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九十四章:李若涵
    董遇卿出现,落到孟缘身边,施展功法助他调息。不一会,孟缘总算化解了肆虐的元气,站起身子轻施一礼。

    “弟子孟缘拜见董殿主。”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董遇卿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他甚至听到杂乱的呼吸声。孟缘有些心虚,这呼吸怕是因为愤怒产生的,不然身为仙人,没有受伤怎会如此。

    果然,董遇卿压下怒火,质问道:“你的噬婴功法跟谁学的?”

    孟缘猜想,一定是圣婴仙君跟她有过节,若此时承认还不被一掌拍死。当下装出一脸迷茫的神情,问道:“什么噬婴功法?我不明白您说什么。”

    “不明白?那我让你明白一下。”向前一逼,孟缘直接被撞到影壁上,脖子仿佛被无形的力量锁住。他拼命挣扎,然而,徒劳无功。

    雪无痕扶着女弟子,求情道:“师尊息怒,想必此间定有误会。”

    然而董遇卿根本没有丝毫要放过的意思,逼问道:“你是杨家后人?”

    孟缘咬紧牙关,心里愤恨不已。该死的,一个个都把我当蝼蚁一样折磨,别让我找到机会,不然定要十倍奉还。

    董遇卿见孟缘还在抵抗,冷笑道:“别以为你跟谭如水有几分关系,我就不敢杀你。金仙?告诉你,七宫宫主哪一位不是金仙?平时敬他三分,是因为他寿元将尽,不愿招惹而已。”

    见孟缘不服,继续道:“或许你觉得自己有背景,可惜的是,跟他有旧的早就死没了。”

    突然,随着一声叹息,化解了孟缘的危机。只见一位身材矮小的女子,身着黄色长裙,脚踩虚空,一步步走来。

    董遇卿不悦道:“你什么意思?”

    雪无痕行礼道:“弟子参见李宫主。”

    李若涵点头,转而对董遇卿说:“自杨承嗣荒城谢罪后,杨家名存实亡。几百年来,有多少人觊觎噬婴功法,可哪一位得到了?他一个小小灵婴境修士,又如何争得过一众仙人?”

    董遇卿被愤怒冲昏了头,一番思索觉得确实如此,疑惑道:“可他方才确实吸取了秋玉的元气。不是噬婴功法,又是什么呢?”

    李若涵也纳闷,问孟缘道:“你方才用的什么功法?”

    孟缘被折磨的很惨,心里一肚子火,但却不敢发泄。回应道:“你们既然知道我受了他的传承,学得自然是他的功法。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噬婴功法。”

    董遇卿心想,徐憬淮号称天才中的天才,想必有什么门道。当下歉意道:“抱歉,我太冲动了。你找我何事?”

    孟缘咳了一声,失落道:“弟子此来是道谢的,如今,也没什么事了。叨扰殿主休息,实属不该,弟子告退。”

    董遇卿看着孟缘离去的身影,懊悔道:“错上加错啊!”

    雪无痕宽慰道:“师尊切勿自责,想必他能理解的。”

    董遇卿没有回答,看着那名弟子秋玉,斥责道:“你说你修行多少年了?连一名新弟子都不如,如今更是自作自受废了一身修为。”本想再说两句,一时心软,叹道,“明日领些钱财下山去吧!”

    秋玉听后,双目失神,瘫倒在地。

    董遇卿看向李若涵,问道:“你要进去坐会吗?”

    李若涵摇头,飘然而去。

    路上,孟缘一拳打在一棵树上,发狠道:“欺人太甚,等着吧!”

    “等什么?”

    孟缘身后,一个声音传来。转过身,立刻一副笑容,回道:“没什么啊!多谢宫主救命之恩。”

    然而,回应他的是重重的三个耳光。打完后,李若涵甩了甩手,碎碎念道:“不用元气还挺疼。”发现孟缘吃惊地看着她,哼了一声说,“这是你欠我的。”

    孟缘心里抓狂,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不就想求个人,办个事,有这么难吗?心里大骂晦气,也不回应,转身下山了。

    突然,一阵炫目,他已然换了一个地方。眼睛一扫,女人的闺房?看见李若涵坐在床边,心想,她想干吗?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心里慌张,夹杂一丝期待。

    然而,李若涵像一个顽劣的孩子,摇晃着脑袋打量着孟缘。看了一会,喃喃自语道:“也不好看啊!”

    孟缘一头雾水,愣在原地。突然,李若涵走到他身旁,扯了扯他的脸颊,又动了动耳朵,问道:“我漂亮吗?”

    见孟缘点头,坐在凳子上,敲着桌子,自言自语道:“是这样吗?”接着说,“你拜我为师,嗯,就这么定了。”

    孟缘此刻感觉脑袋嗡嗡响,这仙人还有这爱好吗?转念一想,他是要进藏书楼的,试探道:“那个,我可以不拜吗?”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李若涵盯着他,眨了眨眼说:“可以啊!”

    孟缘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小声问:“那我可以走了吗?”

    见她点头,准备离去,却听她悠悠道:“徐憬淮从来没有练过噬婴功法。”

    孟缘苦着脸求饶道:“您到底想怎样啊?”

    李若涵杵着下巴,一副好奇的模样问:“我想听实话。哦,对了,董遇卿的道侣被圣婴仙君杀了。好像他们关系挺好的!”

    孟缘低着头,小声道:“不好也不至于发那么大火啊!”

    日落西山,一夜深寒,阵阵虫鸣扰梦。

    孟缘半真半假,讲述了自己的经过,李若涵一副吃瓜群众模样,每每听到孟缘吃瘪就舒心的笑了起来。

    第二日,孟缘讲述完,拜托李若涵给他搞个弟子令。李若涵却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会娶我吗?”

    这可把孟缘吓坏了,怎么回答,想了一下,觉得有个靠山也好,最起码讨个欢心。郑重道:“会。”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个耳光以及一句“你也配。”

    孟缘彻底崩溃了,这灵界的女人脑子都有病,心里诅咒她一辈子嫁不出去。

    从秋鼠宫出来,孟缘如愿以偿的拿到普通弟子令,只是这个过程有点艰难。一番分析后,觉得一定是徐憬淮那个老东西留下的风流债,难怪让弟子还债。这一个个的跟疯子一样,哪个男人受得了。

    就拿李若涵来说,长得挺萝莉,可这动不动抽人耳光的习惯是一个萝莉应该干得事吗?

    秋鼠宫内,李若涵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此时的她可没有所谓的俏皮,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只听她说:“出来吧!”

    一转眼,董遇卿出现了。很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李若涵看着她,说:“你心里若还有恨,想杀杨郁柠,我绝不阻拦,但孟缘不行。”

    董遇卿深吸一口气说:“她一个多灾多难的小孩子,我跟她哪有什么恨。只是这噬婴功法的事一旦泄露出去,恐怕会有大麻烦啊!”

    “我会保他。”李若涵坚定道。

    “值得吗?”

    “他没死就不值得,他死了我必须保下他的传承。”

    “看来仙界比咱们想的要乱啊!天尊,多么遥远的梦,可即便如此,也抵不过一个‘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