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九十一章:秘境协议
    邓义泽听到何东黎说他从未教过孟缘,这让他多年的自信受到打击。一个只能使用普通玄冰的灵婴修士,竟然能破解他的水火两极功法。这事别说自己,任何一个玄武殿长老听后都觉得是个笑话,可这个笑话如今切切实实摆在自己面前。

    原本邓义泽收到董遇卿的传信,说孟缘竟然在玄冰功法上胜了雪无痕,这一句话让他对孟缘产生兴趣。玄武殿内会玄冰功法的长老不止他一位,但是论对玄冰的理解,他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不然也不会身居冬泽七宫的首宫了。

    修行界,在别人有师傅的情况下,传授同类功法是对其师傅极不尊重的行为,即使在玄武殿也不例外。然而,邓义泽却这样做了。

    雪无痕是董遇卿的唯一亲传弟子,也是危燕宫传人(董遇卿也是危燕宫宫主)。钟萦心是壁貐宫张鸿熙的嫡传弟子。这两人都被邓义泽指点过,董遇卿对此事虽然不悦也没说什么,可张鸿熙性子烈,认死理,当即就找邓义泽理论了。

    邓义泽本是好心,见到张鸿熙不依不饶大发雷霆,最后惊动左济源才将此事平息下来。

    左济源找到邓义泽,明白何东黎的事对他打击很大,承诺一定为其寻找一名杰出的弟子。邓义泽叹了一声,也没回应,回斗獬宫闭关,自此未出一步。

    此次江州大选,左济源本来是让邓义泽主持的,可惜被拒绝了。后来才让董遇卿领队,并嘱咐她为邓义泽寻得一名天赋上佳的弟子。孟缘的出现,让董遇卿欢喜不已。心想,他一定会让邓义泽满意的。故而回来之后,对孟缘的事迹叙述的很详细。说他有勇有谋,本来可以争得第一,最后却因为某种原因放弃了,足矣证明其心胸宽广,是个好苗子。

    邓义泽对这些都不关心,他真正注意的是孟缘短时间内迅速提升的玄冰功法。打败钟萦心不足为怪,毕竟她修行时日尚短,然而以玄冰打败雪无痕就有意思了。

    雪无痕天赋很高,虽然不说尽得他真传,但两三分还是有的。心里对孟缘很期待,觉得这是上天对他失去何东黎的补偿。可后面神秘人的事似乎触动他的心弦,残杀各门各派弟子?掌握五行属性,阵法杰出?盘踞温神木,修为可能是地仙?这一条条线索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何东黎。

    有了怀疑,自然就有了关注与试探。自孟缘入玄武殿时,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他。身边有什么人,身上有什么东西,无一例外,都被他以神识探查得之。

    本来,按照他的布局,孟缘需要经历四关,可这货惫懒,仅仅一关就不闯了。无奈之际,他直接催动了水火两级功法,这功法他自从创出来,仅教给一个人——何东黎。孟缘破了这功法,他便认定,孟缘与何东黎必有关系。

    邓义泽从新打量着孟缘,问道:“你是如何破解我的玄冰的?”

    孟缘好奇道:“很难吗?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将水火相容的,但想必它们应该处于某种平衡状态。那么想要破解就只需要破坏这个平衡即可。”

    邓义泽点头道:“这个道理聪明一点倒也能发现,可你是如何想到破解之法的?”

    “就在你说我的雷破不了你的玄冰之后,然而我经过尝试发现并不是这样。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被我察觉了。水火相容,以金破之。”

    邓义泽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讲。

    孟缘得意道:“水至柔而克火,火至烈而克金,然而金至坚却生水啊!用金灵气打破这个平衡简直完美至极。若是以前我还真破不了,不过我近来掌握一种金系功法,破解自然是水到渠成。”

    何东黎看向孟缘,一脸辛酸。他自诩聪明过人,可比之孟缘却差了一筹。

    孟缘见状更得意了,对邓义泽讲:“这位老哥,我看你这水火相容的想法不错,不如将秘密告诉我如何?”

    邓义泽赞赏道:“不错,心思缜密,天赋过人。”顿了一下补充道,“就是想得美了些。本仙苦修数百年创出的功法,你既不愿拜师,那我凭什么教你?”

    孟缘摇头道:“错了!你苦修数百年被我几个时辰破解了,说明你这功法着实不怎么样。如果你能把秘密告诉我,以我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完善缺点,到时候将此功法发扬光大,你脸上不也有光吗?”

    “小子,之前你破解的玄冰,我连一成功力都没动用,你现在还觉得不怎么样吗?”邓义泽盯着孟缘问道。

    孟缘无所谓道:“修为是可以不断提升的,倘若你我同阶,你觉得我们交手,谁的胜算大?”

    “当然是你了,这点本仙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像你这么差的人品,一般修不到金仙境。”

    孟缘听到前面一句还很高兴,可后面一句拉着脸,没好气地说:“那我请问修行之人,谁的人品好?活着的,还是死了的?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他在我身上的?”

    邓义泽得意道:“哦?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我还以为你要逆天呢。怎么?想不通?求我我就告诉你。”

    孟缘懒得理他,肯定是他以神识搜寻,这么近距离,自己也能做到,有什么了不起的。对何东黎讲:“既然你都到家了,想必令师尊定有办法救活你妻子,我也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咱们的约定就此作罢!”

    说完本要离去,被何东黎抓住胳膊说:“既然有了约定,那必须履行到底。我师尊虽然修为高,但论起救人之术,我还是愿意相信你。”

    “救人?是冰儿吗?”邓义泽问。

    何东黎回应道:“师尊,冰儿还没死。我这么多年以温神木为其续命。她虽然身体毁了,但神魂还在,只是时间太久了,夺舍怕是行不通,唯有重塑身体这一条路。”指着孟缘说,“他精通医术与丹术,自己也要塑体,所以我才跟他达成协议。”

    孟缘看着何东黎将他的秘密和盘托出,冷哼道:“你我既有承诺,就应当保密,可如今阁下倒是磊落得很啊!”

    何东黎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歉意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没有什么是说不得的。况且,有师尊的帮助,你行事也会方便许多。”

    邓义泽点点头说:“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想来还难不倒我。”

    孟缘一听,心里嘲讽道,别说我看不起你,凭你还真做不到。清了清嗓子开始报材料:天山灵池万年雪莲,紫阴圣冥水,黄泉仙坟土,朱雀心火,九幽玄天以及天香续骨丹……

    听到这些,邓义泽的脸色渐渐失去笑容。在孟缘说到天香续骨丹时,被他打断。呵斥道:“够了!你小子最不老实,故意要我难堪是不是?”

    孟缘一副委屈的模样说:“你可别冤枉人,我说的都是给人塑体的必备材料,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哼!这些东西,老夫活了两千多年也就听过三种,凭你又如何获得?”邓义泽质问道。

    何东黎一听,脸色难看,感觉自己被人耍了。孟缘一看玩大了,解释道:“书上就是这么写的,我又不是瞎说。”看何东黎要发难,补充道,“不过救你妻子倒不需要这些,我是说给自己塑体,当然得要完美才行。”

    “你什么意思?”何东黎问。

    “意思是说,材料最好是用这些,不过可以替代。”

    “替代之后有什么后遗症吗?”

    “没什么后遗症啊!”孟缘耸耸肩道。

    “那你之前说的材料是什么意思?”

    “笨死了,凑齐那些材料塑体的人肯定无比强大啊!虽然收集难度很大,可做人倘若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邓义泽倒理解孟缘的心思,说:“这些材料,我倒有一样。”说完掏出一个瓶子。

    孟缘感受到瓶子带来的寒气,就知道邓义泽搞错了。他这个应该是黑阴圣冥水,或者比之更高级一点,但绝对不是紫阴圣冥水。想到要炼制蹬腿丸,准备收下,却被邓义泽收回了。

    只见他笑道:“小子,你以为我傻吗?这东西我也是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岂能被你这么轻易拿去。你先救活冰儿,我再给你。”

    孟缘心里无奈,想到一句歌词“该配合你演出的我相当无奈”,假意苦恼道:“你不给我,如何救人?”

    “哼!狡猾!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用药讲究平衡,‘紫阴圣冥水’药效强横,你又拿什么去平衡?你别告诉我你连这基本药理都不懂?”邓义泽一副看透他的模样。

    孟缘无所谓道:“爱给不给,我还有事,先走了。”转而对邓义泽说:“你是留着还是回去待着?”

    何东黎听后,再次拜向邓义泽。

    邓义泽扶起他安慰道:“自从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我从没想过咱们师徒还有再见的时候。”转而传音道,“这小子虽然狡猾爱贪便宜,但也不失为一个可结交的对象。‘紫阴圣冥水’你先拿着,记住找到合适的机会在给他,但一定要在救人之前。”

    邓义泽将‘紫阴圣冥水’当着孟缘的面给何东黎,在孟缘走时要了材料单。孟缘见状,干脆多写了几味珍贵的药材。

    邓义泽看着孟缘用冰柱做成的笔,好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想知道拿秘籍来换。”说完将材料单给他。

    邓义泽接过一看也明白这小子趁机占便宜,摇头苦笑。在两人走后,赞赏道:“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转瞬间,其余六位宫主出现。董遇卿问道:“邓师兄真的不准备收他吗?虽然黎儿还活着,可他恐怕不能做斗獬宫的传人了。”

    邓义泽叹气道:“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你们也看见了。不是我不收,是人家根本不愿意拜啊!我总不能求着他拜师吧?”

    邱治笑道:“遇到这样的弟子,我反正是愿意的。”

    “你就不怕这话被你那弟子知道?”张鸿熙说。

    “他?成天就知道找小美人打架,还打不过。唉!丢人啊!”邱治无奈道。

    众位宫主听后笑了起来,秋鼠宫宫主李若涵一句话打断了众人,只听她讲:“五系兼修加雷系,精通阵法、枪法、医术、丹术,身边又有绝色美人。邓师兄说他像黎儿,可你们不觉得他更像另外一个人吗?”

    六位宫主异口同声说出一个名字——徐憬淮。

    说出这个名字,众人将目光投向李若涵。李若涵生气道:“你们看我干吗?人家看不上我,一切只不过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董遇卿突然想到了什么,叫喊道:“没错了!丹如雪是雪凝露亲妹妹,谭如水曾经跟随过徐憬淮,他二人对孟缘可一直照顾有加。”

    李若涵补充道:“你们都忽略了一点。世人都知道徐憬淮丹术高超,殊不知他枪术也称一绝。而他早年用的兵器就叫蛇姬,那可是七阶黑曼巴蛇王炼成的。”

    邱治不解道:“不应该啊!若真如此,孟缘不是应该拜入玉丹门吗?他来我玄武殿干吗?”

    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出同一个名字——藏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