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零六章:救治左济源
    藏书楼第六层,徐长老一直守着左济源,不时为其服下丹药。孟缘猜想,可能是固元丹之类的丹药吧!看着左济源,才几天的工夫,整个人显得无比苍老。若不是被制住,孟缘感觉他真有可能自杀。

    左思淼此刻神情凝重,对孟缘说:“你只需要解决元神的‘恶灵’,其余交给我。”

    “那元婴呢?您有什么办法?”孟缘好奇地问。

    “这不是你需要操心的,做好自己的事。”左思淼有些不耐烦道。

    孟缘摸着下巴思索,难道他也会噬婴功法吗?据他所学的“药绝”与藏书楼的书籍来看,元婴受伤大致分两种情况:

    其一,被外来灵气入侵,救治无非是化解入侵灵气。

    其二,元婴崩碎,这种基本要重铸元婴了。比如:欧阳嫣然。

    神魂受伤也分两种情况:

    其一,能被自身神魂吞噬的。这种需要时间即可自行复原。神魂具有本能吞噬的特点,这也是夺舍的根本。简而言之,就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其二,无法被吞噬的。这种最难治愈,一旦沾染,如同肿瘤一样,挥之不去且越陷越深。唯一的办法就是连同好的部分,一起切除。

    切除的方法大致有三种:第一,服用天材地宝或者将其炼制成的丹药,然而能治神魂的“灵药”比“凤毛麟角”还少;第二,损耗自身魂力,为其切除恶灵。这种方法最常用,同样也最危险,毕竟有时候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第三,利用先天魂体的特性——无差别魂力吞噬。

    当然,灵界有句俗语:魂伤死一半。有些伤者就算切除了“恶灵”依然救不活;有些即使救活了也废了;一小部分救活了,但可能丢失记忆;只有极少部分会慢慢恢复。

    左济源害怕左思淼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他,故而一直隐瞒伤势。如今,时间拖太久了,这个恶灵也唯有第一跟第三两种救治方法。

    孟缘带着常安进入左济源识界,真正见识了什么叫“界”。别说自己,就是常安这先天魂体跟人家比也跟闹着玩似的。看着左济源的神魂,坚实的宛如本体,心想这估计就是元神了吧!

    孟缘与左济源缔结了奴隶契约,契约生效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控制了一台机器,无论自己发出什么指令他都会服从。想恶作剧一下,但看着左济源严肃的神情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当下利用奴隶契约开始压制左济源元神,让常安开始吸收那个“罪魁祸首”。

    先天魂体的无差别魂力吞噬类似于噬婴功法,但比其更高级。噬婴功法还需要净化才能纳入元婴,但是先天魂体是直接吞噬,都不需要净化这个过程。这是老天赋予的天赋,即使再眼红也没有办法。

    当然,孟缘了解的这一切除了请教左思淼,大部分归功于他强求的“缘分”。倘若他认认真真看完那本《上古凶兽大全》就能了解到比噬婴功法更高级的——上古凶兽饕餮。当然,这功法本就不存在,那是人家的种族天赋。

    孟缘看见常安如同猎狗在追捕兔子,逮着就吃,渐渐地常安的神魂壮大了许多,但是依然很虚。两个时辰过去了,常安停了下来,告诉孟缘自己“吃饱了”。

    孟缘酸溜溜地说:“再吃点,小心撑死你。”

    常安早就习惯了这个“心心眼”的师傅,当下不在意道:“我已经到极限了,需要时间炼化。”

    孟缘带常安离开识界,出来一看发现左济源果然好了许多。向左思淼说明缘由,就要回去了。

    左济源“重获新生”,看着孟缘感激道:“你很好。只可惜我已经收了凛冬,不能再收徒了。”

    孟缘好奇道:“凛冬是谁?”

    左济源拍拍他的肩膀,附耳道:“绝色美人。”

    孟缘像受了刺激一样避开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左济源。心想,他不会是脑子被常安吃坏了吧?可一看左思淼,就知道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左济源当了殿主,肯定在克制自己,什么注意仪表、凡事以大局为重之类的。在灵界,这种行为叫——礼。

    三人看着受惊的孟缘,哈哈大笑,连日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孟缘想走,可心里一直在想左思淼会用什么方法修补元婴,会不会是噬婴功法?又或者他有比噬婴功法更高级的医术。

    然而,他这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是个人都明白他不想走。左思淼问道:“你想问什么?”

    “殿主的元婴如何治?”

    左济源以为是孟缘担心自己,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淌过。指着玄武印说:“我接受传承。”

    “您不已经是殿主了吗?怎么会没接受传承呢?”孟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左济源像是对什么释怀了一样,整个人轻松许多,解释道:“我仅修炼了玄武功法,并未接受传承。倘若我有玄武法相,又怎么会如此狼狈呢?”

    “既然传承这么好,为什么不早点接受呢?”孟缘有些难以理解,如果是他,在当殿主的第一时间就接受了。

    左济源抬起右手,指了指上方,说:“即受传承,不得登天门。”

    孟缘一听,总算明白为什么玄武殿殿主换届那么频繁了,果然还是天门的诱惑太大了。又或者说,永生的执念难以释怀。

    一想到永生就想起自己短命的妻子——杨郁柠。本想着彻底救好左济源后再求左思淼,如今看来,大家关系进展不错,自己就不要脸一点,索取一下该有的报酬。

    当下躬身行礼道:“徒孙有一事,求师祖解惑。”

    左思淼本来对孟缘的好感提升了几分,如今又回到原点,说:“何事?”

    “徒孙想请教的是,溯流功法如何修炼?”

    然而,令孟缘没想到的是,三人听到溯流功法,同时色变。左思淼盯着孟缘问:“谁是溯流体质?”

    孟缘感觉气氛不对,既如此就不能报出杨郁柠,谎报道:“弟子昔日一好友,就想替他问一下。”

    “你好友是男是女?”

    “男的。”

    “胡说,溯流体质自古至今没有一个男的,还不说实话?”左思淼叱责道。

    孟缘这会可真是进退两难,看这情景,若说出杨郁柠估计难逃一死,他想不通,溯流体质到底怎么了。

    左济源见他为难,宽慰道:“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她的,只是溯流体质情况比较特殊,每一次出现都会给灵界带来灾难。”

    徐长老拄着拐杖,走到孟缘身前,眼神中带着恐惧,缓缓道:“因为掌控时间的是天,不应该是人。”

    “可我隐约记得,有大能者是可以掌控时间的?”孟缘努力思索着,到底是在哪里看到的。

    徐长老解释道:“你错了,他们不是领悟,不是掌控。好了,孩子说实话吧!她现在到什么境界了?”

    “真人境。”孟缘有些无力道。

    “那还好,我们也不逼你,剩下的日子好好过吧!”

    徐长老说完看向左思淼,左思淼也点头同意了。

    唐三中文网