是无耻至极。”

    当下走到孟缘身边,安慰道:“我对你的事很抱歉,但请你相信玄武殿,一定有能力保护你的。还有一日咱们就到了,只要你安心修炼,在问道会上出人头地,到时候别说他北冥正卿,就是谭如水也不敢再威胁你。”

    帝羽此刻正在竭力压制孟缘,面露痛苦地点了点头。

    第三日,飞行舟到了玄武殿山门,是不能再继续飞行了。

    玄武殿建在一座山上了,前门通向玄武郡,后山靠海。有趣的是,玄武殿不像其他门派,仅有修行者,它还有不少凡人来往。并且,凡人可以进入藏书楼阅读,收费则是俗世的金银。

    不过凡人入玄武殿,只能通过后山进入,不能从前门进。倒不是玄武殿看不起这些凡人,而是前门有一座玄武石像,凡人看到石像会心生恐惧,久而久之,除了修行者也就没有凡人从前门进了。当然,有些实力较低的弟子,为了方便,也会从后山出入。

    董遇卿领着众弟子,玄武石像是必经的一关。老弟子倒也习惯了,忍一忍也能过去。新弟子就遭殃了,接受玄武石像的检验。好在过程虽然痛苦,但收益也不少,每名新弟子都会收到玄武石像的馈赠。后续在经过时也会有,不过效果甚微,只有破阶后才会再次获得收益,至于收益大小,全靠个人天赋。

    十三名新弟子很快过了检验,但是韩依菱、常安、杨郁柠以及荣静婉就没那么容易了。驻留了很久才通过,其中时间最久的竟然是荣静婉,玄武石像貌似对她很感兴趣。

    荣静婉生气道:“怎么了?你一块石头也看上姑奶奶不成。”说着直接不理会石像,走了过去。

    帝羽最后一个来到玄武石像旁边,刚接受检验,石像中突然飞出什么东西,直接撞向他。帝羽被撞倒,顺着石阶滚落下去。韩依菱见状,飞出一剑挡住他。玄武石像不依不饶,继续攻击帝羽。

    玄武殿内冥修的几人同时被惊醒,看向石像。

    帝羽受到攻击,神情痛苦,咬着牙,未吭一声。雪无痕又吃惊又担忧,问董遇卿:“师尊,他这是怎么了?”

    董遇卿摇头道:“为师在玄武殿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估计是他身体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触怒了守护玄武。”

    常安见师尊受难,跑下去催动魂力抵御玄武攻击。可不帮忙还好,他一催动魂力,帝羽竟然忍不住哀嚎起来。杨郁柠听到帝羽的哀嚎声,带着哭腔想要拉起帝羽,结果身体像被磁铁吸住一般,没过多久就晕倒过去。

    荣静婉赶过去想扶起杨郁柠,竟惹得玄武发出一声怒吼,场间除了董遇卿与韩依菱,其余皆被震晕。

    董遇卿是因为本身修为不低,又在玄武殿修行很久,才勉强抵御。韩依菱则直接被震出一柄黑色断剑,悬浮在头顶,不断发出剑鸣声。

    突然,玄武大殿内传出一个雄厚的声音,对韩依菱讲:“不可!”

    韩依菱此时的状态,说不清是苏醒还是昏迷,双目紧闭,神情狰狞。听到声音,断剑消失,整个人瘫倒下去。

    一个呼吸的工夫,一名中年人出现在山门前,看着异常的玄武石像,不解道:“他身上有什么东西,会惹得玄武震怒?”

    突然,帝羽发出一个撕心裂肺的吼声,身上一团黑雾飞出,被玄武直接吞掉。

    玄武殿藏书楼顶层,一位老者疑惑道:“刚才是什么东西?”

    第二位老者摇头道:“让玄武现身,肯定是邪物无疑,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第三位老者问道:“那孩子是新收的弟子吗?底子不错。”

    玄武殿殿主自然收到董遇卿的报告,解释道:“是这届大选的新秀,据说引得谭如水与方雷争执。”

    “哦…那两个小子也出手了?是要登天门了吗?”一个沧桑的声音从宫殿中传出。

    几名老者连同玄武殿殿主一起施礼。殿主解释道:“应该快了!”

    “你们不觉得近千年来,登天门的人越来越多了吗?” 沧桑声音继续传出。

    殿主虔诚道:“求太上长老解惑。”

    “凡事盛极必衰,恐怕她的预言会成真啊!”叹了一声说,“离神妖两族罢战协议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罢了,后世如何自有后世人解,我等顺其自然即可。”说完消失不见了。

    殿主左济源看着董遇卿说:“这里的事就辛苦你处理了。”说完大袖一挥卷着孟缘回玄武大殿了。

    孟缘昏迷了两个时辰总算是醒了,打量着四周,感觉阴森森的,问道:“有人吗?我在哪?”

    左济源从冥修中醒来,大殿顿时恢复光明,看着孟缘说:“醒的真快啊!你叫孟缘是吧?”

    孟缘仔细打量着左济源,只见他一身道袍,盘在蒲团上,身后一座大雕像,雕像背后有一牌匾,写有四个大字——玄天上帝。再看他面容四四方方,浓眉长须,按理说应该是正气禀然的一类人,可是他总感觉有一股衰败感。心想这位估计是玄武殿殿主了,自己搞出那么大动静,难道要问责?试问道:“您是玄武殿殿主?”

    左济源点了点头,缓缓道:“山门前玄武已将你身上的污秽清除,我很好奇你是从哪里沾染上那东西的?”

    孟缘心想,肯定是小熊猫那长命锁有问题,当下也不敢说实话,解释道:“之前弟子在商会闲逛,遇到一个宝物。心里好奇以神识探查,不料那宝物突然攻击我,之后我脑子一片混乱,发生什么也记不清了。”这话半真半假,料想能糊弄过去。

    果然,左济源捋须道:“我听董副殿主说是北冥正卿伤你,当时就觉得不太可能。他身为一院之主,怎会行此宵小之事。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你再去邓长老那边,他有事询问你。”

    孟缘退出大殿,一名女弟子带他回住宿之处。途中问道:“听说你凭一己之力,斩了数十位同阶高手?”

    孟缘一听,心里得意,表面谦虚道:“对手太弱而已。”

    女子点点头,叹息道:“这江州大选一届不如一届啊!”

    孟缘本来是谦虚之语,没想这女子这么耿直,想辩解几句,可人家根本不给他机会。一路郁闷不已,心想:“以后可不能这么谦虚了!”

    唐三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